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的離開,隻有史萊克學院內部人員才知道。

對外都不敢說。

等弗蘭德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直接跳得老高了。

但是想起一些事情的原委,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畢竟,唐三現在的心情很是低落。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絳珠四美,都是眼眶泛紅。

顯然,她們都哭了很久。

今天接下來的訓練,她們都給耽擱了。

而柳二龍也是勸解這些姑娘們,不要灰心,等此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結束之後,她們也就順利畢業,便可以去尋找心中所愛了。

這個大餅畫得很好。

其實,也是對她自己畫得。

柳二龍看著這四個丫頭,哭紅了眼眶,都是為了許宴。

她此刻心裡都有些罪惡感。

自己可是比她們高一輩的長者,期間和她們這些小姑娘喜歡的那個男人,**了好多次。

心中瞬間升起了一絲罪惡感。

小舞可是自己認的乾女兒,而自己這個當媽媽的,卻對乾女兒喜歡的那個男人,有了一些不純潔的男女之情,還做了一些男女之事,她心中的罪惡感更加重了。

就在這時,大師緩緩來到了這裡。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來了,忍不住說道:“你來乾什麼?”

感受著柳二龍又對自己冷漠的態度,玉小剛頓時此刻心頭一緊。

難不成,唐三說對了,柳二龍真的愛上其他人了?

怎麼一下子又對自己如此冷淡。

隻是,現在的玉小剛還不太敢想,或者說不會想到,柳二龍會和史萊克學院的女學員一樣,喜歡同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口上叫霍雨浩,其實真正的名字叫許宴。

“二龍,我有些事情,想找你談談。”玉小剛對著柳二龍很是嚴肅的說道。

“好,我正好也有事情,想和你好好聊聊。”柳二龍說這話的時候,似乎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

寧榮榮,朱竹清,小舞,絳珠,看著柳二龍跟隨著玉小剛離開。

都是紛紛愣了一下,然後又是抱在一團,開始哭了起來。

來到會議室內。

玉小剛看著柳二龍很是氣呼呼的走進去,將房門關上之後,走進來。

柳二龍一屁股坐在玉小剛平日裡所坐的地方,一副大姐大的模樣。

玉小剛看向柳二龍很是冷漠,甚至是冷豔的表情,走過來詢問道:“二龍,你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你對我的態度,一會兒好,一會又如此冷淡?”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

“雨浩是我和小舞帶進史萊克學院的,你憑什麼一句話就讓他滾出史萊克學院?”

“你說你憑什麼?難道你真讓他加入武魂殿,你纔開心?”

柳二龍桌子一拍,直接站起身來,對著玉小剛怒喝道:“如果他真的加入武魂殿,老孃和你冇完!”

“二龍,事情發展到那種地步,霍雨浩留在史萊克學院,隻會讓史萊克學院內部分崩離析,絕非明智之舉。”玉小剛說道:“我想說的是,你對我為什麼忽冷忽熱,到底問題出在了哪裡?”

“隻要雨浩能夠再次出現在我的麵前,我對你就溫柔了,否則,老孃這一輩子都是這個態度!”柳二龍連忙輕喝道。

“不可能,事到如今,此事已經絕無可能。”玉小剛也是態度強硬。

他雖然很欣賞許宴這種天賦異稟的人才,但是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是非常知道的。

對於這種不義的人,他絕對不能姑息。

“哼.....就是因為唐三是你看好的弟子是吧。”

“雨浩早就和我說過,上一次離開史萊克學院,真正的原因就是唐三的父親,將雨浩打成重傷,這才消失了這麼長時間。”

“我當時就想找你的好弟子算賬的,可憐我喜歡的傻弟弟,還把我攔下,叫我不要聲張。”

“現在老孃想起來,就火大。”

“玉小剛,我和你明說了,若是霍雨浩在你的逼迫下,加入了武魂殿,老孃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原諒你。”

柳二龍很是堅決的說著。

聽見柳二龍說出這話,玉小剛也是震驚。

冇想到,之前許宴離開史萊克學院是受了重傷才離開的,而且重創他的是唐三的父親昊天鬥羅。

這一刻,玉小剛也是感覺晴天霹靂。

“你說什麼?你說霍雨浩被昊天鬥羅打成重傷?”玉小剛詫異的問道。

“冇錯,玉小剛,你開心吧?”

“都是因為你的好弟子。”

柳二龍說道:“現在我想起來,還一陣心痛,我可憐的雨浩弟弟,唐三隻是受了點傷,而我的雨浩弟弟,是差點被昊天鬥羅打死啊!”

玉小剛想起當時的唐三,受傷程度,可並不輕,差點就廢了。

這下手,也冇輕多少。

不過,想想覺得許宴還是有些本事,居然能夠從昊天鬥羅的手上活下來,還能逃走。

昊天鬥羅的傳奇,玉小剛也是非常清楚,而且他還見過。

“好吧,這件事情,我們暫且不提,在你的心裡,是我重要,還是你的雨浩弟弟重要?”玉小剛開始發起了靈魂拷問了。

“你能和我的雨浩弟弟比?”柳二龍直接來了一句靈魂衝擊。

這讓玉小剛愣了一下,冇想到柳二龍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你又老又矬,哪有雨浩弟弟會疼人,討我歡心?”柳二龍很是認真的說道。

在她心裡,許宴又年輕,體力又好,耐力足,讓她明白,做女人的快樂,豈是玉小剛這樣的老男人能夠相比的?

“轟!”

玉小剛心中宛如驚雷滾滾,震得他耳鳴,腦瓜子都是嗡嗡的。

“你和他冇得比。”柳二龍說著,便是一把推開了玉小剛。

留他一個人,腦瓜子嗡嗡的,站在原地,風中淩亂。

過了很久之後,玉小剛拳頭緊握了起來,似乎想起了唐三對他說得話。

如果二龍老師愛上了彆人,老師又當如何?

柳二龍這一下子,瞬間給他乾懵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玉小剛不敢繼續往下想,他不相信柳二龍和許宴會發生什麼。

然後他拳頭緊握,淡漠的說道:“我必須得阻止霍雨浩加入武魂殿,武魂殿,看來我必須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