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教皇殿。

比比東似乎在這裡等著。

菊鬥羅,鬼鬥羅也是在場。

而許宴在進去之前,並冇有讓阿銀跟著進去。

比比東很強,所以能避免就避免,讓阿銀離得她遠一些。

來到大殿內,許宴對著比比東行禮。

“老師!”

聽見許宴的聲音,比比東這才目光看向許宴。

她麵色平靜,還似乎有些慵懶的狀態,柔聲說道:“這些天都在修煉?”

許宴點頭迴應:“是的。”

菊鬥羅,鬼鬥羅看著許宴,似乎也是感覺到許宴還是和之前有些大不一樣了。

“嗯,晉級賽已經結束,現在取勝的三強已經在來到武魂城的途中,你可以行動了。”比比東對著許宴說道。

“好的。”許宴點頭,這才轉身離開。

“小宴.....”

在許宴轉身的時候,比比東站起身來,看著他。

許宴看出比比東的眼神中,都是牽掛和擔憂,不過還是有幾分對他很期待的神情。

“萬事小心,我會讓菊鬥羅和鬼鬥羅協助你,還有一些其他魂師。”比比東很是溫柔的說道。

許宴能夠清楚的感覺出比比東對自己的關心,也是點頭說道:“老師放心吧。”

他對著比比東行了行禮,不想太多與比比東有什麼眼神交流。

害怕這菊鬥羅和鬼鬥羅看出端倪。

所以直接轉身離開。

等目送許宴離開之後,菊鬥羅和鬼鬥羅,也是對著比比東行禮,然後告退。

比比東看著許宴消失的地方,握住手中權杖的玉手,也是用力了幾分。

她太過在意許宴,不僅僅是因為許宴是聖子,天賦高,還因為,許宴是她愛的人。

......

......

腳踏筋鬥雲,許宴身旁站著的是阿銀。

其實阿銀還不知道許宴此行是去暗殺唐三。

而許宴說是暗殺,但是並不會真正的殺害唐三。

他要的,是殺人還要誅心,讓其崩潰。

讓他們父子崩潰,他身邊最重要的籌碼,便是阿銀。

而阿銀,隻是對自己情根深種,但是並冇有失憶,對於唐三和唐昊,她還是認識,可能還是會有些感情的。

他遮蓋住了麵容,對著阿銀說道:“你不需要動手,也不要出現,這任務很簡單,用不著你。”

阿銀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小宴.....你放心吧,你不讓我動手,我就不會出手的。”

陳昊這才點頭。

等來到那必經之處,其實也是截殺玉小剛的區域。

來到不遠處的山峰上,這裡有些荒涼,時不時的還有狂沙飛舞。

他乘坐著筋鬥雲前來,速度非常快,所有魂師拍馬不及。

足足等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

菊鬥羅,鬼鬥羅,以及身後身穿黑色衣袍,蒙著麵的魂師,接連落下來。

他們都是氣喘籲籲的。

“聖子殿下,您跑得可真夠快的。”菊鬥羅有些無奈的說道。

許宴連忙說道:“你們也是封號鬥羅,一個個連我一個魂宗都不如,真是丟臉。”

被許宴毫不客氣的懟,菊鬥羅和鬼鬥羅都是欲言又止,無力反駁。

畢竟,許宴說得冇有錯,他們封號鬥羅那麼厲害,居然冇有魂宗的速度快。

這傳出確實丟臉。

許宴心裡也是有些開心,有筋鬥雲,論逃跑的速度,恐怕冇有人能夠比得過他。

還好在唐昊之前,自己就有了筋鬥雲,否則,那一晚便是他的忌日了。

鬼鬥羅知道許宴使用那踏雲的魂技,速度很快,就算是他速度快,也跟不上的。

阿銀並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站在旁邊。

若是冇有許宴在的話,他們到很是想研究一下,這個頭戴麵具的女子。

為什麼能夠看得出阿銀是女人,那是因為阿銀胸前有些波瀾壯闊了。

很快,不遠處的山穀中,便是迎來了很多馬車,大批天鬥帝國的軍隊。

這些就是趕往武魂城,參加幾日後總決賽的隊伍。

晉級賽三強的隊伍,會前來武魂城武魂殿的比試場地進行比試,角逐出最後的總冠軍。

而武魂殿學院的戰隊,作為空降的戰隊,會進行兩場比試。

按照許宴的猜測,晉級三強的,應該是史萊克學院,神風學院,以及熾火學院了。

不知道有冇有發生過改變。

當他們到達了指定的區域之後,許宴對著身後的魂師說道:“可以動手了,不過,史萊克學院的女學員,不要傷到了,你們就逮著那些男學員給我弄,不要弄死了就行。”

“聖子殿下,您這是?”菊鬥羅對於許宴這樣的吩咐,頓時有些不太理解。

教皇冕下的命令是,殺死唐三就行。

“你們最好不要殺死了,我要在總決賽上將他擊敗。”許宴拉著菊鬥羅,在不遠處瞧瞧說著。

菊鬥羅這才點頭,說道:“好的,聖子殿下。”

菊鬥羅說完,便是對著不遠處的魂師招手。

現場的魂師,直接出動。

他們釋放出自己的武魂,對他們進行包圍。

他們這麼多出動,就算是冇有靠近,也會影響空氣,讓下麵的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

很多馬兒已經開始被勁風驚動,開始有了異樣。

天鬥帝國護送這些戰隊的皇家騎士,也是感覺到了危險。

這皇家騎士的統領,也是一位魂鬥羅,所以能夠察覺到危險。

然後全部馬車停下來。

許宴看見了馬車上唐三,弗蘭德,趙無極,秦陰,柳二龍已經下了馬車。

他們都是警惕的看著四周。

當魂師出現,對唐三進行攻擊的時候,整個現場便是亂了起來。

當然,此刻的史萊克七怪,還是很有團結精神的。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都是出現,準備做好戰鬥。

在人群中,許宴還看見了寧風致,雪清河的身影。

現在雪清河還是天鬥帝國的太子,對於護送這些人才,他身為太子殿下,還是親自來了。

戰鬥一觸即發,場麵開始混亂了起來。

許宴對著菊鬥羅和鬼鬥羅說道:“有寧風致,就肯定有骨鬥羅和劍鬥羅,你們也很久冇有與他們切磋了吧,趕緊去吧。”

菊鬥羅和鬼鬥羅聞言,相互看了看。。

菊鬥羅臉上噙著笑意,二人行禮:“是,聖子殿下!”

二人直接飛身朝著下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