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舞有些扭捏的說道:“就是莫名其妙的對你很感興趣,雨浩....你若是有空,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許宴連忙做出‘噠咩’的手勢,說道:“不....我冇有空,你我是對手,我是史萊克的人,不會和你有任何聯絡,火舞姑娘,請自重!”

就在這時,正巧出門的水冰兒,見這一幕,立刻重新縮回去。

她伸出腦袋,靜靜的看著。

柳眉緊蹙的她,心想這熾火學院的火舞,為什麼會纏上這個傢夥?

對於許宴的資訊,昨晚和姚紫都已經清楚了,他們都是各自回去和自己隊友商議了。

而且還打好了招呼,不得外泄。

難不成,熾火學院的人,也盯上了他?

看來,這名叫霍雨浩的傢夥,真是很引人注目啊。

以前以為史萊克學院最值得注意的是那個叫唐三,但是眼下看來,這個名叫霍雨浩的傢夥,纔是真正隱藏在史萊克的底牌。

火舞看著許宴直接表示拒絕,也是有些失落,剛剛不知道怎麼,許宴那凶人的樣子,就好像是一腳踹進了她的心裡,她的芳心,是莫名就顫抖了。

剛剛這傢夥那樣子,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裡。

怎麼會有這麼有魅力的男人。

比那唐三香多了。

她原本想要糾纏唐三的,但是昨天她就改變了注意,似乎這個少年,纔是真正的寶藏男孩。

許宴無奈,連忙掐了掐人中,說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不要糾纏我,我怕她看見會不高興。”

“是昨天跟在你身邊的四個女孩子嗎?”火舞連忙追問:“那個叫小舞的?”

許宴冇有回答。

“那叫寧榮榮?”

許宴還是冇有回答。

“朱竹清?”

許宴依舊冇有回答。

“不會是那個小女孩吧?”

絳珠的名字,她不知道,隻是看起來年紀很小,所以她才這樣稱謂。

許宴依舊沉默。

.......

這樣一來,火舞可以斷定,那小女孩一定就是朱竹清了。

朱竹清的性格她還不瞭解嗎?她可是很護短的,如果那小女孩知道她看上的許宴,被彆人搶走,那麼,肯定會生氣的。

“那你喜歡誰?“火舞再次問道。

“不告訴你。“

“那就是那個白羽飛了?“

“嗯。“許宴點了點頭。

火舞眼睛一亮,道:“那你可要加油哦,她是我的朋友。“

許宴心中暗罵一句,心說,這女人,也太主動了吧。

“謝謝。“許宴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他雖然對火舞有些不爽,但也知道,自己是躲不過去了,還是儘量避免這種麻煩,還是早早脫身好了。

“喂,你還記得你昨天答應過我的事嗎?“火舞突然喊了一句。

“什麼事?“許宴有些迷茫,不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火舞笑眯眯的說道:“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今天晚上,你要帶我去吃飯,怎麼樣,願賭服輸。“

許宴頓時傻眼了,心想,這不是故意坑我嗎?

他可是知道火舞這個傢夥的厲害的,一個不慎,就有可能陷入她的魔爪,自己還是不要沾染這些麻煩比較好。

“這個.....不用去吧?“許宴說道。

火舞哼了一聲,道:“你不要忘了,你可是答應過我的,這麼快就忘了?“

看她這副神態,就知道,許宴是不敢違抗了。

許宴苦惱的撓了撓頭,道:“好吧,晚上我們在星月城附近見吧。“

“好。“

看著許宴離去的背影,火舞的眼眸中,流光閃爍。

“這個男人,有點意思。“火舞低聲自語,臉上帶著一絲微笑。

“小舞,你不是要去吃飯嗎?走吧,去找小龍女他們。“水冰兒從後麵走了上來。

“不用去了。“

“怎麼了?“

“他已經拒絕我了。“火舞的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水冰兒有些驚訝的問道:“為什麼?他拒絕你了?為什麼?難道他有喜歡的人?“

“嗬嗬。“火舞冷笑一聲,道:“他拒絕的不僅僅是我,他拒絕了你,還拒絕了所有人呢。他拒絕我,是因為他的心中,已經有人了。“

“什麼人?“水冰兒有些好奇的看著火舞,問道。

火舞道:“我也是偶然碰見他的,當時他的實力太弱,我看上了他,他卻拒絕我,你說他這不是在耍我嗎?“

“他拒絕你,難道你就不會反擊嗎?你可是火舞公主。“

火舞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道:“這個人很聰陰,也很狡猾。他知道,如果讓我去挑戰你,我必定會贏。但是,他又擔心你們欺負我,所以,才這樣的。這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他是在利用你們呢。“

“這麼狡猾?“水冰兒一怔,隨即笑道:“不管怎麼說,他拒絕了你,你還是可以繼續追求他的。你不是喜歡那個小女孩嘛?那就把她搶過來啊。“

“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夠從我手中將小舞搶走,除非她主動向我投懷送抱。“火舞的臉上,帶著一絲傲慢之色。

火舞這樣說,並不是狂妄,她也不否認自己的確擁有強大的實力,也不否認,她有足夠自豪的資本。

但是,她就是喜歡看著自己的敵人被她壓製。

水冰兒也不由點了點頭。

火舞道:“不過,這個傢夥也挺有意思的。我要去看看他是什麼樣的人物。“

..................

徐洛回到宿舍,就聽見有人敲門。

徐洛走過去開門,發現是小龍女。

“小龍女姐姐,你怎麼來了?“徐洛笑著問道。

小龍女看著徐洛,說道:“你怎麼還不換衣服,我可告訴你,我可不喜歡遲到哦。“

“額......好吧。我這就去。“徐洛尷尬的笑了笑,趕緊跑到房間,換了一套運動裝,又跑回來洗漱完畢,跟小龍女出門。

小龍女挽著徐洛的胳膊,兩人肩並肩朝著學校門口走去。

“小龍女姐姐,你為什麼要和我坐同桌啊?“

“因為......我喜歡你。“小龍女說道。

“啊?“徐洛有些錯愕,看著小龍女認真嚴肅的模樣,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這算是表白嗎?徐洛心中暗道。。

兩人來到學校門口,一輛黃色的轎車早就停靠在路邊等候了,司機看見小龍女,恭敬的迎上前,幫小龍女拉開後座的車門。

“小龍女姐姐,上車吧。“徐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