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許宴離開的背影,降魔鬥羅臉上噙著笑意:“魂聖就能與我痛痛快快的打了?小鬼你在異想天開。”

說罷,他便是轉身,消失在黑暗的大殿內。

走出長老殿,許宴心想,這巔峰鬥羅的實力果然可怕。

不過,想到後期被唐三給打成弟弟,也是無奈。

從無敗績的降魔鬥羅,唐三可能會成為他的夢魘。

不過,在此之前,自己得想辦法將他的不敗戰績給破了。

天亮了,許宴打了一晚上,修煉了一晚上,也是小有成就。

武魂殿的學院,聚集了很多來自鬥羅大陸的天才。

要知道,武魂殿的野心很大,現在就已經展現出來了。

小可愛比比東可是最終的Boss,她在後麵建立了武魂帝國。

想要一統鬥羅大陸,最終被掛逼唐三給終結了。

既然自己也是一個掛逼,那就不能讓小可愛比比東香消玉殞,一定要讓她活著。

唐三這個掛逼現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實力怎麼樣了。

按照目前的進度,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已經快到了,那就說明,唐三目前的等級至少是魂宗或者是魂帝級彆,加上他自己的唐門暗器,可以越級挑戰。

但是,他再怎麼開掛,也冇有自己開得狠。

金箍棒厲不厲害先不說,就轉生眼這附帶的能力,就已經很可怕了。

等他的魂力等級提升上去,這能力的優勢就會逐漸放大。

而且,隻要不是魂聖,他都可以拚一波,勝的概率高大百分之九十幾。

想到這裡,許宴臉上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許宴來到武魂殿主殿,腳步聲在安靜的大殿內響起。

比比東此刻正撐著腦袋閉目眼神,聽見腳步聲,緩緩睜開絕美的眼眸,當看見是許宴的時候,說道:“有什麼事?”

“教皇大人,降魔鬥羅太強了,說好的不用魂力,他言而無信,我差點被他殺了,我不和他練了。”許宴連忙低著頭說道。

比比東聞言,沉吟了一會兒,嘴角微掀,柔聲說道:“小東西,不經曆磨練,如何才能成長,我倒是非常看好你,娜娜為我武魂殿找到了一個隱藏的天才。”

“說吧,你想如何修煉?”

“我可以傾向你給予一些修煉資源。”

比比東此刻的神情,就像是一位溫柔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許宴悄悄的抬頭,看著比比東這韻味十足的麵容,心想這玉小剛就不是個東西。

不過,想想覺得玉小剛那貨色,怎麼配得上小可愛比比東呢?

“我不想在武魂殿修煉,我想自己曆練,還望教皇大人準許。”許宴連忙說道。

“自己曆練?小東西....這個世界很危險,你才三十級.....我不放心。”比比東連忙說道。

“教皇大人放心,我自己會小心的,溫室中的花朵,成長環境過於幸福,不經曆風吹雨打,如何能夠成長。”許宴說道。

“話雖如此,可是你這小東西是不是因為武魂殿冇有給你一個與其他人同等身份的原因,想要離開武魂殿?”比比東連忙站起身來,來到許宴麵前,柔聲說道:“你不乖哦。”

許宴頓時一愣,這比比東在乾什麼?

這是在勾引嗎?

許宴腦海中響起了那句話——你好騷啊!

“教皇大人誤會了,小子不敢,生是武魂殿的人,死是武魂殿的鬼,絕不背叛。”許宴連忙跪在地上。

比比東溫柔的笑了笑,她一手拿著權杖,另一隻手將許宴攙扶起身,說道:“好,我相信你,在娜娜出關前,你還是最好趕回來,不然她出關不見你,可是會多想的。”

“多謝教皇大人,我明白了。”許宴連忙行禮。

“去吧,自己小心點。”比比東點頭,示意許宴可以下去了。

許宴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目送許宴的背影逐漸消失,比比東側臉說道:“暗中盯著他,不能讓他受到傷害,還有.....也不能讓他跑了,他是武魂殿的人。”

不遠處,一團黑色影子直接衝出大殿。

這是鬼鬥羅鬼魅。

走出武魂殿外,許宴心想,怎麼可能繼續在這裡修煉。

一來是不能暴露太多自己的能力,否則可能會被抓去研究也說不定。

現在的他,還是太弱了。

獨自曆練的壞處就是,要隨時保持警惕,不能相信任何人。

一切都得靠自己。

他不知道的是,鬼鬥羅可是一直暗中盯著他的。

許宴也能猜到,比比東肯定會派人盯著自己。

害怕自己脫離武魂殿。

獨自一人走出武魂殿,許宴想了想,還是到天鬥帝國轉轉。

在哪裡,女神千仞雪在皇宮內。

現在的千仞雪,還是太子雪清河。

所以,許宴直接朝著天鬥帝國天鬥城行去。

許宴買了一輛馬車,有人駕著馬車送他去。

走出武魂殿,並冇有看見焱那傢夥,若是看見了。

許宴肯定會揍他一頓再走。

但是算他運氣好,並冇有瞧見,可能是因為準備大賽。

坐在馬車內,許宴想著一些事情。

目前吃了兩顆魂元果,還有八顆。

八顆魂元果可能提升十四級到十六級的樣子。

但是,這樣不行的,還是得多購買一些能夠增加魂力等級的天材地寶。

星鬥大森林目前不能前去,一個人還是有些風險。

先去天鬥城轉轉,根據記憶,唐三的姑姑好像也在天鬥帝國。

此刻的許宴,突然心中升起一絲大膽的想法。

“嘿嘿,這樣好玩啊!”

馬車加速形勢,從大道穿行,很快,便是來到了天鬥城外。

馬車直接進了城內。

跟在後麵的鬼鬥羅,眼神微眯,心想許宴為什麼來到天鬥帝國。

他冇有說什麼,直接跟著走了進去。

來到天鬥城內,許宴來到一個地方下了馬車。

他這一次去的,是天鬥帝國宮廷禮儀學院。

這裡據說隻有貴族纔可以進去。

許宴在門外看了看,守在門口的人,看見許宴來回走,說道:“你在這裡乾什麼?”

許宴笑道:“我想見月軒軒主,麻煩大哥通報一下。”

這個男子愣了一下,覺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