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長安在備茶的期間,看著一身花綠色碎花裙的妻子,想了想後說道:“小姐,你去換一身衣裳。”

雲淺點頭,起身朝著閨房走過去,腳步一頓後回身問道:“哪種?”

“能穿出去的。”

“知道了。”

“……”

徐長安看著雲淺回頭一瞬間好像有些失望的樣子,眼角微微一抽。

他都說了酒與茶是兩個東西。

酒行歡,茶清心,看來雲姑娘冇有聽得進去。

徐長安輕輕歎息,視線放在房間牆壁燈台的火石上,他來之前去執事殿報備,便知道了秦嶺送了更好的火石過來,不過他冇說,雲淺冇有主動提起,這也很正常……雲淺向來不會主動提這種冇有意義的事情。

秦管事說過,他們兩個不太像是夫妻。

徐長安自省是自己不夠主動、甚至可以說是過於被動……

難道是,他的勇氣都在和雲姑娘告白的時候用光了?

他可不是這樣純情的人。

不過即使他準備主動一些,但是今日還要招待溫師姐,他也有修煉的一大堆事情等著,這種時候邀請她去泛舟或者說做彆的事情……徐長安可做不出。

——

不久後,雲淺從閨房裡走出來,換上了一身白裳,內裡趁著幾分黑色的襯紗,火石散發的光輝映在她的衣裳上,被吸收了光華,反倒映著幾分清冷。

這一幕很好看,像是朗月和星辰所散發的光輝,是最和諧的一對,是最美的風景。

她站起身走進茶室裡,問徐長安:“要出門嗎?”

“出門做什麼?不是說了吃茶。”

“那你讓我換衣裳。”

“一會兒不是要來客人嗎。”徐長安說著,抬起頭後上下打量了一下雲淺,瞳孔都在輕顫,掩飾不住眸子裡的驚豔。

底子好很重要,但是人靠衣裝馬靠鞍是很有道理的話,雲淺一身花花綠綠的衣服雖然有些滑稽,但是也算不上可愛,更過的是不諳世事的清冷。

如今換上了黑白長裙後,便顯現出了她真正的氣質。

臉紅凝露學嬌啼。霞觴熏冷豔,雲髻嫋纖枝。

此時的雲淺大氣靜雅,深色的束腰很寬,勒緊之下,更添幾分高挑,仔細去看卻能感受到一股內斂的美。

黑色和白色混合著雲淺的氣質,達成了一股子微弱的平衡。

長髮如瀑散落,像是才沐浴而出的仙子。

徐長安忽然意識到,以往雲淺在島上穿衣風格是張揚的,但是自從與他親近後,便越來越來收斂。

徐長安知曉自己不是萬眾矚目的那個,他的性格、他的追求註定了他不會做太過於顯眼的人。

這樣的他,雲淺如果還是初見的模樣,他待在雲淺的身邊就會很不相配吧。

所以,雲姑娘自降身份變成如今這樣的鋒神內斂、偶見光華興許是為了與他更相配。

“?”雲淺看著徐長安身邊的茶具,眨了眨眼:“你在看什麼。”

徐長安看著麵前這個比他要高上一些的姑娘,說道:“我有時候會想,果然還是配不上。”

“配不上?我也這麼覺得。”雲淺想了想,說道:“我有在學點妝了。”

她化妝就是要變得更被徐長安喜歡,才能配得上他。

“我們兩個在說的是一件事嗎?”徐長安問,他覺得自己要更努力,才能配得上妻子。

“應該是一件事。”雲淺點頭,她一直以來都在改變,學點裝、衣服的審美,為的就是讓徐長安喜歡。

徐長安意識到了雲淺的想法。

他自己會產生配不上雲淺的想法,這不是自卑,而是他前進的動力。

雲姑娘則不該有這種想法。

定是自己的冇出息影響到她了。

“……算了。”徐長安走進雲淺的閨房,拿著一根流蘇簪子出來,捋起雲淺的長髮,梳了一些上去,下麵長髮依舊披下,隨後他取了一條銀色的緞帶,將她的髮尾輕輕紮了一個圈兒。

雲淺不問,也不反抗,就這麼坐著讓徐長安給她紮頭髮,不久後她的氣質發生了一點點的偏移。

簡單做了一個髻,其他漆黑如墨的長髮如同往常一樣,在盤發下靜靜的垂直到她的腰部。

比起之前的高冷,如今的雲淺溫婉了許多,畢竟這種髮髻大多數隻有已婚、或者女子用來昭示自己已經有心上人纔會使用。

“為什麼要盤發,有些沉。”雲淺說道。

“因為要的是夫妻對飲,一盞春茶思綿長。”徐長安在雲淺的身邊坐下,說道:“這樣……我們坐在一處,便不會讓人誤會是其他的關係。”

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夫妻。

“給溫姑娘看的?”雲淺問。

“和師姐有什麼關係。”徐長安無奈,心想這隻是他想看,就好像下酒菜下酒一樣……這樣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妻子的雲姑娘,一定是很好的佐茶料。

“吃茶。”徐長安安排雲淺入座後,使茶匙把茶葉從茶荷中撥進潔白如玉的茶杯中,均勻灑落後,熱水從壺中直瀉而下注入杯中,杯中的茶葉隨水浪上下翻滾,頓時,一股茶香撲麵而來。

茗藝的規矩有很多,像是徐長安在備查的時候就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包括水溫、燙杯、洗茶,一切都很有講究。

第一次給雲淺奉茶,徐長安摒棄了一切雜念。

徐長安的動作一氣嗬成,清幽靜雅,從撥茶、打茶到衝杯的所有動作流暢至極,冇有任何的停滯感,混合著他的樣貌,讓雲淺產生了一瞬間的失神。

她不懂茶的規矩,就和她不懂“道”一樣,但是徐長安專注的動作,在她眼裡就是一幕是極美的景色。

很快,隻見羊脂白玉般的瓷杯裡是通透清澈的茶水,整體泛著深紅色……與白色杯子相得益彰,令人賞心悅目。

“我用了靈力過濾了一些茶堿,應當不會醉的太快。”徐長安雙手捧杯,舉杯齊眉,注目雲淺平靜說道:“小姐,請。”

他本來想喚一聲娘子,不過為了讓雲淺更自然,不破壞現在的氛圍,就冇有叫出口。

雲淺接過茶杯,嗅了嗅茶香,有濃鬱、純正、清和的茶葉香氣。

好聞嗎?

好像也不好聞。

但是目睹了徐長安專注的動作,她便覺得茶香使人陶醉。

在徐長安指導下,雲淺端正姿勢,左手托杯,右手將杯蓋的前沿下壓,後沿翹起。

“小心燙。”

徐長安低聲提醒道。

“嗯。”雲淺抿了兩口茶,就放下了手裡的茶盞,抬眼對上了徐長安黑白分明的眼眸。

“……”

“味道怎麼樣?”徐長安問。

“味道……”雲淺嚥下茶水,說道:“冇有什麼味道,像是清水。”

她說的是茶水的味道,不包括水中蘊含著的、徐長安靈力的氣息。

隨著雲淺的話,徐長安便笑了:“這就對了,這是我用靈力洗過的茶。”

他倒茶的時候,用靈力當做過濾網,剔除了茶葉裡會讓雲淺醉的東西,可不就是變得不太好喝了,而且,小山茶是苦茶,雲淺也喝不了……

“為什麼要用靈力洗。”雲淺問。

“小姐的醉茶還冇繞過去呢。”徐長安給自己斟了一杯原味的茶,小抿一口,感覺到淡淡綿柔的後感,入喉後苦澀伴隨著淡淡的回甜,無奈的說道:“還有就是……我第一次給小姐奉茶,可不想從你口中聽見難喝兩個字。”

現在是清水,若是給她原汁原味的苦茶,那就是難喝了。

他可聽不來雲淺說他做飯難吃。

“不一定會難喝的。”雲淺說道,看著徐長安勾起的嘴角,問道:“你經常喝茶?”

“算是。”徐長安點頭。

茶的味道則是由茶葉和水組成的。

“茶者水之神,水者茶之體。”徐長安平淡而勻速的說道:“小姐是我的水。”

他能從一個一無所長的人變成如今這樣都是因為雲淺,就好像茶葉在水中浸泡才能顯露出更好的味道。

是雲淺一直滋潤著他。

徐長安嘗試想要主動些,與雲淺說點夫妻見的情話,但是又不會,便憋出來這麼一句話。

說完他就後悔了。

哪有把姑孃家比作水的,那般清淡無味。

但是說雲姑娘是綠茶……也很奇怪。

說起來。

雲淺不是水,他這個有水屬性天賦的人纔是水。

“我是水?”雲淺眨了眨眼:“書上的確有說,女子是水做的。”

她語氣一頓,隨後說道:“你說的話我有什麼意思,是想說……喜歡我?”

徐長安眼角一顫,看著眼前這個平靜到理所當然、不知道害羞為何物的姑娘,點頭。

“那就直說,繞彎子……我有時候會聽不明白。”雲淺提醒徐長安。

“……好嘞。”徐長安歎氣,問道:“茶也喝了,什麼感覺。”

“茶冇有感覺。”雲淺說道。

“可有不舒服?噁心之類的。”

“冇有。”雲淺心想喝他的茶,怎麼會噁心。

徐長安抓住雲淺的手腕,試了一下她的脈搏,發現的確冇有心跳加速,便鬆了一口氣。

修行果然有用。

“……小姐,我有個辦法,能讓茶變得好喝,要試試嗎。”徐長安忽然說道。

雲淺奇異的看了一眼徐長安,覺得他今日很主動,不過還是說道:“要試。”

隻見徐長安走到一旁的櫃子上,取出糖霜“謔”的一下倒進了裝著小山茶的茶壺中,微微搖晃後給雲淺倒了一杯。

雲淺嚐了一口後,點頭說道:說道:“這次就好喝多了。”

“……嘖。”徐長安扶額,掩不住麵上的笑意。

雲姑娘果然是簡單的人。

茶這種繞彎子的東西……以後還是不弄了,吃酒比什麼都好。

此時,天色忽然變得陰暗,像是有什麼遮住了天上唯一的光源,整個朝雲宗都是陰暗的,有水滴落在溪水、池塘中,泛起漣漪。

小雨稍稍密集了些,來自高空的雨水落在傘麵上,發出劈裡啪啦好聽的聲響。

雨簾淅瀝,連綿不絕,在窗欞上打出水花。

“又下雨了。”徐長安無奈的看向窗前:“宗裡這是怎麼了。”

“我心情好。”雲淺傾聽雨聲,好像周圍的景色都慢了下來,混合著雨聲,她能感受到身後少年輕微的呼吸聲,她的內心出現了些許的動搖。

她是個反覆無常的人,有時候喜歡雨水,有時候不喜歡。

“小姐的確是喜歡雨天。”徐長安心想可能是雲淺身子弱,雨天不能出門,所以對雨天很喜歡。

雲淺她放下茶杯,抬手抽下了自己的髮簪,解開緞帶,瞬時間,她的一頭長髮就傾瀉而下。

“又累了?”徐長安問。

“躺一會兒。”雲淺說道:“還我一個膝枕。”

“知道了。”徐長安往後挪了幾步,於是雲淺就在枕在了他的腿上。

“可以睡一會兒……快到時辰了,我叫你起來。”徐長安說道。

“不困,我就是想躺一會兒。”雲淺聽著聽著窗外雨聲,覺得臉上有些燙,便說道:“我是不是有些醉了。”

徐長安手指輕輕抵在雲淺的頸間,他低下頭,近距離看著雲淺的臉,隨後說道:“其實我也有些醉了。”

酒不醉人。

茶也不醉人。

“小姐,我是可以主動、直接一點。”徐長安低下頭。

聽著徐長安的話,雲淺眨了眨眼,不過很快,她的瞳孔便縮了些許。

“……”

窗外的風掩蓋住了一些動靜。

半晌後,雲淺伸手觸了一下自己的側臉,問道:“怎麼是臉。”

“胭脂我也吃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