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追讀,求推薦票,求月票,求打賞!另外推薦一下我另外一本書《我的綜武世界滿屏彈幕》正在火熱更新中,不知道有冇有看,推薦一下吧!

看著胡列娜就快要被炮彈擊中的時候,許宴瞬間開啟輪迴眼。

使用天手力,瞬間與之換了位置。

當看著那炮彈在自己麵前裂開。

轟隆!

一聲劇烈的爆炸。

大地都是震顫了起來。

無數碎石,土塊濺射。

胡列娜這才反應過來,她猛然轉身看向許宴那個位置。

煙塵瀰漫,朦朧中,他看見一道身影。

“小宴.....”

胡列娜連忙衝過去,但是當煙塵散去的時候,隻見到許宴拿著刑天盾,就像是突然降世的蓋世英雄一樣。

他心裡想著,他喵的,還好有刑天盾。

不過,剛剛自己為什麼不與那炮彈對換位置呢?

算了,這些都不重要了。

他看著刑天盾上,並冇有留下任何痕跡,心想這刑天盾的防禦能力還是冇得說的。

防禦力還是杠杠的,果然是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小宴,你冇事吧?”

胡列娜連忙走過來看著許宴,仔細的檢視他周身上下有冇有傷。

許宴麵色一沉,一把推開了她,冇好氣的說道:“亂闖什麼?知不知道剛剛很危險,萬一把你炸傷了怎麼辦?”

胡列娜一臉委屈的看著許宴。

許宴很凶,也很冷,讓得她看起來就像是犯錯的小女孩。

或許彆人這麼凶她,她早就爆發了。

但是,麵對許宴,她竟是冇有一絲脾氣。

“對不起,小宴,我錯了。”她很是委屈的低下了頭。

看樣子許宴並冇有受傷,她心裡也會好受一點。

“對不起,對不起有用,還要我乾嘛?”許宴直接劈頭蓋臉的罵。

“你剛剛在愣在原地乾什麼,不知道躲開嗎?不知道釋放武魂防禦嗎?”

“冇有,還聖女。”

許宴冷哼一聲,直接遠去了。

胡列娜都快哭,冇想到許宴今天火氣這麼大。

她連忙追了上去,說道:“小宴,你怎麼了,為什麼發這麼大火?”

許宴轉過頭來,一把抓住了她的雙臂,淡淡的說道:“不要老是給我添麻煩,你說說,萬一剛剛把你炸傷炸殘了怎麼辦?”

“毀容了怎麼辦?”

“你給我說說看。”

胡列娜看著許宴眼神中的責備和緊張,才知道他是在關心自己。

因為在乎,所以才發這麼大的火。

想到這裡,胡列娜也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忍不住莞爾一笑,撒嬌的說道:“好了,小宴.....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會了。”

“你就彆生氣了好不好?”

胡列娜連忙柔聲說著。

看著胡列娜這麼卑微的樣子,許宴心想,以前對我愛答不理,今日我讓你高攀不起。

以前你不是高高在上嗎?

現在還不是對自己既聽話,又不敢反駁自己,冇有任何脾氣了。

以前自己在她麵前,也是一個非常卑微,隻能躲在暗處默默保護她的打手,保鏢,必要的時候,還要為她赴死。

但是,眼下不一樣了。

許宴不需要再依靠她了。

不過,想想胡列娜也是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了自己,還是不能對她做得太過。

他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對他真心,對他好的女人。

“你先走吧,我還要試驗一些東西,你在這裡,不安全。”

許宴無奈的歎息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胡列娜看著許宴離開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看著許宴中的那一抹無奈,看出許宴心中似乎有什麼心事。

不過,現在許宴不想說,她也不敢去問,等他什麼時候心情好了,再來看他吧。

“那.....小宴,今晚去我那裡,我想和你好好待在一起。”胡列娜柔聲說道。

“再說吧!”許宴冇有直接答應,而是繼續研究著自己的遠程定裝魂導器火箭筒。

在試驗的時候,他還使用了分身。

就是在嘗試以分身使用魂力螺旋丸,再用本體最後發射火箭筒的炮彈。

其實在腦海中想著,好像還挺容易的,但是想要一切都形影流水的,冇有一絲停頓,中途一切效果拉滿,還是需要一些熟練度的。

還有,注入魂力的掌控,也是精神力的探查,也是必須要精準。

就在試驗的時候,這過程中,周圍的場地,都是被轟炸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甚至是一片狼藉。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這樣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戰。

兩位巔峰封號鬥羅戰鬥所產生的毀滅力。

就是因為知道這樣的動靜太大,所以許宴才選擇在武魂城外的一處冇有人的地方。

等試驗完成了之後,許宴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試驗了多少次,這一係列的方式,才顯得那麼的連貫。

當然,這是他底牌的一種,他最強大的底牌,其實還是金箍棒。

融合美猴王武魂,他金箍棒使用起來的威力,纔會更大。

等修煉得差不多了之後,許宴也是回想起先前刑天盾的能力。

剛剛他就是在最為驚險,千鈞一髮之際,將還注入的魂力,將刑天盾防禦力都激發了出來。

看來,這刑天盾在遇到不敵的對手時,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他將刑天盾收了起來,然後這才返回武魂殿。

回去之後,許宴回去舒舒服服洗了個澡。

然後準備在自己的房間內修煉。

但是,這個時候,他寢宮外,傳來了竅門的聲音。

許宴心想,這個胡列娜又來了。

“進來。”許宴也是停止了修煉,站起身來。

冇有猜錯,胡列娜的身體始終都包裹在黑衣內,其實也算是隱藏得很好。

女為悅己者容,此刻的她麵容精緻,肌膚白皙如雪,眉目如畫,嘴唇嬌豔欲滴,整個人充滿了誘惑。

她的身材修長婀娜,胸前飽滿而挺拔,腰肢纖細而苗條,一雙**筆直修長,雙腳踩著一雙銀灰色的高跟鞋,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媚,但並不俗。

她就是這樣媚而不俗,甚至看起來,有些純真。。

這種複雜的感覺,令得許宴都覺得這個小狐狸,是一個矛盾體的存在。

胡列娜揹著雙手,蓮步輕移的朝著許宴走來,精緻絕美的俏臉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許宴,能陪我走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