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宴腳踏筋鬥雲,速度非常快,幾乎上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看著許宴離開的瞬間,小舞,寧榮榮,朱竹清感覺心的碎了。

柳二龍瞬間在心中不捨,但是看見許宴使用這樣的能力,都感覺許宴好像是一個神。

畢竟,這腳踏雲朵的本事,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這是他的魂技嗎?”柳二龍在心中暗想。

在試煉場地一處叢林之中。

唐三獨自一個人,坐在石頭上。

腦海中,全是小舞那張美麗的臉龐。

她的一顰一笑,都是那麼令他魂牽夢縈。

可是當許宴的臉龐出現在腦海中的時候,唐三袖中拳頭立刻緊握了起來。

他在心裡,有恨意,也有失落。

他恨許宴的出現。

他恨許宴奪走了他的妹妹,他的愛人。

他心裡非常的恨。

怒火中燒。

可是在此刻,唐三又無法發泄出來,隻能默默忍受。

因為他不是許宴的對手,他的修為比許宴低很多,而且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現在還是太年輕,太弱小,如果貿然行動,那麼隻能是死路一條。

他隻能靜靜的等待時機,找機會殺掉許宴。

唐三心裡非常的恨。

恨許宴奪走了小舞,也恨許宴搶走了小舞。

他恨許宴,恨小舞,也恨自己。

恨自己為什麼實力這麼弱,連自己最親的人都保護不了。

恨許宴奪走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恨許宴搶走了自己的愛人。

“霍雨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唐三暗暗在心中想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唐三也是逐漸的冷靜了下來。

回想起和許宴交手的畫麵,現在纔想起來,今日的他,有多麼不堪,有多麼的失敗。

《玄天寶錄》總綱第七條:“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黃河決於頂而麵不驚!真正的暗器大師在任何時候都有一顆冷靜的頭腦”

遇事三分靜,逢人處處春,心有城府而身自堅!榮辱不驚,臨危不亂,這是處世之道!

隻可惜,今日的他,有多麼愚蠢,多麼無能,似乎忘記了玄天寶錄對他的提醒。

回想著小舞對他的那種冷漠,還有依偎在彆人懷中,釋放溫柔的畫麵,唐三又感覺心在滴血。

就在這時候,秦陰走過來,淡淡的說道:“小三!”

唐三回頭一看,便是看向了秦陰,低聲喊道:“秦陰學長!”

秦陰坐在了唐三的身邊,溫和的笑道:“還在想今天的事情啊?”

唐三聞言,沉吟了一會兒,說道:“為什麼小舞會這樣,我到底差在哪兒了?小舞為什麼會突然喜歡上了霍雨浩?”

“秦陰學長,為什麼霍雨浩,那麼討女孩子歡心?”

秦陰被唐三這話給問住了,愣了一會兒,溫和儒雅的說道:“我又不是女人,自然不清楚她們為什麼都喜歡霍雨浩這樣的人,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此人確實過於優秀。”

“能夠提出本體武魂概念,而又身負本體武魂的少年天才。”

“小三,其實在我心裡,你和他都是一樣優秀,你擁有和他一樣,創新的能力。”

秦陰溫和的安撫著:“你一點兒也不比他差,隻是可能在對女孩子方麵,你可能不及她會討女子歡心。”

“不過,小三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得到女子的心以外,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去做。”

“你是史萊克學院優秀的少年天才,你要為史萊克學院爭取榮譽,而這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便是最好的試煉石。”

“沉溺在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之中,那是很冇有出息的,你必須立刻振作起來,晉級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一定不要分心啊!”

唐三聽聞秦陰這話,心中感覺有些難過。

心想不是你喜歡的人被搶走了,你當然可以說得這麼輕描淡寫。

就在這時,玉小剛也是走了過來。

“小三,秦陰說得不錯,你必須立刻振作起來,不能陷入到這樣的感情旋渦當中。”

玉小剛走過來,麵色嚴肅,很是義正言辭的說著。

他說得這麼嚴肅和認真,隻是還不知道,柳二龍給他已經戴上了綠帽子。

秦陰,唐三都是站起身來,對著玉小剛行禮。

“老師。”

二人異口同聲的喊著。

玉小剛點頭,對著秦陰說道:“我和小三有些話,想要單獨說,你先回去,安撫好其他人。”

秦陰看了一眼唐三,說道:“我先走了。”

唐三點頭。

等秦陰走了之後,玉小剛看著唐三,也是歎息一聲,拍了拍唐三的肩膀。

“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隻要小舞還冇有離開史萊克,你都還有機會,讓其迴心轉意。”玉小剛安慰著。

唐三自嘲的笑了笑,說道:“老師,小舞是不可能迴心轉意了,因為我看著她那是很冷漠,很決絕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應該是永遠失去了她!”

“小三啊,你不要這麼悲觀,況且,你現在的心態,絕對不能崩,否則你就廢了,你一定要客服這樣的心理障礙。”玉小剛很是嚴肅的說道。

“老師,我是說如果。”

“如果二龍老師愛上了彆人,老師又當如何?”唐三問出了這一句話。

不知道怎麼,玉小剛好似晴天霹靂一樣。

他瞬間給愣住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玉小剛很是態度陰確的說道。

“但如果呢?”

“這世間冇有那麼多如果,好了,無需多說,你趕緊調整好狀態,晉級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希望在比賽場上,你將是一個煥然一新,不再如此頹廢的唐三。”

玉小剛說著,便是雙手背在身後,背對著唐三。

看著玉小剛的態度如此強硬和自信,唐三終歸還是冇有繼續說下去。

他隻能點頭行禮,說道:“老師,我知道了,我會振作起來的。”

唐三離開之後,玉小剛頓時有些心驚了起來。

他想起這些日子以來,柳二龍對自己冷漠的態度。

難不成,她真的已經愛上了彆人了?

想到這裡,玉小剛覺得還是得找柳二龍好好聊聊。

而在另一邊的許宴,飛出天鬥帝國之後,饒了很大一圈,然後有返回了。

心想,這玉小剛讓自己滾,自己就真的滾了?

他喵的他以為他是誰啊!

然後,許宴原路返回,前往月軒。。

這個時候,很需要姑姑唐月華的安慰!

親親抱抱舉高高才能哄好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