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落下,胡列娜看著許宴的眼神中,無比的堅定。

還有許宴說了當初的話,他一直會保護自己,心中還是有些感動。

她連忙走過來,一下撲在了許宴的懷中。

“小宴,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陷入那種危險的境地,我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那樣做。”

“我絕對不會將這件事透露半個字,我隻是希望,你要說話算數,永遠在我身邊,保護我。”

“我想每天都能看見你。”

許宴聽見胡列娜的話,語氣中帶著懇求,伸手撫摸了她那柔順的頭髮,拍著她的後背,說道:“我知道了,我就知道你還是在乎我的,可是我必須要更強大才行,因為想要和師姐在一起,也是要變得強大才行。”

“因為師姐這麼漂亮,又這麼優秀,娶你的話,也是要頂著很大的壓力的。”

胡列娜聽見這話,忍不住芳心一顫,她連忙抬頭看向許宴,詢問道:“你說你要娶我?”

“是啊。”許宴伸手颳了刮她的小瓊鼻,說道:“你對我真心,我自然也不會辜負啊。”

胡列娜心裡很感動,可是一想到,這是要和自己的老師競爭,她就感覺很無力。

老師的實力,深不可測,可以說是非常可怕,若是讓老師知道,自己想要和她競爭,那自己會不會被老師打壓啊。

許宴似乎知道胡列娜心中所擔心的,安慰著說道:“娜娜,你必須好好修煉,我們一起努力,共創美好未來。”

這個餅畫得有些大。

但是,即便是胡列娜不能做到,到時候他也會幫襯的。

武魂殿的三美,說什麼也必須守護。

當然,也不會讓她們自相殘殺的。

所以,到了那個時候,就必須表現得很是霸道,很強勢,必須得震得住這三個高傲的女人。

武魂殿三美,那可是一個比一個高傲的。

胡列娜武魂殿聖女,千仞雪武魂殿少主,比比東武魂殿教皇。

這三個女人的身份,那可不是一個比一個崇高嗎?

要想同時吼住她們三個,那不就得比他們更強勢,更霸道,實力更強嗎?

而且,將來的困境,還不止這三美,還有唐月華,或許小舞,寧榮榮,朱竹清,絳珠。

或許,冇準為了噁心唐家,波塞西,阿銀,都得去征服。

還有存在的最大隱患,那就是比比東對小舞動手的時候,他應該如何做。

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因為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已經進行晉級賽。

比比東會對小舞動手,那就是在總決賽比試完了之後動手的。

胡列娜對於許宴說的話,心中也是無比的相信,主要這是許宴對她說的話,她無條件相信的。

許宴伸手捏了捏她那白皙嫩滑的俏臉,說道:“好了,彆胡思亂想了,在總決賽開賽前,你必須得做好一切準備,到時候,震驚所有人。”

胡列娜點頭,說道:“我知道.....現在整個大陸都知道,我們武魂殿學院戰隊,乃是保送的隊伍,而且我們資料完全保密,是不會公開的,絕對會在賽場上,震驚所有人的。”

許宴點了點頭,說道:“嗯,那你加油吧,我也會加油的。”

二人相互打氣,許宴將胡列娜送回住處,這才準備返回。

不過,在不遠處的黑夜下,有個渾身冒著火焰的身影,一直站在那裡。

許宴看清楚此人的麵目,就知道是焱。

嘴角一歪,難不成這貨又想來送死?

他這一次還想找茬的話,估計自己怕是會忍不住,將一棒子打死了,就像是打死玉小剛那樣。

不過,許宴緩步走過去,冇有看他,也冇有說話。

與其擦肩而過。

麵對許宴的無視,焱也是咬牙切齒,拳頭緊握,不過,他緊握住拳頭一會兒,又是鬆開了。

“聖子殿下!留步!”

他連忙喊了一句。

許宴停下腳步,並未回頭,淡漠的說道:“怎麼?傷好了,又想讓我送你回去躺著?”

“這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晉級賽已經火熱的比試中,你難道想總決賽缺席?”

“聖子殿下誤會了,我....我此番前來,並不是想衝撞您,隻是想歸順於你。”焱鼓起很大的勇氣,說出了這話。

“歸順於我?”許宴一愣,然後轉頭看向焱,問道:“你冇發燒吧?”

“哦對了,我忘記了,你一直都在發燒!”

“聖子殿下,請相信我,我一定對您是忠誠的。”焱害怕許宴不相信,極力的解釋。

“讓我相信你?我憑什麼相信你,整個武魂殿任何人說讓我相信他是真心的,我都可以相信,但是你.....你說的一個字本聖子都不信。”

許宴連忙冷冷的說著。

“聖子殿下,以前是我魯莽衝動,不知禮數,我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歉意,對不起!”焱說著,朝著許宴來了個一百八十度鞠躬。

許宴看著他這樣的態度,心想這貨是真心實意的道歉?

不行,肯定還是有什麼詭計,那就使用寫輪眼看看。

所以,許宴對著說道:“我對很不相信,你看著我的眼睛。”

焱緩緩抬頭,看著許宴的眼睛。

然後許宴便是開啟寫輪眼,使用幻術。

進入到一處虛無的空間。

此刻的焱,被精神力量給束縛住。

他的眼神空洞,無神,就好像是行屍走肉一樣。

“在這裡,你可要說實話,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許宴飄忽不定,對著焱說道。

“是!”焱此刻也是格外的聽從命令,連忙答應。

“你說你要歸順於我,是真心的嗎?”許宴連忙詢問。

“是真心的。”焱冇有猶豫直接回答。

許宴心想,還是真的,這焱難道真的被自己打怕了,然後知道搞不過自己,所以打不過就加入?

“為什麼?”許宴詢問道。

“因為娜娜喜歡聖子殿下,我不想讓娜娜恨我,所以隻要向你表現忠心,永不背叛,那麼我就可以一直看見娜娜,隻要你開心了,娜娜就會開心了,那我也就開心了。”焱直接說出這話。

我曰......

許宴一愣,心想這焱真是做到了舔狗的最高境界了。

活生生的卑微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