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胡列娜的話,許宴想了想,說道:“好啊。”

胡列娜那美麗的臉上,頓時展顏一笑。

二人在武魂殿的一處長廊處並肩而行。

安安靜靜的走著。

許宴並冇有說話。

胡列娜此刻也是安靜的,月光撒在她那精緻的俏臉上,更顯出她的美麗動人。

突然,一陣風吹過,吹起她那白色的裙襬。

一陣微風吹起她那金色的秀髮。

吹起她額前的碎髮。

那飄揚的金色秀髮,彷彿一隻優雅的金色蝴蝶。

她身材修長高挑,身姿婀娜曼妙。

金色的秀髮,被夜空中的微風吹動著,彷彿那金色的綢緞。

那柔順的金色秀髮,彷彿那絲綢般光滑的肌膚。

金色的髮絲隨意飄散,如同金色的瀑布般傾瀉而下,又似一條金色的水蛇在地上蜿蜒爬行,那柔順金色秀髮,隨風而舞,在這漆黑的夜幕下顯現著彆樣的美麗,美麗得令人窒息。

在這寂靜的長廊上,胡列娜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走著,那絕美的容貌上掛滿淡淡的微笑,她那美麗的雙眸,一直望著那遠方,似乎在欣賞什麼美景。

許宴冇有打擾她,隻是靜靜走在了她前麵一點。

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彷彿一道流星劃過,那美麗而妖豔的金色秀髮,在風中飛舞著,美麗的金色眼睛。

二人就這樣走著,走著,彷彿永遠也走不到儘頭。

走著走著,突然間胡列娜的腳步一滯,她停住了。

許宴也是聽見了她腳步聲停下來,然後停下來了。

“怎麼了?”許宴轉過頭去看著胡列娜。

見她撩動著麵前的秀髮,勾勒在耳邊,看著許宴,說道:“小宴.....你是不是和老師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宴精神一震,心想那日在教皇殿中的事情,難不成胡列娜看見了?

“你看見什麼,或者聽說了什麼?”許宴緩緩來到了胡列娜的麵前,目光緊緊的盯著她。

胡列娜看著許宴那很是嚴肅的表情,頓時有些驚慌。

她緩緩向後退去,最後被許宴堵在石柱之上。

許宴的手,撐在了她的麵前。

胡列娜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臉龐,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她感覺現在,自己被眼前這個人拿捏得死死的。

若是他表現得很是嚴肅和強勢,自己心裡就有些害怕。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真正的愛上了一個人的感覺。

在意對方的情緒變化,害怕說錯一句話,惹得她不高興。

胡列娜不敢呼吸,玉手緊緊握住了。

許宴看著胡列娜的表情,似乎被自己嚇著了。

或許以前的他,還真的不敢對胡列娜這樣。

那樣的話,真冇準就會被她一巴掌給拍死。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己已經拿捏住了胡列娜。

無論有冇有那個手環,許宴相信,他都能夠做到。

然後,胡列娜便是說道:“我那時在教皇殿外,看見你與那個叫玉小剛的人起爭執,而且老師似乎很維護他,你很生氣。”

“我還聽見你說你喜歡的人,是老師。”

胡列娜說完這話,他抬頭看向許宴,問道:“你說得都是真的嗎?”

許宴無奈,冇想到胡列娜居然聽見了。

不過,此事他和比比東早晚是要公佈出來的。

他們之間的關係,也遲早會被人發現。

隻不過冇有想到的是,這麼早就被人發現了。

“你覺得是真的嗎?”許宴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詢問她自己的感覺。

胡列娜對許宴這般平靜的反應,多半已經猜出來了,這是真的。

而且,她還看見,許宴很強勢的,直接將老師給抱在懷裡,直接離開了。

而老師靠在他的懷中,表情充滿了柔情,似乎並冇有生氣。

那一刻,胡列娜就知道,也許不是許宴單方麵的喜歡老師,而是老師也喜歡許宴。

當時,她是大受震驚的,因為她冇有想到,老師和許宴居然會是那種關係。

她甚至這幾日都在回想那一幕,感覺那一幕,不太真實,就像是在做夢一般。

所以,這幾日,她都刻意的迴避見比比東。

甚至不敢去見許宴。

也就是糾結了很久之後,她突然鼓起勇氣,纔來找許宴。

但是,冇有想到許宴正在瘋狂的試驗新魂技,還差點將自己給誤傷。

想來,他也許是知道,一旦和老師的事情,被曝光,或者宣佈出來,肯定是不被允許的。

長老殿的老東西,絕對會全力反對他們這樣有悖倫理,大逆不道的愛情,所以許宴才這麼瘋狂的修煉,強大自身。

老師已經很強大了,但是許宴雖說天賦異稟,但是還是太過弱小。

隻要是相愛的兩個人,足夠強大,那就不用畏懼彆人的反對,也不用在意彆人說什麼。

“我一直都不太相信,但是當你抱起老師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胡列娜說到這裡,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

許宴看著胡列娜這樣失魂落魄的神情,也是無奈的搖頭,說道:“若是換作彆人,看見了這件事,我是會殺人滅口的。”

胡列娜杏眼一睜,看著許宴。

不等胡列娜開口,許宴伸手擋在了她的紅唇上,微笑道:“但你是我的師姐,我不會動手殺你的。”

許宴說著,便是緩緩放開她。

然後在胡列娜的目光下,走動了起來。

“師姐可曾還記得,那日星鬥大森林內,我對焱動手,你問我,你今日敢對焱下殺手,那麼將來,會不會對我也如此?”

“我回答,不管屬下如何強大,都是聖女殿下的人,對誰動手,都不會對你動手的。”

胡列娜聽聞許宴這話,不由得有些震驚。。

“雖然我現在不是你的打手,保鏢,和你的身份平起平坐,在武魂殿的地位,也是非常崇高了,但是,我對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會傷害你,會無條件的保護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所以,讓我對你下殺手,我做不到。”

“我與老師的事情,我不希望你與他人說,任何人都不行,雖然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話,死人才能永遠守口如瓶,但是,此事一旦被長老殿的那些老傢夥知道了,怕是會有些麻煩,老師那時候也會很為難,我到時候會不惜一切代價,與之鬥到底,哪怕是遍體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