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柳二龍說他又老又矬,冇有眼前這個年輕能夠討他歡心。

加上唐三最愛的小舞,居然被這個人給搶走了。

所以,他才毅然決然的來到武魂殿,想著憑藉自己與比比東的舊情,可以讓她不要收下許宴作為武魂殿的人。

但是,令他萬萬冇有想到的是,許宴打一開始就是武魂殿的人。

他騙了史萊克所有人,就連他都瞞過了。

他真的騙得自己和大家好苦啊!

最可笑的是,自己還想讓比比東在許宴前來加入武魂殿的時候,直接殺了這個人。

現在想起來,玉小剛覺得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可笑。

冇有經過深思熟慮,當他升起前來武魂殿的念頭時,就已經走向死亡了。

“說到挖牆腳的事情,這裡我覺得可以稍微展開一些來聊聊。”

許宴走過來的步伐,停頓了一下,麵帶微笑的看著玉小剛,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自打我出現以後,柳二龍對你的態度,直線下滑,甚至還很厭惡你。”

“你有冇有想過是什麼原因?”

玉小剛眉頭緊鎖,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你不是還找過我幾次,想讓我幫你勸勸她嗎?”許宴戲謔的看著玉小剛,有些時候,心裡上衝擊,效果會更加。

欲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許宴相信,隻要自己將這一真相說出來,玉小剛的心態肯定直接爆炸,當場崩潰。

“簡單來說,柳二龍對我的喜歡,其實也是我使了那麼一點點的手段,小舞,寧榮榮,朱竹清,包括絳珠,她們都是如此,而柳二龍,似乎比我想象中的瘋狂。”

“你讓我幫你勸她,我勸她了,隻不過,是在床上幫你勸她的。”

許宴歪嘴一笑。

歪嘴戰神,嘴遁最強一擊!

聽見許宴這話,玉小剛頓時瞳孔緊縮,他有些不相信的搖了搖頭。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玉小剛退後了一步。

他瞬間釋放出了武魂。

他的武魂是羅三炮,藍電霸王龍武魂發生惡性負麵變異而來,就是一頭看起來蠢萌的豬。

看著玉小剛似乎要動手了,許宴手中金箍棒直接揮舞起來,瞬間變成宛如撐起天地的擎天柱一般。

直接對著玉小剛這裡,直接轟擊而下。

嗡嗡!

經過實力的提升,許宴使用金箍棒的能力也是暴漲,其他瞳術能力,美猴王武魂能力很強,但是原有的金箍棒,也是更強。

他都冇有釋放出武魂,直接一棍子站在遠處打下來。

那恐怖的氣壓,擠壓著空氣不停的扭曲,那羅三炮還未釋放出魂技,便是直接轟碎。

玉小剛感覺身體上,有著莫名的鎮壓之力。

他現在才知道,現在的許宴到底是有多強。

而許宴,雖然打封號鬥羅很是費勁,甚至會被碾壓,但是對付玉小剛這樣層次的魂師,其實都不用釋放出武魂的。

那沉重的壓力鎮壓下來,直接將玉小剛壓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所跪之處,都是凹陷,塌陷了下去。

玉小剛隻感覺胸口一悶,喉口一甜,一大口鮮血吐出來。

許宴並冇有此刻將他殺死,而是立刻收回金箍棒。

緩緩來到玉小剛麵前。

“你不信我說的話,沒關係,你可以稍微仔細的回想一下,為什麼我一回來,她便對你態度好了一些,那是因為我在她麵前吹了一口枕邊風,畢竟是苦苦求我的嘛大師!”

玉小剛惡狠狠的盯著許宴,說道:“卑鄙,無恥.....”

許宴麵色一冷,直接走過來一腳踢在了他的臉上,將他踢飛,直接翻滾了幾圈,牙齒都被打掉了幾顆。

“你清高,你了不起,你拿著東兒給你的教皇令,來到武魂殿告我黑狀,還讓她殺我?”

許宴一腳踩在他的臉上,冷冷的說道:“背後說我壞話,摸黑我,是你應該做出的事情嗎?我高尚的大師.....你的智慧呢?”

玉小剛被踩著不停的痛吟,他冷冷的說道:“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哼,你要將你打得魂飛魄散,連做鬼的機會都冇有。”

許宴說道:“比比東也被睡了,柳二龍也被我睡了,玉小剛.....你清高,你癡情,不過.....現在的你什麼都得不到了。”

玉小剛聽見許宴這話,頓時氣急攻心,又是一大口鮮血吐出來。

許宴來到玉小剛的麵前,淡淡的說道:“彆怪我心狠,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不來武魂殿,什麼事都冇有。”

“還有.....東兒.....二龍姐姐.....都很潤!”

說完這話,許宴緩緩站起身來。

玉小剛氣得青筋直冒,最後一口鮮血吐出來。

許宴麵色一狠,直接一棍子重重的打下去。

砰!

玉小剛所在的地方,鮮血濺射。

那原地站著的馬車,也是在這一生爆炸之後,被嚇得連忙拖著空車跑了。

此刻的玉小剛,當場去世。

做好了這些之後,許宴這才收回金箍棒,看著自己身上,並冇有沾染到血跡,頭也冇回的飛昇而起。

在他飛向半空中的時候,筋鬥雲直接飛來,馱著他直接飛行遠去。

而此刻,玉小剛死掉的畫麵,已經是血肉模糊,但是那衣衫,還有鞋子,都能夠看得見。

......

......

天鬥城,史萊克學院試煉地。

秦陰,趙無極,看著現在史萊克七怪的訓練。

玉小剛已經走了一兩天了,還不見回來。

而此刻正在訓練的唐三,突然感覺到心口一痛,似乎有著什麼不好的預感。

唐三停止修煉,站起身來,朝著柳二龍走去:“二龍老師,老師他怎麼不見了?”

柳二龍微微皺眉,看了看天色,玉小剛已經失蹤了一段時間,這晉級賽馬上就開始,他居然缺席。

“你修煉你自己的,難不成,冇了你的老師,你就不修煉了,我.....還有秦陰,趙無極就不能指導你們了?”柳二龍冇好氣的說道。

唐三自是不敢頂嘴,這纔沒有說什麼。。

當柳二龍轉身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眼睛掉下了什麼東西,她還以為下雨了。

她抬頭望天,發現並冇有下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知為何,自己竟是流下了一滴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