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阿銀在懷中,許宴不停的拍著她那柔軟的後背。

阿銀也是在許宴的懷中釋放著她的溫柔。

她發現嗅著許宴身上的味道,她很是安心。

“小宴,你能帶我到外麵的世界看看嗎?”阿銀溫柔的說道。

許宴撫摸著她那柔順的金色秀髮,點頭說道:“自然是可以的。”

“不過.....”

說到這裡,許宴停頓了一下。

阿銀頓時抬起頭,美麗清澈的眼眸子,看著許宴柔聲詢問道:“不過什麼?”

“我想說....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好好的聯絡感情,坦誠瞭解一下,昇華一下關係。”許宴伸手,撐起她那雪白的下巴,溫柔的說道。

阿銀聽見許宴說這話,眼神中泛著光芒,似乎陰白許宴的意思。

她眼神迷離了許些,在許宴緩緩湊近的時候,也是閉上了撲閃撲閃的眸子,那眼睫毛很是好看。

二人便是在綻放而開的金色蓮花之上,相擁而吻。

當逐漸躺下去的時候,金色蓮花便是慢慢的,慢慢的合攏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金色蓮花綻放而開的時候,阿銀靠在許宴的懷中,嬌嗔著說道:“小宴....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壞死了。”

許宴笑了笑,嗅著她的髮香,說道:“阿銀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你上一世的一切,都不會在這這一世重演。”

阿銀似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和幸福,靠在了許宴的懷中,點頭柔聲說道:“好。”

許宴幫阿銀整理了一下衣物,讓她穿得美美的。

二人這才站起身來。

阿銀現在已經發生了一些變異,但這是轉生金蓮帶來的益處。

九轉金蓮現在讓阿銀現在,不僅可操控藍銀草,還可以融合九轉金蓮,所謂花開見佛。

她已經成為菩薩一樣的存在,可以腳下生蓮。

“小宴,我們現在去哪裡?”阿銀牽著許宴的手,絕美的容顏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許宴想了想,阿銀現在的身份有些特殊,目前還不能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下。

“阿銀,你這麼美,不能讓彆的人看見,你的美隻能我來欣賞。”許宴說著,捧著她的俏臉說道:“所以,隻能委屈你,戴上麵具了。”

阿銀看著許宴眼神中的寵溺和溫柔,也是溫柔的點了點頭,說道:“嗯,我都聽你的。”

許宴看了看四周,心想還是不能在這裡多作停留。

直接腳踏筋鬥雲,直接帶著阿銀離開。

原本許宴還想在冰火兩儀眼弄一株藍銀草,使用障眼法,想要麻痹唐昊的視線的。

但是仔細想了想,覺得讓唐昊難受,他就開心,所以也就冇有這麼做了。

阿銀被許宴帶到了武魂城的商業街,非常低調的換了一身行頭。

將她的美遮蓋住了。

“阿銀,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身邊的人,不要暴露身份,也要掩蓋住你的藍銀草的氣息。”許宴說道。

她是藍銀皇,加上九轉金蓮的力量,形成了藍銀金蓮花。

也有相當於魂帝級彆的實力。

帶著阿銀進入武魂殿,來到聖子殿的時候。

阿銀其實也是有些不太開心的。

對於武魂殿,她還是冇有什麼好感的。

畢竟,當年就是武魂殿的人,弄得她冇有辦法,獻祭給了唐昊。

來到聖子殿內,替換掉了許宴的分身,阿銀將黑色的鬥笠取下來,那有金色蓮花形成的麵具,也是憑空消失。

“小宴,你冇有告訴我,你是武魂殿的人。”阿銀麵色清冷,看著許宴,似乎有些生氣。

許宴看著阿銀,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武魂殿怎麼了?”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現在的你,已經是全新的你,上一世的所有恩恩怨怨,都讓他過去吧。”

“可是.....”

“阿銀,我知道你對武魂殿還是心存芥蒂,但是你放心,我說過,我會護你一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我說道便能做到,不過,在此之前,你還不能暴露身份。”

許宴說著,走過來在她完美的俏臉上撫摸著,柔聲說道:“武魂殿雖然表麵上,不像是正義之士,在魂師界,他們可能代表著黑惡勢力,但是,你可以在平民老百姓問一問,武魂殿是什麼名聲,武魂殿每年會給予多少資金,扶持那些貧苦年輕的魂師,進行修煉,讓他們可以進入各個學院修煉,學習知識。”

“就連唐三也得到了武魂殿的恩惠。”

阿銀聽聞這話,這纔想起許宴之前說,他和唐三是朋友。

“小宴,你不是和唐三是朋友嗎?”阿銀連忙握住了許宴的手,詢問道。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因為我想,當他知道我和你之間的關係之後,會殺了我的。”許宴連忙說道:“而且,即便是不認識你,不和你發生什麼關係,我們也無法在一起,成為朋友,因為一些理念不同,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他想要毀滅的,是我想守護的!”

此話落下,阿銀瞳孔緊縮,嬌軀一顫,詢問道:“你想守護的,是他想毀滅的,難道你是想守護武魂殿?”

“守護不守護武魂殿,這個冇有辦法確定,但是目前武魂殿的教皇,是我的老師,她是我必須要守護的。”許宴看著阿銀,說道:“就像要守護你一樣,我不希望你與老師之間有什麼隔閡,這樣我夾在中間會很難過的。”

“在我成為魂鬥羅之前,阿銀就委屈你,儘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許宴淡淡的說道。

阿銀看著許宴,沉默了半天,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她此刻也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但是,心中總有另一個聲音告訴她,要相信眼前這個男人。

這或許就是無法拒絕你手環巨大的作用。

她有時候會左右戴上這手環的人的思想。。

也不是說完全控製思想,但是可以稍微的擾亂,矯正她不相信許宴的一些話和請求。

然而就在這時,阿銀突然回過神來,眼神變得無比的嚴肅,她美麗絕倫的麵容,麵具陡然浮現遮住了她的麵容,她柔聲說道:“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