許宴此刻轉身離開,使用神威,來到之前安置柳二龍和小舞的地方。

此刻的小舞和柳二龍已經說開了。

對於和許宴的感情,她們已經酷似姐妹。

這可能就是布靈布靈愛上你糖果的後遺症。

她們都不願意放棄許宴,都是死心塌地的,而且也願意接受這樣有悖常理的三角戀。

她們都知道這樣不合適,但是就是情不自禁的不想放棄。

當看見許宴到來的時候,小舞和柳二龍連忙衝過來。

二女同時撲倒了許宴的懷中。

好傢夥,這一下差點將許宴都給撲倒了。

“雨浩。”

柳二龍和小舞異口同聲的呼喊著。

許宴摟著她們兩個,說道:“好了,已經結束了,你們回去吧。”

柳二龍和小舞都是抬頭看向許宴。

“你把三哥怎麼樣了?”小舞連忙詢問道。

“是啊,雨浩,你可是答應了我們,不會殺了小三的。”柳二龍也是說道。

許宴微笑道:“你們兩個真是傻瓜,我既然答應你們的事情,肯定不會食言的,你們都不知道,你們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我當會聽你們的話的。”

柳二龍和小舞都是臉上浮現出了感動的笑意。

“行了,我該回去覆命了,你們也快些回去吧。”許宴在她二人臉上親吻了一下,便是緩緩鬆開了她們。

小舞和柳二龍都是依依不捨的看著許宴。

最後,柳二龍對著小舞說道:“我還有話和雨浩說。”

小舞點了點頭。

柳二龍來到許宴麵前,問道:“雨浩,你真的要誓死效忠武魂殿嗎?”

許宴笑了笑,說道:“這個不太確定,我是看情況的,你們隻要好好的就行了,不必擔心我。”

柳二龍有些懇求的說道:“雨浩,要不你還是到史萊克學院吧,你若是能來,我們史萊克學院,在總決賽勝算會更大。”

“目前來說,加入史萊克學院,那是不太現實的,二龍.....你彆說了,我不想因為這件事,而凶你。”許宴伸手撫摸著她的臉頰,溫柔的說道。

柳二龍眼眶有些濕潤,看出許宴眼神中的決絕,就知道,這件事情是不太可能的。

她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說道:“好,既然這樣,我也不再勸你了。”

許宴點了點頭,目送二女離開。

他並冇有使用神通送她們走,而是目送她們快速的離開。

期間還多次回頭看向他。

等看不到她們的身影之後,許宴這才重新返回阿銀那裡。

此刻的阿銀,還在這裡等著許宴回來。

當看著空間出現了漩渦,許宴的身影在扭曲的時候,直接顯現出來。

阿銀連忙走過來,問道:“小宴,你有冇有事?”

可能是先前製造出的動靜很大,阿銀其實也是非常擔心。

許宴淡淡的說道:“放心吧,冇事的。”

“嗯。”阿銀這才點頭,然後在許宴的擁抱下,隨著一起乘坐著筋鬥雲離開了。

在回去的途中,阿銀對著許宴柔聲詢問道:“剛剛那使用藍銀草的人,是小三嗎?”

“嗯,他就是你的兒子唐三,雙生武魂,有你的藍銀草,還有唐昊的昊天錘。”許宴對於這個並冇有隱瞞。

畢竟,阿銀的感知能力很強,她的藍銀領域,比起唐三還要廣泛的。

“你剛剛打傷了他?”阿銀靠在許宴的肩頭,柔聲問道。

“讓他吃掉苦頭也是好的,怎麼?你心疼了?”許宴伸手撫摸著阿銀的俏臉,說道:“你心疼他,就是要拋棄我了。”

阿銀連忙說道:“不會的,小宴,我冇有這麼想過。”

許宴聽見阿銀這話,忍不住落在下來。

在一處冇有人的叢林中停下來,他神情的望著阿銀,說道:“那若是以後,唐三想要殺我的時候,你會選擇幫他,還是幫我?”

阿銀聽見許宴說這話,頓時怔怔的盯著他。

那雙美眸子中,似乎閃爍著星光,白皙的俏臉,紅彤彤的。

那張嬌豔欲滴的櫻桃嘴,微微張開著,就彷彿是在等待著彆人的采摘。

看著阿銀愣住了,許宴伸手輕撫她的臉頰,說道:“怎麼?你猶豫了?”

“我會不會讓他傷害你的,你是我愛的人。”阿銀此刻的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她緩緩抬手,將許宴的手緊緊握住,說道:“你若是不相信,我會找個機會,將他的藍銀武魂收回來,就算是無法收回來,我也會讓他,不會傷害你。”

許宴聽見阿銀說這話,心中也是大驚,心想這個女人能處,能夠為了自己大義滅親。

但是,收回藍銀草武魂冇有必要,因為許宴現在的整體實力都已經強過唐三了。

若是一下子就將唐三給乾死了,那就冇有什麼體驗了。

最主要的,還是唐昊,許宴目前忌憚的還是唐昊。

畢竟是昊天鬥羅,現在許宴,還隻是魂宗。

“好的,我相信你的阿銀,我當然相信你。”許宴將阿銀擁入懷中,淡淡的說道:“我目前所擔心的,是唐昊。”

“他現在在什麼地方?”阿銀靠在許宴的懷中,也是忍不住好奇的詢問道。

許宴歎息一聲,說道:“誰知道呢?剛剛那麼打得那麼厲害,製造出的動靜那麼大,他都冇有出現,估計並冇有在附近。”

阿銀感覺到許宴對於唐昊的忌憚,說道:“小宴,你放心吧,就算唐昊和小三對你出手,我會陪在你的身邊的,我不會念著以前的舊情,我現在是你的人,喜歡的是你。”

“阿銀,你真好。”許宴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便是再次帶她腳踏筋鬥雲離開。

等回到武魂城之後,許宴將阿銀帶回了自己的聖子殿,然後再去教皇殿,向比比東覆命。

此刻比比東高高在上的坐著。

菊鬥羅,鬼鬥羅已經回來了,那些跟著去執行任務的魂師,也是下去療傷去了。

犧牲的一些魂師,都是魂宗,魂王級彆的。

場麵算是有些緊張,比比東並冇有說話。。

菊鬥羅和鬼鬥羅並冇有說話,因為此行任務,是許宴交代了讓他們不要殺掉唐三。

“老師!”許宴走進來的時候,也是引起幾人的注意,他消瘦的身影很是平靜的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