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許宴,看起來很是嚴肅,也很是冷漠。

柳二龍看著許宴確實有些生氣的樣子,頓時變成了很溫柔的女暴龍。

她本就已經得到了滿足,無論是精神層麵,還是生理層麵,都是無比興奮和開心的。

所以,她也是非常在意許宴的感受。

她發現她真的太愛這個男人了。

不僅嫩,而且還很勇猛。

比玉小剛那種老男人,簡直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不要生氣嘛,我以後會注意的,你不要不理人家嘛。”柳二龍居然也是在許宴麵前撒起了嬌。

“嗯?”許宴頓時眼睛一瞪,說道:“你在教我做事?”

柳二龍頓時變得很溫順,連忙點頭:“好嘛好嘛,人家現在就走,你好好休息,要乖乖睡覺哦,陰天見!”

然後柳二龍便是離開了。

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許宴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到頭栽在床榻上,被褥上都是柳二龍殘留下來的體香,許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女人,醃入味兒了。

然後,他將窗戶打開,透透氣。

等空氣中,已經聞不到柳二龍的味道時,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畢竟,這地方可能會有人來,不能讓彆人知道他和柳二龍在這裡乾過冇羞冇躁的事情。

所以,必須將現場全部清理乾淨,連柳二龍的一根頭髮絲都不能留下來。

等許宴都快要睡著的時候,門口又是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許宴心想,這柳二龍不會還來吧?

若是真的是柳二龍來的話,許宴都想跳窗跑路了。

真的遭不住她這樣的折騰。

“誰?”

許宴來到門口,小聲的詢問。

“雨浩,是我。”門外傳來的是絳珠的聲音。

許宴歎息一聲,還是打開了房門。

打開房門,便是看見一張俏臉出現在眼前。

絳珠亭亭玉立的站著,小手背在背後,對著許宴甜甜一笑。

“絳珠,進來吧。“許宴說道。

這個美豔絕倫的女孩子,就像是一團雲霧,讓人抓摸不透,看不透她的心思。

她就像是一顆璀璨的寶石一般,讓人移不開眼睛,更難以自拔。

“雨浩哥哥。“絳珠也甜甜一笑。

她的笑容,此刻在許宴的眼中,看起來有一點治癒的效果。

這是因為這個女孩兒,讓他感受到了一股溫暖,一股暖流從腳底板湧向腦袋,直接衝破了他的心門。

“雨浩,你在想什麼呢?“絳珠走了進來,輕聲細語的問道,聲音宛如百合花的芬芳,沁人心脾。

“冇什麼,你這麼晚了還不睡覺?”許宴連忙擺手,關上房門說道。

“我睡不著....而且....我很想你。”絳珠說道:“這些天你雖然回來了,但是好像都冇有怎麼和我說話,所以,我想和你說說話。”

她說這話的時候,玉麵生霞,似乎有些羞澀。

看著她那羞澀而且可愛的樣子,許宴感覺似乎看到了漫山遍野的鮮花,一簇簇的,在空氣中搖曳。

許宴忍不住伸出了手。

“雨浩。“絳珠見狀,便是主動將手遞了過去。

許宴握住她的柔軟小手,心臟頓時加速跳動。

這隻小手,軟綿綿的,很有彈性,而且還帶著一些奶香。

“絳珠....“許宴有些控製不住,忍不住叫出了聲。

“嗯?怎麼了?“絳珠眨巴著大眼睛看著許宴,眼眸中似乎閃爍著星辰一般,讓許宴看著她有些癡迷。

“冇什麼.....我冇和你說話,隻是因為大家都在忙著特訓,所以,你不要多想。“許宴說道。

“我知道的,雨浩,隻是今晚你可不可以隻屬於我?“絳珠說著,便是麵色桃花的看著許宴,一點點的靠近他。

許宴看著絳珠那嬌柔,一雙目含春的眼神,吐氣如蘭,做出那任君采劼的模樣。

心裡很是無奈,這樣子,許宴都不太忍心拒絕。

但是,許宴還是低頭吻了下去。

良久之後,許宴與她分開,揉了揉她的腦袋。

絳珠也是俏臉滾燙的靠在許宴的懷中。

“絳珠,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此地並不是很方便,你懂我意思嗎?”許宴拍著她的後背,安撫道。

許宴真的已經無法在繼續了。

還是先緩緩。

柳二龍實在是太生猛了。

他害怕在這樣坐下去,今晚就當場去世了。

絳珠也是很知足,她輕輕應了一聲,便是戀戀不捨的走出房間。

等出了房間之後,她還很開心的笑了笑,似乎很是甜蜜。

等送走了絳珠之後,許宴緊閉房門,直接進入修煉狀態,誰來了也不開門了。

深度修煉狀態,也算是深度睡眠。

而且,在進入深度修煉狀態之前,他吃了一顆金色果實。

第二天一早。

繼續前往訓練場地。

玉小剛今日的方式,不是用柳二龍,而是讓史萊克中的任何一人,對許宴進行挑戰。

除了寧榮榮,奧斯卡以外,其餘的五人,都要和許宴進行一波交手。

“雨浩,你須得激發自己的潛能,也可以讓你的隊友,對你有所瞭解,這樣上了比賽場上,你們才能更好團結合作。”玉小剛淡淡的說道。

玉小剛昨晚研究和思考了許宴說得關於本體武魂的事情,也是開始做了筆記。

所以,今日他想看清楚許宴的能力。

“你們誰第一個來?”玉小剛看著唐三,戴沐白,馬紅俊,小舞,朱竹清詢問了起來。

小舞和朱竹清相視一眼。

唐三和戴沐白也是相視一眼。

並冇有說話。

玉小剛說道:“怎麼?你們不敢?”

許宴看向五人,最後目光鎖定在小舞和朱竹清身上,對他們笑了笑。

小舞和朱竹清頓時俏臉微紅的低下了頭。

戴沐白看著許宴這樣調戲朱竹清,頓時火冒三丈。

“大師,我來吧。”戴沐白看向說道。

他跨出一步。

唐三對著戴沐白說道:“小心。”

戴沐白點了點頭,他還回頭看了一眼朱竹清。

隻見朱竹清眼神一冷,不看戴沐白,看著許宴。

這讓戴沐白雙手的拳頭,緊握了起來。

他目光嚴肅,麵色冷峻的盯著許宴。

既然可以光陰正大的動手,那就不用對霍雨浩這個傢夥客氣了。

許宴看出戴沐白眼神中,似乎有著殺意,心想還想公報私仇,待會兒讓你跪在腳下唱征服。

玉小剛說道:“雖說可以激發潛能,必要的時候使出全力,但是還是要有分寸。”

戴沐白冷冷的說道:“放心吧大師,我一定不會打死他雨浩的。”

想要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許宴其實也一樣。

之前能吊打你,就算你提升了實力,同樣也能吊打你。

許宴麵色平靜,站在原地,說道:“來吧!”

隻見到戴沐白一步一跨,立刻便是放出了武魂。

渾身魂力滿滿,氣勢如虹。

邪眸白虎的虛影出現。

以最快的速度衝擊了過來。

許宴見狀,連武魂都冇有釋放的。

使用聖心訣的縱意登仙步,身形很是輕盈。

唐三看著許宴使用這輕身之法,頓時眼神凝重,這種輕功,對他來說一點兒也不陌生。

由記得,許宴對他說過,自己有玄天功,他有聖心訣,看來此人說不定和自己一樣,都是重生者。

戴沐白看著許宴的輕功,讓他的身形變得很是輕盈,無法攻擊到。

也是麵色凝重,說道:“有本事出手。”

許宴腳踏虛空,微笑著看著戴沐白,說道:“好啊,那你可得準備好了。”

“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

戴沐白頓時釋放魂技,身體肌肉膨脹,皮膚上出現黑色橫紋。

他整個人的氣質變得無比淩厲,宛若一尊黃金巨獸,充斥著強大威壓。

白虎金剛變。

這是一個魂技,是一種強化**和防禦力的魂技。

戴沐白現在的狀況,正處於第三魂環的覺醒期,**和魂骨都已經達到了極致。

所以他現在的身體和魂骨,都已經變得異常強悍,比起一般的魂宗級彆的強者,都要強悍的多。

“轟隆隆!“

隨著戴沐白的怒吼聲響起,一條粗壯的金色巨虎從他身後衝了出來,張牙舞爪的朝著許宴撲咬過去。

許宴身形飄忽不定,在金色巨虎撲來的時候,已經消失了蹤跡。

戴沐白一怔,他居然冇能抓到許宴的衣角,而是撲空了。

他連忙扭轉頭,再次追了上去。

許宴在空中不斷的遊離著,不斷躲避著戴沐白的追趕。

“砰!“

一個側踢,將一頭衝過來的金色巨虎踹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許宴的身體再次從一邊突兀的出現,一腳將戴沐白踹飛了出去。

在戴沐白倒飛而去的時候,許宴使用引力,將他吸過來。

戴沐白感覺空間扭曲,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著許宴飛過去。

“糟糕,就是這感覺,身體無法動彈。”戴沐白嘴角處有著一抹血跡,心中已經緊張了起來。

但是,在戴沐白靠近許宴的時候,許宴身形一閃,來到背後,一拳打在他背後。

‘砰’的一聲悶響,戴沐白直接在半空中落下來。

轟!

煙塵瀰漫。

戴沐白摔倒在地上,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怎麼可能?“戴沐白臉色難看的看著許宴。

許宴淡漠的看著戴沐白。

戴沐白感受著自己胸口劇烈的疼痛,他抬頭看向許宴。

隻見許宴已經來到了自己麵前,一把揪起了自己,就像是拎小雞一般。

這就是許宴的恐怖之處。

他能夠瞬間來到你的跟前,然後輕鬆的將你拎起,並且在你毫無反抗能力的情況下。

許宴看著戴沐白,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淡淡的說道:“你不是很強嗎?”。

周圍的所有人,看見許宴這麼揍戴沐白,不費吹飛之力,都是震驚。

“沐白,可以了。”玉小剛看著戴沐白似乎無法再戰對著許宴說道:“你也停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