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趕緊離開吧,月軒軒主不是你能見的,趕緊滾吧。”

兩位男子很是氣憤的說著。

天鬥帝國宮廷禮儀學院,裡麵的人全是貴族子弟。

在這裡,武魂殿的身份可不好使。

所以,許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砰!砰!

一棍子,許宴將二人打飛。

直接闖了進去。

“姑姑,我來了。”

許宴笑吟吟的說著。

然而就在這時候,周圍衝來了很多保護月軒的魂師,直接衝了出來。

“哪兒來的野小子,竟敢擅闖宮廷禮儀學院。”

許宴直接將金箍棒重重的跺在地上。

“我來找姑姑。”許宴說道:“月軒軒主唐月華,便是我的姑姑。”

這宮廷禮儀學院內,有許多貴族,不僅可以認識唐月華。

還可以認識可可愛愛的雪珂公主。

隻要認識了雪珂公主,就可以認識雪清河。

雪清河就是鬥羅世界的另一位女神千仞雪。

雖說現在不能直接拆穿雪清河的身份,但是可以好好的認識千仞雪。

從他在武魂殿的記憶裡,就冇有遇到千仞雪。

原主人其實也想知道千仞雪長什麼樣子。

若不是現在的他,恐怕無人知道武魂殿的少主千仞雪在什麼地方。

“抓起來。”

所有人衝過來。

不少此刻正在一處環境優美的湖邊彈奏豎琴的貴族男女,都是好奇的看著這裡。

所有魂師衝過來的時候,許宴立刻使用轉生眼。

“神羅天征!”

一股強大的斥力,將所有人震飛。

剩下的人,被許宴手中金箍棒,在一瞬間變大的時候,重重砸在地上。

一股強大的破壞力衝擊而開。

這些人瞬間被震飛。

這裡的動靜很大,致使這些學員的人,都是忍不住震驚起來。

一些魂師看見許宴,魂力等級不高,但是戰鬥力這麼迅猛,也是感覺到詫異。

一位身穿銀色宮裝長裙的女子,緩緩走出來。

乍一看去,似乎是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可她那雙眼眸卻像是看透了世間一切,絕非二十七、八歲女子所能相比,單論氣質,恐怕也隻有武魂殿教皇比比東能與之相提並論了。

不同地是,她並冇有比比東身上那份帶給人窒息般的壓力,但高貴處卻毫不遜色。

與比比東一樣,都是風韻猶存的絕世美人。

成熟韻味極重。

而她自然便是天鬥帝國宮廷禮儀學院月軒軒主唐月華。

“怎麼回事?”她語氣很是溫柔,儀態非常高貴的出場。

當看著不遠處的少年,頓時詫異。

“姑姑....姑姑。”許宴收回金箍棒,不停在遠方招手。

唐月華一愣,然後走過來,當看著許宴的模樣時,頓時一驚。

“大哥?”

唐月華眼睛不停的眨著,不由自主的喊了一聲。

“??”許宴都被這聲‘大哥’整不會了。

我叫你姑姑,你叫我大哥?這是什麼喊法?

在場一些人都是震驚。

跟隨唐月華來的兩名女子,也是詫異。

唐月華連忙收回思緒,心想這不是大哥,隻是有些神似罷了。

許宴心想,唐月華的有兩個哥哥,一個是唐三的父親唐昊,另一個就是唐嘯。

方纔她那麼喊,應該是覺得我可能和她的大哥唐嘯有些相似。

可能是像她大哥小時候吧。

許宴的年紀不過十八歲。

所以,長得比較稚嫩,不過那眼神中有股子狠勁。

除此之外,許宴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理由了。

若是這樣的話,那感情好,可以與漂亮姑姑套近乎了。

正覺得見到唐月華,應該怎麼說。

不可能直接當著她麵說,我饞你身子吧。

“你跟我來。”唐月華說著,然後轉身。

許宴對著其他魂師說道:“看見冇有,自己人。”

說完這話,許宴當著許多人直接跟著唐月華走進了大殿內。

來到一處風景秀美的地方,這裡的環境乾淨,就像是夢境一般。

唐月華站在不遠處,看著遠方的風景,問道:“看見你,我想起小時候與大哥和二哥在一起的畫麵。”

許宴心想,果然如此,冇有一點兒意外。

不過,這樣的話,那就更好了。

【叮!檢測到目前可以簽到,宿主是否簽到?】

“簽到!”許宴心中默唸。

【叮!月軒主殿內簽到成功,獲得樂器大全技能】

許宴精神一震,腦海中突然閃過很多樂器的彈奏技巧,例如豎琴,鋼琴,吉他,嗩呐.....

這讓得他有些驚詫,來到這裡居然得到了這些。

這係統果然是及時雨。

彈琴加上自己的天籟般的歌聲,泡妞就是一流啊。

這是有優先擇偶權的技能。

俗話說得好,有妞不泡,大逆不道。

他現在已經完全融合了這些樂理知識,技能也是各項全能。

這開掛的人生快樂,冇有人能夠想象得到。

見許宴乖乖的站著,和先前那衝進來的無禮,判若兩人。

唐月華這才轉身,眼神溫柔的看著許宴:“真的太像了,你叫什麼名字?”

她知道許宴不可能是唐嘯,連忙問道。

“姑姑,我叫許宴。”許宴回答道。

“許宴.....你為什麼叫我姑姑?”唐月華問道:“難不成你是唐嘯的兒子?”

但是仔細想想,唐嘯喜歡的人,是二嫂阿銀,並未結婚生子,不可能有後。

“不是,那要不我叫你姐姐吧。”許宴說道。

唐月華忍不住掩嘴笑了笑,柔聲說道:“傻孩子,你真會說話,我早已青春不在,你想如何叫就如何叫吧。”

“好的。”許宴笑道。

“姑姑,在我的心中,你就是永遠年輕漂亮,永遠十八歲,青春永駐。”

唐月華被許宴誇得心花怒放,若是其他人這般誇她,她不會如此。

可能是看見許宴,有一種親切感。

“許宴....你這樣無禮的闖進來,是為什麼?”唐月華問道。

“姑姑,我想洗滌心靈,同樣也是來看你的。”許宴說道:“我聽聞月軒學習樂理可以淨化心靈,還可以控製自己的情緒和精神力量,所以纔來的。”

“原來如此,你想學也可以,不過,這學院內的貴族子弟,可是很驕傲的,你可要自己小心啊。”唐月華柔聲說道。

“好的,謝謝姑姑。”許宴連忙低頭行禮。

“嗯,跟我來吧,我給你安排住處,陰天我便安排你學習,與這些貴族的小傢夥們一起。”唐月華說著,便是帶著許宴朝著一處閣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