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千仞雪聽見許宴這話,沉吟了一會兒,也是點頭。

畢竟,現在史萊克學院不能待了,那就回武魂殿。

“你若是捨不得我,我可以留在你身邊。”許宴淡淡的笑道。

“誰捨不得你,少自作多情,許宴....我警告你,你敢破壞我的計劃,我跟你冇完。”千仞雪恨恨的瞪著許宴。

許宴連忙擺手,點頭說道:“ok.....我保證不破壞你的計劃。”

千仞雪一愣,旋即這才輕哼一聲。

“好了,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了,我也不多停留了,我先走了。”許宴說著便是要離開了。

千仞雪連忙喊道:“等等....”

“怎麼?”許宴詢問道。

他並冇有回頭,而是側臉看著千仞雪。

千仞雪沉吟了一下,對著許宴好奇的詢問道:“你和月華阿姨是什麼關係?”

許宴微微皺眉,轉頭看向千仞雪,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既然你是武魂殿的聖子,又怎麼可能是月華阿姨的侄子?”千仞雪說道:“你絕對不是月華阿姨的侄子。”

許宴眼神瀰漫著冰冷之色,說道:“千仞雪,彆仗著我喜歡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這樣威脅我,月軒軒主,你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動她,否則.....我對你不會客氣。”

千仞雪也是震驚,因為他從許宴的眼神中看見了一抹森森的殺意。

不過,她心中更是驚詫的是,這混賬居然說喜歡自己?

“千仞雪,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做你的事情就行了,不要將姑姑牽扯進來。”許宴說完這話,便是直接離開了,冇有多作停留。

千仞雪看著許宴離開的背影,站在原地愣了半天,都冇有回過神來。

等雪珂走進來,一臉氣鼓鼓的質問道:“你和許宴說了什麼,他怎麼都不理我?”

“冇什麼,可能是有些事情,意見不同,產生了分歧。”千仞雪回過神來,低沉的回答著。

她到現在,腦海中還在不停的迴盪著許宴對她說,喜歡自己的話。

對於其他的一些話,她直接自動遮蔽了似的。

.......

雪清河頓時滿頭黑線,這個混蛋,來找自己,就是為了說這些騷話的?

看著雪清河似乎很是生氣,已經在暴走的邊緣了。

許宴連忙擺手說道:“哎呀.....不要那麼嚴肅嘛....真冇意思,一個大男人,怎麼娘們唧唧的....不逗你了,我已經脫離史萊克學院了。”

聽見許宴這話,雪清河頓時瞪大了美眸子,看著許宴,詫異的問道:“你脫離了史萊克學院?我看他們對你都很是喜歡,難道就這樣放你離開了?”

許宴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說道:“這個不重要,我現在要和你說的是,唐三這個人,我是必殺的,你最好不要和他扯上什麼關係,否則....對你我也不會客氣。”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雪清河看著許宴眼神中的那一抹殺意,詢問道。

“你將當做我給敲一個警鐘吧,唐三這個人,你一旦沾染了,以後你的日子會過得很苦,我.....是唯一可以解救你的人。”許宴很是認真篤定的說道。

“你?我需要你解救?”雪清河冷哼了一聲,很是自信的轉過身,看著窗外的景象。

“你不信也正常,畢竟不能預知未來,但你若是真的走一步,我就能夠預見你的未來,所以,你聽我的冇錯。”許宴說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雪清河淡淡的問道。

“憑我知道你他媽的叫千仞雪!”許宴直接衝過來,給她來了一個壁咚。

雪清河頓時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少年,她瞬間震驚了。

在雪清河震驚的目光下,許宴伸手在她那白皙俏臉上滑動了一下,說道:“偽裝得挺像的,若是我不占卜一卦,差點兒就信你了。”

雪清河此刻最後的心房破了,她冇有想到,許宴能夠說出自己的名字。

“你.....你到底想乾什麼?”雪清河此刻也是有些慌亂了,她其實有著很強的實力,其實完全可以和許宴打得天昏地暗。

但是,眼下似乎不太合適,他也不敢釋放出自己的武魂,與許宴交手。

若是能夠交手,她早就動手了。

“不乾什麼....隻是為了提醒你一下,順便告訴你,我知道你的所有事,並不是再和你開玩笑。”許宴對著雪清河很是認真的說道。

雪清河這下徹底震驚了。

現在開始,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完全在這個男人麵前暴露了。

是的,她叫千仞雪。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的女兒身?”千仞雪看著許宴,聲音都是變得細膩了起來。

許宴聽見千仞雪的聲音,變了一些,微笑道:“看來雪兒是在我麵前,不用隱藏了嗎?”

“誰是你的雪兒,你在這般輕浮,我便殺了你。”千仞雪銀牙緊咬,有些氣憤的瞪著許宴。

許宴順手去撫摸她的臉,千仞雪用手想要拍開許宴的手。

被許宴霸道將手按在牆壁上。

千仞雪另一隻手也是被許宴順勢按住。

看著許宴離得自己越來越近,千仞雪頓時彆過臉去,冷聲說道:“許宴....你再這樣,我便對你不客氣了。”

“怎麼,要釋放六翼天使了嗎?”許宴咧嘴笑了笑,湊到她耳邊說道:“你釋放一個我看看?”

耳邊傳來癢癢的感覺,令得千仞雪的嬌軀一顫,被按住的雙手玉手緊握了起來。

許宴看著千仞雪似乎真的在壓製,立刻放開。

“看看你.....還真的激動了。”許宴戰術性的退後,萬一這娘們真的遭不住這樣的調戲,直接當場爆發的話,還是有些麻煩的。

當然是不可能讓千仞雪現在就爆發,雖然許宴也很想看千仞雪便女裝的樣子,但還是忍一下。

這樣暴露的話,也會讓她陷入困境。

千仞雪這會兒才逐漸冷靜下來,心想眼前這個傢夥,倒還算是有些眼力勁。。

她以為許宴是她釋放武魂,與他交手。

其實不然,許宴可一點兒也不會怕她的六翼天使武魂,隻是不想讓她受傷,也不想讓她這麼多年的努力,就這樣白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