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四更,還有一更,求追讀,推薦票,求月票!

玉小剛聽到許宴這話,也是忍不住思索了起來。

今天從許宴的嘴裡得到了資訊量太大了,所以他已經開始思索了起來。

“許宴.....我覺得你今天說得理論,太超前,令人感到驚豔了,你要不和我到會議室,好好的聊聊,我們詳細的交流一下。”玉小剛看向許宴說道。

許宴微笑道:“不好意思,大師,你可以將我所說的,好好記下來,回去慢慢想。”

玉小剛想了想,說道:“也好.....今天就到這裡,你們隨便,我先去了,有什麼問題,你可得幫我解惑。”

許宴表麵上答應得很好,心裡則是想,我讓你隨叫隨到,算我輸!

玉小剛還真的有些念唸叨叨的離開了。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離開了,也是忍不住詫異,心想霍雨浩這小傢夥果然厲害。

唐三對於許宴,也是刮目相待,這個人確實很優秀。

難怪,難怪小舞,寧榮榮,朱竹清,絳珠都那麼喜歡他。

這下,奧斯卡和戴沐白,更是受到了心靈上的衝擊了。

奧斯卡心想,他和寧榮榮,怕是這一輩子都冇有機會了。

有霍雨浩在,他很難討得到寧榮榮的歡心了。

戴沐白,也是同樣的想法。

柳二龍走過來,對著許宴說道:“你.....跟我過來。”

許宴一愣,心想她想乾什麼。

“你們都先回去休息,我有事情想和雨浩單獨談談。”柳二龍立刻想要將她們所有人都支開。

原本小舞,朱竹清,寧榮榮都是有些不情願。

但是,柳二龍那火爆脾氣一瞪眼,他們就全部溜走了。

柳二龍直接走向不遠處的樹林。

許宴看了看小舞,唐三,朱竹清確實都走了。

這才無奈搖頭,柳二龍你不要亂來啊!

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的。

被人看見了,那可得羞死人了。

跟著柳二龍來到一處安靜的小樹林。

許宴其實還是有些心驚膽寒的,確實不知道柳二龍要乾什麼。

來到柳二龍跟前,說道:“二龍.....”

柳二龍直接轉身走過來,一個樹咚,將許宴包圍在麵前。

二人的距離很久,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許宴屏住了呼吸,說道:“你....不要亂來。”

“雨浩,你剛剛可知道,我是多麼擔心你?”柳二龍連忙說道。

她似乎很是不開心的樣子。

“放心吧,我冇事的,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許宴溫和的說道。

柳二龍看著許宴的笑容,心一下子就軟了,感覺無法很嚴肅的對他說話了。

“你啊.....就是這麼調皮,不過....剛剛你說的什麼本體武魂,確實很厲害,我感覺那一刻的你,實在是太有魅力了。”柳二龍柔聲說道:“我剛剛,真的很想抱著你啊!”

說著這話,柳二龍還警惕的看了看周圍,發現冇有人之後,便是主動獻上香吻。

許宴先是驚訝了一下,但隨即,也就釋懷了。

這女人很是凶悍,那架勢,好像是要將他給吃掉一樣。

兩人在一起纏綿了一會兒,已經快要上壘的時候.....

“許宴,你......你不能這樣做,我們不能在這裡,你知不知道?“柳二龍在意識朦朧中,還是恢複了理智,知道在這裡不可以如此,所以她驚醒過來,強行推開了許宴,有些緊張的說道。

許宴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周圍並冇有人,這才點了點頭。

“二龍姐姐,是你先主動的,怪不得我。”許宴淡淡的笑道。

柳二龍麵色嬌紅,冇好氣的說道:“等晚上,再來收拾你。”

知道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隻是狠狠的親了這小子一下,心裡舒坦了。

就像是吃乾抹淨的架勢。

然後很是滿意的笑著離開。

許宴看著柳二龍似乎很開心的離開,心想,自己有一種被調戲,還有占便宜的感覺。

“哎.....真是人生無常啊!”許宴無奈的歎息一聲,跟著走上去。

......

......

回到他們的營地之後。

其他學院戰隊的學員都還冇有回來。

而就在這時,柳二龍和許宴來到會議室的時候,也是開始在玉小剛談論戰術下,坐下來。

玉小剛回來以後,還是要講解一些戰術。

就算是對許宴提出來的本體武魂,再如何癡迷,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得迴歸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晉級賽的一些事情上麵。

這纔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講解了一會兒,秦陰,趙無極都是非常的讚同玉小剛的一些方法。

而在這裡最重要的講解,就是關於許宴的晉級賽個人首秀。

玉小剛想的是,就看他們此次抽簽抽到那個學院戰隊。

根據對方個人戰鬥力的強弱,來判定,他該不該上場。

同時,玉小剛也是將其他的學員,儲存一些實力,壓住一些底牌。

“雨浩,你覺得如何。”玉小剛對著許宴說道。

許宴淡淡的說道:“我冇有問題,這些戰隊,有可能,我可以做到一穿七。”

“不過啊,最好那些全是女子的戰隊,我不想碰到,我這個人其實還是有些憐香惜玉的,不想做那個活該一輩子單身的直男。”許宴喘了一口大氣說道。

玉小剛想了想,說道:“比賽中,冇有男女之彆,隻有對手,雨浩,你不能有這樣的想法。”

“大師,我的意思是說,若是抽到像植物學院,天水學院這樣的戰隊,你可以派遣小舞和竹清,還有胖子,胖子是一個大直男,他對待女子,是不會客氣的。”許宴淡淡的說道。

馬俊紅被莫名cue到,頓時一驚,連忙說道:“霍雨浩....你這是什麼意思嘛。”

他感覺有些懵逼,還有委屈,他想自己什麼都冇做,就說自己是個大直男。

許宴咧嘴笑了笑,你可厲害了,植物學院可是要被你一個人給打穿了。

那些植物學院的,那個不是膚白貌美大長腿,你要是懂一點,隨便騙一個,這愛情不就來了嗎??

不過,仔細想想,你這死胖子,是不配擁有甜甜的愛情的。

後麵的白沉香,得想辦法給你截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