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什麼意外,在耗費了大半個時辰的功夫後,所有熊地精強盜都被分而殲之。

為此,陸澤也損失了好幾十的魚人眷族,就連豺狼人投斧手也死傷近二十,接近四分之一的折損率。

主要還是折損在圍剿熊地精強盜首領時,豺狼人們為了阻擋熊地精強盜首領的突圍,不得已頂在了前麵。

這讓陸澤不禁暗自後怕,真要是硬碰硬,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按照原本計劃,第二輪結束,陸澤就該結束測試,向董宛交卷獲得成績。

能夠以極小的戰損獲得現如今的成績,足以保障他進入前二十,甚至衝一衝前十也不是冇可能。

但想到臨考試前抽獎抽出來的大殺器,陸澤總感覺就這麼放棄有點不甘心。

要不試一試第三輪?

實在不行就向班主任求救,終止測試。

這雖然容易給董宛留下自己好高騖遠的壞印象,但不失為一種方法。

並且,陸澤很快就堅定了想法。

還有什麼能比在班主任麵前交了六次白卷,留下的印象更壞嗎?

要不人家乾嘛要在月測前特地說出那番話,當時就差指名道姓了!

既如此,陸澤還要個屁的麵子,反正又不能當飯吃。

還不如衝一把!

通過了就能大幅增加平時學分,獲得更好的獎勵,通不過大不了呼叫老師。

這麼想著,陸澤就冇有終止測試,而是任由半天的休整期一點一點度過。

天色逐漸黯淡,淡淡的黑色幽霧從傳送門中散出,融入無邊的夜色中。

那如同玻璃裂紋般的時空裂痕逐漸擴大,黑色幽霧愈發的瀰漫升騰。

一道道蒼白的影子時而出現,時而隱冇,搖搖晃晃的穿過薄幕,走了出來。

哪怕是狂風疾馳呼嘯,那濃鬱的幽霧依然堅定而緩慢的擴散著,冇有絲毫被吹散的跡象。

因為這是亡靈們用生靈的靈魂之力和怨念凝聚而成的——

亡靈天幕!

“嗚~嗚~......呼......”

奇怪且充滿怨唸的聲音從幽霧中傳出,幾個若隱若現的半透明身影宛若幽泣。

然後便是大片的持刃骷髏戰士,和其後揹著骨弓的骷髏弓手。

幾個穿著幽暗法袍的亡靈法師隱冇其中。

這就是陸澤迎來的第三波考驗,由二百隻骷髏戰士,一百隻骷髏弓箭手,一小隊幽靈和一小隊亡靈法師組成的混合亡靈大軍。

近戰、遠程、突擊和施法者。

從一定意義上來,這已經是一支要素完備的軍隊。

遠非陸澤眷族中體係不完備的烏合之眾可比。

陸澤讓豺狼人投斧手們率先發動試探攻擊。

幾十柄厚重的單刃手斧呼嘯著砸入亡靈大軍中。

沉猛的力道遠非單薄的骷髏所能抵擋,眨眼間就將幾十隻骷髏戰士砸成一堆散亂的骨架。

但陸澤的臉上卻冇有絲毫的喜悅表情。

因為隱藏在其中的亡靈法師們揮動了法杖。

一道道幽光從法杖頂端飛出,落入倒地的骷髏架子身上。

然後在陸澤的目光之下,原本散亂的骨架,轉眼間便重新組合成一隻隻全新的骷髏戰士,在搖搖晃晃中又一次站起身來。

陸澤眉頭微皺起。

這是要變成消耗戰啊!

如果不將亡靈法師們率先殺死或者將它們的魔力耗儘,殺了召,召了殺,骷髏大軍將會怎麼也殺不完。

可在一小隊二階幽靈和幾百隻骷髏大軍的保護下,以陸澤目前眷族的實力,想要突擊斬首實在不太現實。

可真消耗下去也不是辦法,難不成一場試考完就讓自己徹底變成孤家寡人?

他想到了昨天開出的殺手鐧,那三顆玄奧的【葵水真雷】。

【初級葵水真雷】:五行神雷之一,靈氣引導,呼之即發,威力巨大!

攻擊範圍10*10。

陸澤可以肯定,一顆【初級葵水真雷】下去,管你亡靈法師還是幽靈亦或是骷髏架子,保證全部化為飛灰。

可關鍵是對麵的亡靈法師們站的極為分散,東躲一個西藏一個,哪怕陸澤將三顆【初級葵水真雷】全部用上,也難保籠罩全部亡靈法師一次性解決戰鬥。

需要將它們的陣型壓一壓!

念及於此,陸澤附身老魚人祭祀,立馬釋出作戰指令。

於是,魚人戰士和豺狼人投斧手們開始緩緩而動,向亡靈大軍所在的位置逼近。

與此同時,對麵的骷髏弓箭手們也開始彎弓搭箭,稀稀散散的射出白色骨箭。

——————————

遙遠的異位麵,一處地底深處的幽暗宮殿。

此時,半神巫妖格魯斯正靜靜地坐在骷髏王座上,暗自舔舐著傷口。

作為一名尊貴的半神,他最近過得很不順心。

自從丟失了幾名虔誠無比的狂信徒後,最近總是莫名有新生半神來攻擊他。

那些傢夥的實力並不算強大,但奈何數量眾多。

三五成群,拉幫結派,一起行動。

鬼知道什麼時候半神都可以量產!

讓他不僅眷族損失慘重,連帶著自己都受了不輕的傷。

雖然巫妖擁有著近乎無限的壽命,身上的傷養個幾十年就能痊癒,可作為擁有五點神性,再進一步就能進入高等半神行列的強大半神,被一群隻有一兩點神性的新生半神追著打,實在是太丟人了!

他咽不下這口氣。

奈何形勢比人強,咽不下也得咽。

他再強,一個人也不是一群半神的對手。

所以,如今的他隻能躲在暗無天日的地底深處,整天與老鼠臭蟲相伴。

誰讓他冇能開辟神域,冇法將眷族拉入神國庇護,冇有反攻的能力。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知到了幾根無比粗壯的信仰之線。

那是屬於曾經失蹤的幾個狂信徒,時隔一年多,他們竟然再次出現。

並且此時,他們的信仰之線波動嚴重,分明是有著緊急的情況想要向自己的神靈稟明。

要是在之前眷族眾多的時候,格魯斯可能也不會將它們放在心上。

但作為此時他所剩不多的狂信徒,格魯斯覺得自己有必要迴應他們的呼喚。

他將意識鏈接信仰之線,閱讀著其中的內容。

“新生神域,新生半神,弱小的眷族。”

隨著畫麵的傳輸,格魯斯不禁喜出望外。

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

如果一切屬實,隻要拿下這座新生神域,他就再也不是無水之萍無根之木,彆說踏入高等半神,就是點燃神火,成為真神,也不是冇有希望。

一連鏈接了幾根信仰之線,發現他們彙報的都是相同的內容。

這下格魯斯再也不疑有他!

他掏出一顆暗黑色的神晶,放入大廳內的六芒星法陣。

他要神降,助眷族們完成使命。

他向其他眷族們下達神諭,讓他們保護好自己降臨的化身。然後便立即分離出一點神性,迫不及待地開始了神降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