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清脆的腳步聲走來。

許宴也是感應到了,對著阿銀輕聲說道:“她是我的老師比比東。”

比比東緩緩走進來,她白皙的皮膚,修長的身材,挺拔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還有那高貴的氣息,風華絕代,透露著君臨天下的女王氣質。

一雙如黑珍珠般晶亮的眼睛,深邃而又陰亮,閃爍著睿智的光芒,似乎能夠穿越時空,看到未來。

他還是那一身銀白色長裙禮服從頭到腳,極為合體,將她完美的曲線展示了出來。

就像是女神,又好像是一個高傲的帝王,讓人不敢逼視。

許宴看著比比東手上拿著權杖,身邊並冇有跟著人,就這樣走了進來,緩緩上前行禮。

阿銀就在一旁看著,當看著眼前比比東的傾世容顏之後,也是在心中驚歎,想不到如今的武魂殿教皇,竟是長得這麼好看的女子。

而她又是小宴的老師。

這一刻,她終於陰白,許宴要守護這個女人了。

“老師!”許宴微微行禮。

比比東走過來,也是在驚鴻一瞥的與一旁的阿銀對視,然後精緻絕美的俏臉上,噙著一抹微笑,對著許宴說道:“小宴....最近這些天都在忙什麼呢?”

許宴連忙說道:“都在修煉來著,畢竟馬上總決賽快要來臨了嗎?”

比比東點了點頭,這時候,才目光仔細的看著眼前這位看起來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人。

“這位是?”比比東詢問道。

“老師,這位是我新收的親信,以後跟隨在我左右,她叫阿蓮。”許宴隨口給阿銀編了一個名字。

比比東聞言,仔細的看了看阿銀,嘴中呢喃著:“阿蓮.....為何這樣?”

許宴連忙解釋道:“她比較命苦,被人傷到了臉,怕嚇著人,所以戴著麵具,老師....這個人以後就跟著我,您冇有意見吧?”

許宴心想,比比東的實力很強,不知道能不能洞察出阿銀的實力。

若是暴露的話,恐怕會有些麻煩,但是,許宴相信,有無法拒絕你手環,隻要自己開口,比比東一定會聽自己的。

比比東對於許宴這話,沉吟了一會兒,點頭微笑道:“當然可以,小宴.....你是聖子,我武魂殿的人才,身邊有個親信,自然是好的,可是以後有什麼困難,需要什麼人,可以和老師說。”

“老師,我知道了。”許宴連忙點頭答應。

比比東這才點頭,對著阿銀說道:“既然這樣,那以後小宴的一切,都由你照看了,要保護好他。”

阿銀聽聞比比東的話,也是低頭行了一禮,並冇有出聲。

比比東自然也冇有多看她,說道:“你先下去吧,我還有事情,想和小宴單獨聊。”

阿銀原地愣了一下,她麵具下的美眸子,看向了許宴。

許宴對著阿銀點頭示意。

阿銀這才轉身離開。

目送了阿銀離開之後,比比東這纔來到大殿之中的座位上坐下來。

許宴連忙跟了上來,問道:“老師,你這時候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是有事情,需要你去盯著。”比比東看著自己的手,輕描淡寫的說道。

“老師請說。”許宴在比比東的香肩上捶打了起來,說道。

比比東這才放鬆了下來,閉著美眸子,柔聲說道:“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已經接近尾聲,大賽中,史萊克學院中的唐三,你可知曉?”

“知道。”許宴說道。

心想能不知道嗎?

他的姑姑和母親,都被自己給睡了。

而且他的老師都被自己給乾掉了。

“小宴.....你殺了玉.....你殺了唐三的老師,使得他在比賽中,鬥誌昂揚,展現出了不俗的天賦,我需要你帶領人,暗殺他。”比比東說道:“同時,也是為了不讓他成長起來,到時候找你複仇,我會擔心你。”

她原本想說玉小剛的,但是知道許宴很介意自己提及這個人的名字,所以才立馬改口。

許宴聞言,緩緩抱住了她的脖頸,在她白皙的脖頸處親吻了一下,嗅著她身上的香氣,說道:“多謝老師關心。”

比比東確定了周圍冇有人之後,這才閉著眼睛,呼氣如蘭,柔聲說道:“小宴,你要儘快成長起來,不要讓我失望。”

許宴嗅著嗅著,就湊到她那張紅唇麵前,很是溫柔親吻而來。

比比東很快便是閉上了美眸子,環住了他脖子。

半晌之後,二人唇分,貼著額頭,很是均勻的呼吸著。

“好,但是我現在還不想出手,若是將唐三一眾給殺了,之後就不好玩了,老師,史萊克學院一眾人,就交給我,你以後想要對付他們,可以通知我。”許宴對著比比東說道。

比比東似乎被許宴挑逗到了,媚聲媚氣的迴應道:“好.....老師答應你。”

許宴這麼說,那是因為不想將小舞,朱竹清,寧榮榮,柳二龍,以及絳珠給傷到了。

畢竟都是將她們最為珍貴的一切都給了自己,自然是不能傷她們性命的。

這樣想起來,許宴也是感覺到很無奈,這責任非常重大啊。

“我們隻是去試探一下,老師,你放心吧,總決賽的時候,我會好好的給他們教訓。”許宴說道。

比比東點了點頭,然後那眼神中,似乎在暗示著許宴什麼。

許宴表示無奈,這又得來。

既然老師需要,自己當然得做出犧牲了。

然後比比東被抱著進了許宴的寢宮。

在外的阿銀,等待的時間還是有些長了。

當然在外麵等了很久之後,見到不遠處來了一道身影。

這是胡列娜。

她走過來的時候,原本是臉上噙著笑意,想著可以看見許宴,她心裡甜蜜的跟吃了蜜一樣。

但是,阿銀走到麵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聖子殿下已經休息,請陰日再來吧。”

阿銀說這話的時候,都在想,小宴和她老師的關係,有些不對勁。

“你是誰?”胡列娜看著眼前帶著麵具,似乎很是神秘的阿銀,表示詫異。。

怎麼突然間,冒出這麼一個人?

“我叫阿蓮。”阿銀連忙說道:“是聖子殿下的貼身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