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比比東自身魂力雄厚,是封號鬥羅的實力,她這隻手,早就廢了。

裡麵肯定是粉碎性骨折。

許宴見狀,麵色冰冷,不過,還是收手了。

他收回金箍棒。

比比東也是收回了魂力,她的一隻手現在吊著,就好像斷了一樣。

玉小剛感覺到比比東的手似乎是受傷了,他想來攙扶比比東。

“東兒....”

“滾!”

許宴一拳打在他的臉上,直接將他打出幾米開外,在地上連續翻滾了幾圈,這才停下來。

他的那一半邊臉,已經臃腫了。

許宴連忙攙扶住了比比東。

比比東看著許宴過來攙扶自己,連忙用手抓住了許宴,連忙說道:“小宴,不要殺他,不能讓他死在武魂殿,臟了我的教皇殿。”

許宴看著比比東的眼神中,似乎有著懇求的神情。

從來冇有看見這麼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女人,露出這麼柔弱的樣子。

還好現在教皇殿內,菊鬥羅和鬼鬥羅不在,胡列娜不在,若是讓他們看見比比東這樣,怕是會覺得,他們尊敬的教皇冕下,太卑微了。

“你.....實在太卑微了。”許宴伸手,撐起她的下巴,問道:“老師....你對他還是有情分的,你還愛他?”

“不不.....不是這樣的,小宴,我已經說了,我與他的情分早已經斷了,已經形同陌路。”比比東也是怕許宴多想,所以連忙解釋。

許宴歎息一聲,說道:“好,我可以答應暫時不對他動手。”

不在武魂殿動手,我可以在武魂城外麵動手。

許宴心中這樣想著,玉小剛是絕對不能留了。

他喵的,他敢跑來武魂殿,讓比比東可以動手殺了自己。

這誰能忍?

且不說比比東會不會動手的問題,就單單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玉小剛這老六真的是很噁心。

又渣又噁心!

比比東看著不遠處,有些狼狽爬起來的玉小剛,冷聲喝道:“你還不快滾!”

玉小剛看了一眼比比東,再看了一眼許宴,最終還是什麼話都冇有說,有些目光呆滯的走出大殿。

目送玉小剛的離開,比比東看著此刻的許宴,似乎並冇有看玉小剛離開,而是看著自己。

“小宴,我.....”比比東此刻不知道怎麼麵對眼前的許宴。

畢竟一個是曾經深愛過的男人,而眼前的男人,是現在以及未來,自己深愛的男人。

許宴看著比比東似乎很難過的神情,將她攙扶起來,說道:“我想扶你回去吧。”

“你在怪我嗎?”

比比東冇有起身,而是眼神溫和的看向許宴。

“我冇有。”許宴心想,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維護這狗賊,你這蠢女人,到底是不是老子喜歡的那個比比東啊!

“小宴....你怪我也冇有關係,但是請你相信我,現在以及未來,我的心裡隻有你。”比比東連忙說道。

“夠了,彆說了。”許宴連忙喝止道。

然後許宴麵色一冷,直接將她抱起來。

許宴心想這老北鼻還是有些重量的。

身材很豐滿,所以體重比起小舞,寧榮榮較小的少女,確實份量要重了很多。

但是,許宴抱起他,完全不費任何力氣。

他快速的朝著比比東的寢宮走去。

來到比比東的房間內,許宴直接很有力道將她放在床榻上。

看著此刻非常嚴肅冷淡的許宴,比比東不僅不敢說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平日裡的她,可不是這樣的。

許宴對著比比東說道:“你躺一會兒,我去給你打點水。”

說著,許宴便是直接進入了浴室,他立刻使用分身,而本體則是出去了。

放過玉小剛,那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的。

分身此刻正在為比比東打水。

而比比東隻是簡單的脫臼,並未造成骨骼的損傷,她自己都可以掰回來。

所以,許宴纔會這麼放心的離開。

許宴出了比比東的寢宮之後,腳踏筋鬥雲,先一步來到玉小剛回去的必經之路。

玉小剛坐在馬車內,經過一處山穀之中。

這裡,便是之後唐三一行人,前往武魂城參加總決賽途中的山穀。

看著馬車緩緩使來,在不遠處半山腰等候多時的許宴,緩緩站起身來。

筋鬥雲都在武魂城和天鬥城跑了數個來回,玉小剛坐著馬車才走到一般路程。

可以想象這普通的交通工具,到底是有多慢。

而他的筋鬥雲,完全是一個Bug一般的存在。

許宴一躍,就像是天神降臨一般,落在正在行駛的馬車前麵。

單手一招,金箍棒在旋轉間半大,落在許宴的手中,緊握的一瞬間,重重的跺在了地上。

“咚!”

一聲低沉的悶響,整個山穀間,都是輕微的顫抖了一番。

駕車的車伕,看著麵前出現的許宴,也是拉緊了韁繩,馬兒不停的低鳴,有些被嚇到了。

此刻,坐在馬車中的玉小剛,也是感覺到了不對勁。

當馬車停下來之後,玉小剛這才走出馬車。

車伕看著許宴似乎眼神中攜帶著一抹冷意,嚇到連忙跳車跑了。

玉小剛看著麵前熟悉的少年身影,說道:“你居然追來了。”

“當然,本來想讓你不能活著走出武魂殿,但是想想東兒說得對,不能讓你弄臟了教皇殿,弄臟了武魂殿。”許宴淡淡的說道。

玉小剛麵色平靜,雖然一邊臉還有些臃腫,但是他似乎感覺不到疼痛。

“交代一下你的遺言吧。”許宴麵色淡漠的看著玉小剛,一步步走過來。

“你到底是誰?”玉小剛看著許宴,低聲問道。

他自知已經冇有活路了,但是聽見比比東叫他小宴,那他的名字,便不是所謂的霍雨浩了。

“稍微簡單的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許宴,是專門送你歸西的,唐三....我也會好好的收拾他。”許宴淡然的說著,一步步走過來。

“許宴!”玉小剛神色凝重,繼續追問:“你是什麼時候加入武魂殿的?”。

“我其實一開始,就是武魂殿的人,加入史萊克學院,隻是為了挖你的牆角!”許宴說道。

玉小剛拳頭緊握,他似乎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