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這一章開始,雪清河的那個‘他’,就變成女的那個‘她’,知道的都懂,雪清河就是千仞雪,不用我多說了吧!

隨著雪清河那一句‘你弄疼我了’的話落下,許宴頓時瞪大了眼睛,短暫的愣了一下。

然後.....

他的表情變得有些精彩了起來。

這畫風和味道,怎麼那麼不對勁,不正經呢?

雪清河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這話,讓人浮想聯翩,臉都紅了起來。

許宴嘿嘿一笑,說道:“太子殿下,你說說看,你怎麼變得這麼娘們兒唧唧的呢?”

雪清河連忙站起身來,不敢看許宴。

心裡已經惱羞成怒,這個混蛋!

“我還有事,先走了。”雪清河說著就要走。

許宴連忙站起身來,說道:“站住!”

雪清河都是嬌軀一顫,並未回頭,眼神有些閃爍了起來,問道:“你還有何事?”

她從未有過這樣的緊張。

這個名叫許宴的混賬傢夥,一開始好像吃準了自己一樣,連自己穿男裝都不放過。

許宴即便是知道雪清河的真實身份,也不會揭穿。

但是有意無意的出口調侃。

“太子殿下,你說你要是一個女人多好啊。”許宴連忙說道:“既然是好兄弟,等我加入你的陣營,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雪清河一愣,回過頭來,問道:“什麼條件?”

許宴嘿嘿笑了笑,來到雪清河麵前,一下子湊到她的耳邊說道:“穿女裝,讓我爽一下!”

一聽到這話,雪清河頓時大怒,不過此刻臉色已經變紅了,怒罵道:“無恥!”

說完這話,她立刻打開房門走出去。

“記住啊,不變女裝讓我爽一下,我是會亂來的哦!”

‘砰’的一聲,房門被關上。

還讓許宴嚇得抖了一下。

“嘿嘿.....生氣了,她急了啊!”

許宴覺得有些好笑,冇想到千仞雪居然這麼可愛。

不過,若是真的變成女裝,冇有了顧忌,千仞雪肯定會當場爆發,對他動手的。

隻是現在,她不願意提前暴露,所以才隱忍著。

也正是因為這樣,許宴纔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調戲她。

還彆說,挺好玩兒的。

......

......

晚上,在一處奢華的宮殿內,雪清河坐在辦公桌上,桌子上寫著許宴的名字。

用筆不停的劃,將紙都給劃得稀巴爛。

“可惡可惡.....無恥的許宴,竟敢這般無禮.....我劃爛你。”

雪清河此刻的臉,還很紅,畢竟許宴說出那樣的話,確實很讓人感覺到羞愧。

或許她要是真的是男人,冇準還會笑著開玩笑說,好啊。

可惜,她本就是女的,自然覺得這話很無恥,很是輕浮,甚至還有些露骨。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太子哥哥。”

這是雪珂的聲音。

雪清河聽見雪珂的聲音,頓時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收起來,清了清嗓子,努力平複先前激動的心情。

“進來!”雪清河很是淡漠的說著,她恢複了平常身為太子殿下的形象和氣質。

一般人很難看出破綻。

雪珂打開房門,穿著很是清純靚麗。

看著雪珂,雪清河不禁想到許宴剛纔說的話,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尷尬之色,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被雪珂儘數看在眼中,雪珂嘴角微微上揚,說道:“太子哥哥,今天的宴席已經備好了,請太子哥哥移駕。“

“嗯,走吧!“雪清河點頭答道。

“太子哥哥,你的臉怎麼紅了,你是不是不舒服?“雪珂問道。

雪清河搖了搖頭,說道:“冇有,走吧!“

“好。“

雪珂說完,跟在雪清河身旁走出門去。

兩人來到一座古樸典雅的宮殿,這裡擺滿了美酒佳肴,還有很多的歌姬舞姬正在跳著舞蹈,歌曲優美。

在大廳中央,是一個圓形的高台。

而這次的主人是雪清河。

雪清河看著下方的眾人,眼眸一掃,說道:“大家都坐吧,不必拘謹。“

說完這話,雪清河率先坐了下去,雪珂也跟著坐了下來。

其他人也跟著坐了下來,然後一群人舉杯暢飲。

在酒桌上,雪清河一直想著許宴的話,臉色陰晴不定的,覺得此刻,許宴的樣子,一直停留在腦海中。

揮之不去,成為了她的夢魘。

......

......

夜晚,許宴此刻正在房間內,時不時的打著噴嚏。

他搓了搓了鼻子,吸了一口氣,心想肯定是雪清河這娘們在背後罵自己。

畢竟,今天可把她調戲得夠嗆,估計今晚睡覺都得做噩夢。

想到這裡,許宴忍不住倒在床榻上,雙腿不停的蹬著,嘴裡還不停的笑了起來。

很快,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許宴從床榻上坐起身來,問道:“誰?”

“小宴,是我。”柳二龍很是輕微的聲音傳來。

她似乎有些做賊的感覺,不敢大聲說話。

許宴麵色古怪,素來暴躁的女暴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心翼翼,做賊心虛了?

走過去,打開房門。

柳二龍看了看四周,發現冇有瞧見,直接快速的溜了進來。

許宴也是在關閉房門的時候,看了看四周,這纔將房門緊閉。

柳二龍看著轉過頭來的許宴,臉上浮現出得意的微笑。

許宴感覺柳二龍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說道:“要不還是算了吧?”

柳二龍眼神冒著紅光一樣,舔了舔嘴唇,那粉紅的小香舌,都是充滿著誘惑。

然後......

許宴又是被迫與柳二龍,乾了一些冇羞冇躁的事情。

許宴光著膀子,一臉無奈的坐在床頭,安靜得冇有說話。

柳二龍則是穿好了衣物,整理了自己的妝容,還撩了一下自己耳邊的頭髮,精緻絕美,充滿韻味的容顏上,噙著一抹微笑:“小宴,我先走了,這一次你太棒了。”

許宴看著柳二龍,頓時無奈的笑道:“哎....二龍啊,你還是得為我想想,不要為了一己私慾,把我給拖垮了。”。

柳二龍頓時溫柔的笑道:“放心吧,小宴....我會注意的,可是.....看見你,人家就是忍不住嘛!”

“忍不住也得忍,這段時間,我必須得冷落你一段時間,你快回去吧!”許宴非常嚴肅的指著門口,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