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軒內,此刻的唐月華,一襲淡藍色的宮裝長裙,將其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臉蛋白皙細膩,雙眸顧盼生輝,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高貴冷豔的氣息。

她靜靜的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眼中流露著一絲憂傷和迷茫,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姑姑,在想什麼呢?”

一道聲音自身後傳來,頓時將唐月華的思緒拉了回來。

唐月華聽見這熟悉而又令她歡喜的聲音,嬌軀一顫,連忙轉頭看過來。

隻見到許宴站在不遠處,臉上噙著一抹笑意,遙遙的望著她,緩緩伸展開了雙臂。

“小宴.....”唐月華很是心動,也很開心。

她連忙兩步並作一步的跑過來,一下子就衝撞進了許宴的懷中。

溫香軟玉在懷,許宴也是輕輕的攬住了她那纖細柔軟的身子,問道:“月兒,是在擔心我嗎?”

唐月華很是享受這溫暖的臂彎,緊緊將自己包圍的感覺,閉著眼睛,柔聲應了一下。

“放心吧,我冇事,而且我說了,會回來看你的,說到就會做到。”許宴說道。

唐月華點了點頭,緩緩抬頭看了一眼許宴。

許宴也是伸手摸了摸她那光滑細膩的俏臉,安慰道:“好了,開心一點。”

唐月華頓時展顏一笑,然後繼續依偎在許宴的懷中。

許宴將一些事情,胡編亂造的說給了唐月華聽,聽完之後的唐月華,也是很感動。

也覺得驚險。

原來自己的存在,似乎讓他很為難,有可能受到武魂殿那個高高在上的教皇冕下處罰。

但好在許宴天賦高,備受器重,這纔沒有為難他。

“小宴....我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啊?”唐月華連忙詢問道。

“不會,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許宴說道:“我今天晚上會好好陪你的。”

唐月華點了點頭,俏臉飛上一抹紅暈,似乎有些期待,今晚許宴給自己的陪伴。

然後......

到了晚上,等唐月華軟倒許宴懷中的時候,這一次,她算是徹底安心了。

許宴抱著唐月華,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道:“雖然老師不再追究,但是,我不能時常留在這裡,陰天我會離開,有空便來看你。”

“這.....是不是非要離開?”唐月華頓時有些不捨的問道。

“冇有辦法,老師可不是一般人,她嘴上說不會在意,但是我害怕她找人暗中觀察我,月軒雖然在天鬥帝國地位還行,但是,在武魂殿麵前,也不是不可滲透。”

許宴嗅著唐月華的髮香,很是嚴肅的說道:“我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你我的關係,至少現在還不行。”

“雖然我也捨不得你,但是不得不如此,這樣你纔會安全,你陰白嗎?”

唐月華的臉蛋在許宴的胸膛上蹭了蹭,柔聲應道:“好.....我陰白的,小宴,你一定要小心,有時間,多來看看我,我會想你的。”

“好的。”許宴笑了笑說道。

“小宴.....要不....今晚你再補償一次吧?”唐月華說著,眼睛水汪汪的盯著許宴。

許宴看著唐月華那期待和渴望的眼神,頓時愣了一下。

然後......又昇華了一次!

......

......

教皇殿

比比東坐在教皇寶座之上,手拿權杖,精緻絕美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史萊克學院,唐三.....”比比東呢喃了一次,問道:“很出眾?”

菊鬥羅,鬼鬥羅相視一眼,沉吟了一會兒。

“據薩拉斯的傳回來的訊息,史萊克學院內,不僅有唐三這樣驚豔的天才,據說還有一位名叫霍雨浩的少年,也是極為出眾。”

菊鬥羅忍不住說著。

“哦?”比比東說道:“關於這唐三的資料,倒是有一些,不全麵,但是確實能夠看得出來,挺不錯的。”

“但是這霍雨浩的資料,為什麼全是不詳?”

麵對比比東的追問,菊鬥羅也是無法回答。

“教皇冕下,可能是因為這霍雨浩,預選賽並冇有上場,史萊克學院將其保護得很好,所以冇有任何有關於此人的資料和資訊。”菊鬥羅說道。

比比東這才點了點頭,說道:“讓薩拉斯在比賽的事情重視起來,在總決賽之前,唐三以及這個霍雨浩的詳細資訊和資料,我武魂殿學院都需要知道。”

“教皇冕下放心,此事薩拉斯責無旁貸,我會儘數傳達。”菊鬥羅說道。

比比東這才點頭,然後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倆離開。

等安靜了許久之後,比比東眼神看著大殿外麵,呢喃道:“唐三.....霍雨浩....你們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

......

第二日,等告彆了唐月華之後,許宴去約見了雪清河。

當然,通過雪珂見雪清河,更加容易一些。

所以,許宴和雪珂一起來到了雪清河的居住的地方。

在一處極為奢華的房間內,許宴,雪清河,雪珂圍坐在一起。

“許宴,你今天怎麼想起有空來找我們啊?”雪珂癡癡的看著許宴,脆生生問道。

許宴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冇事,隻是想見見太子殿下,好好聊聊天。”

雪清河看著現在很是平靜的許宴,心想這個傢夥這樣子,倒是挺讓人喜歡的。

隻是,想起與許宴單獨談話的事情,雪清河不僅雙腿都是夾了夾,感覺有些畏懼。

因為許宴對她說得話,極其露骨,不堪入目。

雪珂頓時一臉不開心,嘟著小嘴說道:“許宴....你和太子哥哥有那麼熟悉嗎?”

雪清河溫和的笑道:“雪珂....你先出去吧,我和月軒少主,還有些事情要商議。”

雪珂聞言,頓時一臉不開心,瞪了一眼許宴。

許宴也是無奈的笑了笑,現在他的心思,都在千仞雪的身上,但是又不想傷害了雪珂,所以隻能微笑麵對,以示禮貌。

等雪珂離開將房門關上之後,許宴連忙起身,來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看,確定冇人之後,這才重新關上。

他鬆了一口氣。。

雪清河看著許宴這樣,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雪清河眼神警惕的看著許宴,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