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焱就是一條卑微的舔狗,一直舔胡列娜。

但是胡列娜,不管有冇有自己的存在,都不會理睬他。

這焱想想也是一個極為悲催的人。

風笑天那貨是舔狗,但至少人家將火舞舔到手了。

而焱,確實毛也冇有撈到。

雖然許宴此刻想想,也是有些可憐他。

不過,還是對他發起了精神衝擊。

讓得焱一聲慘叫。

“娜娜是你叫的嗎?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要叫聖女殿下,以後看見叫聖女殿下,知道嗎?”

焱也是眼球佈滿了血絲,顯然遭受到的痛楚,是他無法承受的,他連忙點頭,說道:“是....”

許宴直接收回了幻術。

回到現實,焱被解開了幻術,直接不停的喘息,直接滿頭大汗的跪在了地上。

“好,我可以暫且的相信你,不過,以後看見我師姐,要叫聖女殿下,娜娜不是你能叫的,我都不能直接叫娜娜,你算什麼東西,可以叫她娜娜?”

“你可陰白了?”

“陰....陰白。”

這時候,焱也是緊咬牙齒,剛剛受到的一些攻擊,好像是精神衝擊,讓他毫無反抗之力。

隻能說,還好自己壓製住心中的憤怒,冇有再次向眼前的許宴發起攻擊。

否則,恐怕是要重蹈覆轍,再次回到床上躺很長時間了。

“行了,這段時間,是特殊時期,你還是好好修煉吧,爭取在總決賽取得好成績,令老師刮目相看,也令師姐對你刮目相看。”許宴淡淡的說道。

“是!”焱連忙低頭,現在變成了忠犬。

許宴這才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目送焱的離開,許宴也是回去了。

等來到聖子殿門口的時候,突然.....

【叮,檢測到目前可以簽到,是否簽到?】

許宴心想,又可以簽到,不知道這一次能夠得到什麼東西。

“簽到!”

許宴連忙心念一動。

【叮!聖子殿外簽到成功,獲得轉生金蓮】

“呃?”許宴一愣,轉生金蓮是什麼東西。

【轉生金蓮:顧名思義,就是可以複活任何生物,複活者可得到九轉金蓮武魂真身,魂力等級提升十級】

許宴檢視這轉生金蓮的資訊,心想得到這東西,有什麼用?

自己在意的人,又冇有需要複活的?

等等!

阿銀!

唐三的母親阿銀不是現在還是一株藍銀草嗎?

冰火兩儀眼寒熱兩泉交彙處的岸邊,旁邊的藍銀草,就是阿銀,裡麵有阿銀的靈魂?

握草!

係統這是名正言順,光陰正大的讓自己去偷家啊!

收迴轉生金蓮,許宴咧嘴笑著。

這唐昊此刻肯定在天鬥城附近,暗中保護唐三。

也有可能會守在冰火兩儀眼旁邊,但是許宴想著,還是去碰碰運氣。

“唐昊,你就在你兒子旁邊守著吧,我去把你家給偷了。”許宴嘴角一歪,留下分身之後,直接腳踏筋鬥雲離開武魂殿。

按照許宴的記憶中和印象中,阿銀所在地,冰火兩儀眼,並不是在星鬥大森林,而是在落日森林中心處。

世上有三大聚寶盆之地,而陰陽兩儀眼就是其中之一。

毒篇有詳細記載著三大聚寶盆。

按照許宴的瞭解,除了陰陽兩儀眼,還有乾坤問情穀,龍穀。

並稱三大聚寶之地。

所謂的聚寶盆,指的當然不是黃白之物,而是對於藥物來說的聚寶盆。

它們也是三種特殊的天然環境,各自的形成都是得天獨厚。

在三大聚寶盆的環境下,普通植物因為無法適應特殊的氣候而無法生長的,能夠活下來的都是極其珍惜的植物。

而且,那三大聚寶盆之地生長的珍惜藥材的生長速度是外界的十倍。

這也是為什麼,唐三那會兒會將具有阿銀靈魂的藍銀草種子移植到冰火兩儀眼旁邊。

因為那個地方,可以讓藍銀草加速生長。

當然,現在目前其他兩處聚寶之地,還未現世,那都是很多年後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許宴加速前行。

筋鬥雲的速度很快,他以最快的速度,已經來到了落日森林上空。

落日森林也是魂獸繁衍居住之地,但顯然冇有像凶獸彙聚的星鬥大森林那樣威名遠揚,飛在半空中,腳踏筋鬥雲的許宴,第一感覺就是這裡荒蕪貧瘠,但他知道森林的腹地之處卻是隱藏著至寶!

落日森林之所以魂獸稀少除了是因為人類的大量獵殺。

目前這裡的瘴氣還不嚴重,但是也很少有魂獸前往中心區域。

這也是為什麼,在中心之處,不會存在有很強大的魂獸打擾。

陰陽兩儀眼現在裡麵的植物還未誕生靈智。

等到了幾萬年後,這裡就植物種類繁多,很多都誕生了靈智。

來到中心區域的許宴,直接腳踏筋鬥雲落在地上。

筋鬥雲也是隨之消散。

許宴看著不遠處的地方,有著一座火山加冰山,得天獨厚的泉眼,一眼雙生,兩儀互克。

傳說九大龍王中的水龍王與火龍王兩大龍主同時在落日森林隕落,而它們的屍體,就在這冰火兩儀眼的下麵,這就是冰火兩儀眼的形成由來。

這裡曾經也是獨孤博的藥圃。

帶著唐三來,得到了很多珍貴的藥草,相思斷腸紅,幽香綺羅仙品,八角玄冰草、烈火杏嬌疏還有奇茸通天菊等非常寶貴的仙草。

不過,不知道比起現在他手上得到的轉生金蓮來,到底誰更好呢?

而想著能夠轉生,而且還可以得到九轉金蓮武魂真身,想必也是不比這些仙草差。

而且,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朝著火山與冰山的那個地方前去。

許宴還是小心翼翼的,看見這裡到處都是名貴的藥草,許宴也是眼前一亮。

不過,對於這些東西,他倒是冇有那麼感興趣。

他四周檢視了一下,使用白眼探查,為了確保安全,確保唐昊冇在。

許宴還使用了精神力探查,確認安全之後,纔來到了那冰火兩儀眼附近。

在泉水交彙處,許宴看見了一株健康生長的藍銀草。。

它隨風搖擺。

“就是你了,阿銀!”許宴麵色平靜,緩緩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