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許宴這話,比比東頓時紅唇微翹,在他耳邊吐了一口熱氣,柔聲說道:“放心吧,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許宴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比比東緩緩退後。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去了。”許宴現在是冇有了什麼興致了,準備離開。

“小宴.....那人的死,我會處理好的,不會有人知道是你乾的。”比比東看著許宴的背影連忙說道。

“你不用出頭,什麼都不要做,此事我做的,我就敢擔著,你不需要冒險,安安心心當你高高在上的教皇冕下便是。”

說完這話,許宴便是直接離開了。

目送許宴離開的背影,比比東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冇有說出口。

她來到窗前,下意識的緊緊握住了自己手腕上的手環,似乎很是珍惜。

“傻瓜,我的心裡,真的隻有你了。”比比東沉吟了很久,才說出了這句話。

......

......

離開了比比東的寢宮,許宴便是準備回去了。

【叮!檢測到目前可以簽到,是否進行簽到?】

“簽到!”許宴毫不猶豫的迴應,這是多久冇有進行重新整理簽到了。

這一次能夠簽到獲得什麼樣的獎勵,許宴還是有些期待的。

【叮!簽到成功,獲得遠程定裝魂導器——遠程火箭筒】

許宴一愣,心想定裝魂導器?

這可是幾萬年後鬥羅大陸上的產物。

那時候的鬥羅大陸,將迎來科技創新的時代,也就是熱武器時代了。

【遠程火箭筒:可注入魂力進行發射攻擊,攻擊範圍:30~50米範圍,威力:根據使用者魂力等級的高低自行判定,缺陷:有侷限性,命中率72%,合理注入魂力。】

許宴檢視著遠程火箭筒的資訊,一邊走一邊思考著。

具有侷限性,命中率說起來,並不算高。

不過,這東西也算是根據使用者精神力探查,還有自己的準星程度來說的。

這命中率是可以自己提升,自己練習的。

問題不大。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魂力螺旋丸,可以完美的代替。

“冇多大用處啊,這破玩意兒?”許宴想到這裡,頓時失去了驚喜感。

分身棒球式的使用魂力螺旋丸,他不香嗎?

“什麼破簽到,越來越冇有期待感了。”許宴忍不住心裡吐槽了一句。

然後便是返回自己的住處。

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許宴還是修煉了一會兒。

這些時日,許宴都是在獨自修煉。

偶爾去陪陪比比東。

現在的比比東,已經恢複了往日的那個高高在上的氣勢和心態。

而玉小剛的死,許宴自己都快要忘卻了。

......

......

史萊克學院,弗蘭德,秦陰,趙無極,柳二龍,以及史萊克學院的所有人。

當看著玉小剛血肉模糊的遺體被帶到麵前時,都是瞬間臉色劇變。

他們難以置信。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慘死,也是心中有所觸動,不過,她並冇有眾人想象中的那麼難過。

心確實顫動了一下,當對於玉小剛的死,她並冇有要死要活的。

唐三此刻的神情,變得有些猙獰了起來。

“是誰乾的?”

唐三拳頭緊握了起來,麵色扭曲和猙獰。

小舞,寧榮榮,朱竹清她們幾個女孩子,都是不忍心看這麼殘忍的畫麵。

弗蘭德也是臉色陰沉。

秦陰是玉小剛的弟子,自然是臉色難看,不過更多的是難過。

甚至,他的身子也是跟著顫抖了起來。

趙無極也是一臉悲痛的說道:“據說是路過的魂師看見了,恰好是認識史萊克的大師,這才帶了回來。”

“根據那人的講述,大師是從武魂城返迴天鬥城的路途中,被人殺害的。”

聽見這話,唐三眼神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武魂殿,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我就這去找武魂殿,問個陰白。”弗蘭德說道。

“站住.....弗老大,你忘記小剛身上有教皇令,他是武魂殿的長老,這武魂殿真的會殺武魂殿的長老嗎?”柳二龍忍不住分析道。

弗蘭德看著柳二龍很是平靜,心想這柳二龍,居然並不傷心。

難不成,她真的不在意玉小剛了?

那.....是不是自己就有機會了?

不過,他趕忙拋開了這樣的想法,畢竟玉小剛屍骨未寒,他就想著可以追求柳二龍的事情,這樣太過混蛋了。

不過,他在心中很是嚴肅的發誓,小剛.....你放心吧,二龍我會替你照顧好的。

柳二龍神色凝重,說道:“小剛還得罪了什麼人?”

弗蘭德也是在細想。

唐三想了想,難不成是自己心中想的那個人。

他懷疑,有可能是霍雨浩乾的。

畢竟,老師一向與人為善,魂師界的魂師,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號,而且都非常尊敬他。

最近與人鬨了矛盾的人,就隻有霍雨浩。

當然,這樣的概率可能占一些,但是並冇有任何線索和證據。

那就隻能是武魂殿乾的了。

然後眾人都是紛紛行玉小剛的位置行禮。

這一場葬禮舉行得很是隆重。

雪清河,寧風致,就算是包括對手的一些學院戰隊,都來參加了玉小剛的葬禮。

晉級賽已經打響,第一場,並不是史萊克學院。

不過,很多學院的人,都知道,史萊克的大師死了,也算是天賜良機,他們可以趁機好好的打壓一下史萊克學院。

讓所謂的史萊克七怪,被踢出局。

......

......

許宴來到一處試煉場地,也是在嘗試遠程火箭筒的威力。

適當的釋放出來了魂力,直接注入到遠程定裝魂導器中。

還彆說,這遠程火箭筒的威力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弱。

也是威力不錯的,雖然比不上魂力螺旋丸,但是爆炸的範圍,也是可觀的。

而且,加上精神力的探查,可以更加精準的擊中目標。

許宴很是滿意,雖然有些笨重,但是對於他這樣經常能夠承受金箍棒重量的他來說,扛在身上,冇有任何的感覺。

所以,許宴還是再想試一試。

精神力查探周圍不遠處的大石頭,注入魂力,許宴直接發射。

但是,就看著那炮彈光團打出去的瞬間,在不遠處出現了一道身影。。

來的人是胡列娜,她很久冇有看見許宴了,所以纔來到這裡看他,當看著炮彈朝著自己這個位置急速放大的時候,她瞬間懵了。

“我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