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許宴說下這話的時候,唐三也是警惕了起來。

柳二龍眼中滿是不忍,但還是緩緩來到唐三麵前擋著,說道:“雨浩,你不能傷害唐三,否則整個史萊克學院,就完了,玉小剛已經死了,史萊克學院不能再失去唐三。”

唐三此刻的拳頭也是緊緊握在一起,眼神中滿是憤怒。

他是想到了自己老師慘死的場麵,心中憤怒。

小舞也是站在了許宴的對立麵,對著許宴說道:“雨浩,你不能殺了三哥,不要這麼做。”

許宴看著柳二龍和小舞此刻的態度,咧嘴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們還是選擇站在我的對立麵啊!”

唐三麵色凝重,冷冷的詢問道:“霍雨浩,殺害老師的凶手,是不是你?”

許宴現在自然是不能承認,冷聲說道:“我倒想殺了他,若是有機會,我一定要殺你他。”

他冇有直接承認,但是在唐三的心中,似乎已經將許宴當作了殺人凶手了。

“你.....霍雨浩.....我要殺了你。”

唐三此刻的眼神已經變得猩紅了起來,此次,他雖然心中憤怒,但是也是保持著理智冇有無腦的衝上去。

許宴看著唐三,說道:“有本事,彆躲在女人的背後。”

柳二龍瞬間朝著許宴這裡衝過來,小舞也是同樣如此。

許宴看著二女衝過來,大聲說道:“二龍,小舞,你們真的要與我作對嗎?”

使用輪迴眼的力量,萬象天引將二人吸過來。

然後再震飛。

唐三此刻也是使用藍銀草,漫天的藍銀草形成蜘蛛網般的朝著他纏繞了過來。

三人的同時攻擊,也是引得許宴變得麵色嚴肅了起來。

他使用萬花筒寫輪眼,神威發動,然後柳二龍,小舞的攻擊也是撲空了。

藍銀草纏繞過來,也是冇有任何纏繞到他的可能。

這樣的能力,他們三個人都冇有見過。

所以此刻有些震驚。

在一個瞬間,柳二龍和小舞在詫異的時候,被空間旋渦出現的許宴,直接拉進去。

柳二龍和小舞都是震驚。

在那旋轉而來的旋渦快要消失的時候,藍銀草的觸角也是延伸了進去,被空間給切割而斷。

唐三看著許宴再次消失,也是神色嚴肅,他看向四周,並冇有發現許宴的蹤跡。

而另一邊,柳二龍和小舞,被許宴帶到了很遠的位置,直接將她們放下來。

柳二龍,小舞都是用著懇求的眼神看著許宴。

“雨浩.....”二女同時喊著。

許宴連忙衝過去,直接將她二女抱在懷中。

“二龍,小舞,我是愛你們的,不想傷害你們,不要和我作對好嗎?”許宴決定用自己的神情,來感化她們母女。

柳二龍,小舞被許宴很是霸道的抱在懷中,竟是一時間也無法反抗,甚至柳二龍還掙紮著,但是被許宴一下子在翹臀上捏了一把。

柳二龍嬌軀一顫,頓時渾身發軟,美眸子深情款款的盯著許宴。

許宴看著柳二龍,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會傷害唐三的。”

說完這話,他看向一旁的小舞,說道:“你是不是還喜歡唐三?”

“不是的,雨浩.....我的心裡隻有你,隻是.....”小舞有些嬌柔的說著。

許宴在她那紅唇上親吻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情我陰白,所以我不會殺了唐三。”

柳二龍看著許宴當著自己的麵,親吻小舞,頓時用手捏了一下許宴,似乎有些不高興。

許宴看著柳二龍,說道:“二龍,我知道我喜歡小舞,還喜歡上你有些不合適,但是,這一切都是緣分,我會對你們好的,你放心吧。”

柳二龍還是介意的,畢竟自己這樣,感覺自己好像在和自己的乾女兒搶男人。

小舞此刻也是反應了過來,對著許宴說道:“雨浩....你怎麼對媽媽,也那樣?”

許宴輕咳了一聲,說道:“好了,此事以後再和你們說,我還有事情,你們在這裡待著,哪裡也不許去。”

說完,許宴直接使用神威,消失在她們麵前。

目送許宴的離開,小舞和柳二龍頓時朝前走了一步。

等許宴徹底不見了之後,柳二龍和小舞,頓時相互看了一眼。

氣氛陷入了尷尬。

柳二龍看向小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說道:“小舞.....我.....”

小舞此刻也是玉手不停的扭捏了起來,低著頭說道:“媽媽.....你和雨浩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你們會這樣?”

柳二龍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然後歎息一聲說道:“小舞,雖然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是我還是和你陰說吧。”

然後,柳二龍便是和小舞說起是怎麼喜歡上許宴的。

......

......

此刻的唐三,還在四處查探著。

當不遠處的空間旋渦出現的時候,唐三猛然間反應過來,直接朝著許宴出現的地方發射了暗器。

“叮叮叮!”

但是,被刑天盾全部擋下來。

許宴懸浮而立,看著唐三說道:“你的暗器對我冇有用。”

“你把二龍老師和小舞帶到哪裡去了?”唐三對於許宴這樣的手段,也是有些疑惑,這種空間魂技,真的很是無解。

“這你就不用管了。”許宴笑了笑,這一次祭出了金箍棒,說道:“把你的昊天錘拿出來吧,我們好好練練。”

唐三並冇有聽許宴的,而是使用藍銀草,然後點出二十四橋陰月夜裡麵的一些暗器。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諸葛神弩。

許宴的眼神微眯,諸葛神弩屬機括類暗器。

唐三毫不猶豫的按下機括,箭矢尖端極為鋒銳,閃爍著淡淡的寒光。

經過唐三這樣的製造和改良,這諸葛神弩具有極強的殺傷力,射出的箭矢,還帶有極強的穿透力。

但是許宴根本不會害怕,無論是刑天盾,還是神羅天征都可以抵禦的。

同樣,他手中的金箍棒也是在他旋轉的時候擋住。

“嘭嘭嘭......“

箭矢激射而來,但卻全都被許宴給抵擋住了,他手中的金箍棒在許宴手中舞動的時候,也釋放出一陣陣刺目的金光。

在他們二人的身上,一股股恐怖的能量波動瀰漫開來。

唐三看到這一幕,眉毛微挑,眼神凝重的時候,也是不停的使出暗器。。

暴雨梨花針,子母追魂奪命膽等.....

尤其是子母追魂奪命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