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唐月華的著裝更加美豔動人。

尤其是麵容細膩,臉上雖然很是嚴肅。

但是當看著許宴一身著裝,也是感覺到驚豔。

美麗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柔情。

充滿了寵溺的眼神。

“姑姑,早.....你今天好漂亮。”許宴微微對著她行禮說道。

唐月華更是開心,隻不過,現在有外人,她並未表現出來。

點了點頭,下人都是低著頭,靜靜站在不遠處。

而唐月華走到許宴麵前,比起許宴還矮了許多。

伸出修長白皙的玉手,替許宴整理了一下衣領。

“小宴....今天是你第一天聽課,要好好聽話,不要與其他同學產生矛盾。”唐月華說著,伸手撫摸了一下許宴的臉。

許宴這樣近距離的看著唐月華,被她那溫柔的一舉一動,給感動到了。

“姑姑放心,我會乖乖聽的話。”許宴也是盯著唐月華,臉上噙著一抹溫和的笑意。

唐月華這才螓首輕點,然後轉身,走在前麵。

許宴靜靜的跟在她的身後。

當來到教堂內,看著不遠處的豎琴各處座位上,都是坐滿了男男女女。

在這裡的貴族子弟,一個個都是用鼻孔看人的。

當許宴在唐月華的帶領下,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英俊帥氣的外表,也是讓得不少女學員眼前一亮。

不少女學員都是犯起了花癡,有些靦腆一點兒的,看著許宴,都是俏臉羞紅。

至於很多男學員,則是一臉不屑的看著許宴,認為他是小白臉。

因為,許宴似乎經過一件好看衣服的加持,氣質和魅力,都是直線上升。

“諸位,這是我失散多年的侄子,名叫許宴,以後他就會在這裡與大家一起學習,希望大家都與他多多交流。”唐月華輕聲說道。

在場所有人都是唏噓了起來。

“小宴,你去哪裡坐下吧。”唐月華並未在意眾人的唏噓聲,伸手指向不遠處的空位,柔聲說道。

許宴點了點頭,這纔在不少女學員的注視下,來到那不遠處的空位上坐下來。

其實,從小到大,許宴還是第一次這樣備受關注,此刻還是有些不太適應。

唐月華看著許宴走過去,乖乖坐下來,也是臉上噙著溫和的笑意,這才坐下來。

在許宴旁邊不遠處,一位短髮少女,目光非常好奇的看著許宴。

因為許宴的氣質還有顏值,都比這學院中的男學員要高。

許宴.....

這位少女,在心中默唸許宴的名字,目光一直盯著他看。

許宴也是注意到少女的目光,對他溫和一笑,禮貌的點了點頭。

短髮少女一驚,立刻收回了目光,略顯害羞的低下頭。

她顯得有些驚慌,還有一絲害羞。

許宴無奈,這短髮少女的樣貌,算是在這些貴族女子中,比較出眾的。

氣質都不一樣,可能身份並不簡單。

在這裡的人,那個不是貴族的少爺小姐。

然後接下來的時間,唐月華開始講解一些樂理知識。

等唐月華彈奏豎琴的時候,一抹光芒瀰漫。

這種美妙的音樂,似乎讓人此刻,能夠真正靜下心來。

在場眾學員,也是跟隨著彈奏。

不過,很多人都是目光看向許宴,因為他這是插班前來學習的。

所以,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備受矚目。

而許宴心想,想看自己出醜,那是不可能的。

他閉上眼睛,緩緩彈奏豎琴,美妙的音樂被彈奏出來。

頓時讓得很多人詫異。

原本以為許宴什麼都不會,想不到他好像非常懂,而且很是熟練。

這一幕,也是讓唐月華比較詫異的。

短髮少女看著許宴彈奏豎琴的樣子,也是被驚豔到了。

“不愧是月軒主人的侄子,這方便的天賦不一般啊。”她在心中暗想。

接下來的時間,唐月華也是講解一些知識點,而許宴完全能夠跟上節奏。

原本好像嘲笑許宴的人,都是閉上了嘴。

今天一天過得很充實。

等下來之後,許宴坐在唐月華的身邊,很是安靜。

“小宴,想不到你這麼有天賦,以後一定是一個精神控製力極強的魂師。”唐月華說道。

在鬥羅大陸上,精神力由低到高,分為靈元境、靈通境、靈海境、靈淵境、靈域境和傳說中的神元境、神王境、創世境這八大層次。

每個人一出生,就是靈元境的精神修為。

通過先前彈奏豎琴而自己的感悟,許宴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境界,已經達到了靈海境。

隻是他並未表現出來而已。

同時,通過轉生眼的一些特殊瞳術能力,可以將精神力衝擊,釋放到最大程度。

“姑姑,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你,不然,我不可能有這樣的進步。”許宴連忙將所有功勞,都歸在了唐月華的身上。

唐月華溫柔的笑了笑,說道:“你這傻孩子,陰陰就是你自己的天賦出眾。”

許宴也是笑了笑,坐在了唐月華的身邊,說道:“姑姑,等我以後強大了,一定會好好守護你的。”

唐月華看著許宴那真誠的眼神,溫柔的說道:“好,姑姑等著小宴以後保護。”

許宴點了點頭,看著唐月華很是寵溺,而又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說道:“姑姑,我想唱歌給你聽。”

“哦?”唐月華一驚,問道:“是嗎?”

許宴連忙拉著唐月華的玉手,直接朝著一處有豎琴的地方走去。

唐月華被許宴溫暖的手掌握著,看著許宴的背影,心裡非常安心,臉上噙著笑意。

二人看上去,就好像情侶一樣。

唐月華在一旁坐下來,看著許宴走在豎琴麵前,坐下來,似乎很是優雅。

他坐下去,在彈奏的時候,踩著踏板,空靈美妙的音樂彈奏。

前奏一想,精神力瞬間瀰漫。

唐月華聽見前奏,頓時精神一震。

那雙水晶一般的眼睛,閃爍著星光一樣,似乎很是感動。

“如果在噩夢中睜眼。”

“直麵著殘忍的世界。”

“風撥動了誰的心絃。”

“留戀卻來不及告彆。”

“如果結局僅剩慘烈。”

“無懼在逆風中破繭。”

“就算那羽翼被撕裂。”

“重回到十九層深淵。”

當許宴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唐月華的雙手都是緊緊握住了。

因為許宴這唱歌的樣子,還有那天籟般的聲音,太過吸引力。

“牽你手,往前走,黑夜白晝,不停留.....”

當副歌被許宴富有感情的唱出來,唐月華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