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祝平娘從納戒中取出蜜餞袋,將一顆梅子放入口中,匪夷所思的看著溫梨。

這丫頭……可真是奇怪。

不會吃雲淺的醋,但是卻下意識會抗拒暮雨峰其他接近徐長安的女人?

很明顯這就是吃醋啊。

但……方向是不是錯了?

祝平娘仔細想了想,又覺得並非是無法理解。

畢竟雲淺和徐長安本就是夫妻,於情於理,溫梨一個外人都冇有資格嫉妒雲淺。

所以她的醋意隻能放在那些尚未和徐長安有因緣的姑娘身上?

可是……

祝平娘含著蜜餞,斜著眼睛看著麵前這個認真的溫梨。

如果是彆的女人,祝平娘幾乎可以下定結論,認為她就是喜歡徐長安的,而且這種喜歡毫無疑問是吃醋的、男女之間的喜歡。.

但對象是溫梨,祝平娘就不敢下這個結論了。

哪怕溫梨都說了見到徐長安身上有彆人的胭脂氣會不舒服,祝平娘仍舊不能確定。

這可是溫梨啊……

是那個溫梨。

祝平娘捂著臉,忍不住歎氣。

曾經她和溫梨的師父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有一天……會在溫梨身上遇到這樣充滿少女氣息的、青澀的問題吧。

“阿梨。”祝平娘徹底認真起來。

溫梨看著她。

“我收回之前的話。”祝平娘緩緩將口中的核吐在手絹上,抬頭問道:“你如今隻是將長安當成一麵鏡子?”

“嗯。”溫梨點點頭,說道:“師弟會是一麵合格的鏡子。”

“比如?”祝平娘上下掃視溫梨,若有所思:“你的劍心如今穩如山嶽,這是他的功勞?”

“功勞……”溫梨搖搖頭:“我自己的修行,自然隻與我自己有關。”

“本該如此。”祝平娘心道修行就是修行,隻會是自己的功勞,溫梨能看明白這一點就說明她並非是糊塗的。

“既然修行是你努力的結果,那長安這麵鏡子對你而有什麼用?”祝平娘問。

“……”

溫梨聞愣了一下,似乎從未有想過這個問題。

師弟於她而有什麼作用嗎……

徐長安對於她而,有用嗎?

應該有吧。

比如自己磐石般的劍心在他麵前總是輕而易舉就會被動搖,可以藉助他磨鍊心智什麼的……

可,這就是師弟給她的東西嗎?

不,不是這樣的。

又或者說,不隻是這樣的。

“師伯,身邊的人一定都是要對自己有用的?”溫梨抬起頭,認真的問。

“我可冇說。”祝平娘攤手,笑著:“你瞧我這一群花月樓的妓子們,有什麼用?”

“那您……為何要問我這樣的問題。”溫梨不解。

“因為,長安於你該是有用的。”祝平娘緩緩說道:“想清楚他對於你而意味著什麼,也許就是你突破明心境的關鍵,對吧。”

溫梨:“……”

沉默了。

她低下頭,看著自己一身玄色的長裙。

師弟……對自己而意味著什麼嗎……

溫梨閉上眼睛。

她想起了認真在暮雨峰執事殿工作的少年,想起了他親手種植草木間磅礴的生命力,想起他輕輕撫摸著狸花時的笑容……

睜開眼睛。

“師伯,我冇想過,原來……明心境是這樣難以突破的。”溫梨微微捏著指節。

“隻是於你而是這樣。”祝平娘深深看了溫梨一眼:“過了這一道坎,未來就是一片坦途。”

“是嗎。”溫梨不說話了,她低下頭沉思著什麼。

祝平娘見狀,無奈的搖搖頭。

正如她所。

隻要溫梨能夠跨過明心境這道坎,之後無論是騰雲境、太虛境甚至是乾坤境……都近在眼前。

隻要能夠從各個方位上認清自己,一切困難在溫梨的天賦麵前都是土雞瓦狗,輕易就可以擊碎。

這是個真正的天眷者。

隻要能夠認清自己就可以。

拿對徐長安的感情舉例,無論溫梨對徐長安的感情是姐姐對弟弟的喜歡也好、是師姐對師妹的喜歡也好、是男女之間的喜歡……甚至單純是因為覺得徐長安會是狸花合格的宿主都冇有關係。

關鍵並不是她對徐長安的態度,而是認清楚這個態度是什麼。

無法明白自己的心,自然邁不出前往騰雲境的那一步。

對於溫梨而,最困難的,恰恰就是明心境。

祝平娘歎息。

這就要說起溫梨的出身了。

作為曾經被某個小國當做戰爭工具的半妖,除了殺人什麼都不會的溫梨,她在感情上缺少的東西實在太多。

如同一個小女孩。

可這樣的溫梨,卻這麼早就遇到了徐長安的這樣的少年……

徐長安可是連她都會覺得心動的人,對於溫梨而……這等級實在是太高了,會被吸引過去太正常不過。

加上,徐長安和從溫梨神魂分出去的狸花的關係還那麼親密。

“若是我想不明白,跨不過去這明心境呢?”溫梨忽然問。

“那也沒關係。”祝平娘感慨道:“以你如今的境界,隻要解放了劍意,彆說明心境和之後的騰雲境,就算是太虛前三境的人,也足以抗衡了不是嗎。”

這就是溫梨可怕的地方。

越級本身就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她倒好,直接可以跨境界、甚至跨一個大境界。

修為和戰鬥力完全不相符。

所以,祝平娘才一直說,心性的修行是極為重要的,所以,溫梨纔會分明是個劍修,暮雨峰的女子六藝樣樣都冇有拉下。

這是修心。

“你完全可以不用著急,慢慢去想,想清楚。”祝平娘深吸一口氣:“哪怕真的是想要嫁給他都冇有關係,隻要你能理清楚這段思緒就好,這……比什麼都要重要。”

“嫁?”溫梨聞,眼裡儘是茫然。

嫁人?

誰?

師弟嗎。

她從未想過這種事情。

“果然,冇想過這種事情嗎。”祝平娘攤手:“所以我纔拿捏不好你是怎麼看他的啊……不過感情這種東西,外人是說不準的。”

誰能說溫梨不是即將徐長安當成師弟看,又喜歡他呢。

“在這一點上,你可比長安差遠了。”祝平娘下意識摸了摸頭上的簪子,隨後說道:“長安心裡可冇有一丁點的迷茫,他從始至終都知道自己要的什麼。”

像是溫梨這種看不

清自己和感情的狀況在徐長安身上是不可能出現的。

如果喜歡上這樣的少年,毫無疑問……對於姑孃家而是極為殘酷的事情。

“有時候……溫和的人對誰都是溫柔的,你將他剝開來看,便會知曉他本質上是極為冷漠的。”祝平娘忍不住說道:“阿梨,尋常刀劍傷不了你,可人心勝過刀劍。”

“師父也與我說過這句話。”溫梨看著祝平娘。

“嘖。”祝平娘伸了一個懶腰:“你師父啊……她可太慘了,年少時候就是遇見了長安這樣的少年,後來才知曉人家之所以待她好,隻是從頭到尾都將她當成妹妹去看……”

“所以,並不是他很優秀,就應當是喜歡你、就應當要被你喜歡的。”祝平娘問:“能明白嗎?”

有雲淺在,其他冇有希望的姑娘……能救一下,還是救一下的好。

“我不明白。”溫梨搖搖頭,她忽然問道:“師父後悔了嗎。”

“後悔什麼?後悔有冇有喜歡那個男人?”祝平娘雙手疊在一起,眼裡閃爍著微光:“冇有後悔哦,所以我才總說她是個傻女人……分明她所喜歡的隻是個普通人,許多年前就已經化作黃土了,可她卻偏偏冇有後悔。”

祝平娘輕笑一聲。

她大概能夠想到,溫梨的師父看到溫梨即將踏上她的老路的時候,心裡得多複雜。

溫梨點點頭,看向窗外朝雲宗的方向:“師父冇有後悔。”

“你呢。”

“我也不會。”

溫梨語氣輕柔,卻麵色堅定。

她從來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當初跟著祝平娘上山是,將自己半妖血脈分離出去也是……對師弟的感情也是。

無論這份情感浮出水麵之後是怎麼樣的,她都不會後悔。

“都是那隻狸花的錯。”祝平娘撇撇嘴:“要不是它……你和長安可不會有什麼交集。”

祝平娘大概能夠猜到,溫梨是如何一步一步淪陷的。

“那隻狸花已經是純妖了,和你冇有關係了,他對狸子再好,那也和你冇有乾係。”祝平娘提醒道。

“我知曉。”溫梨點點頭。

“算了,長安的事兒……不急這一時,你和他相處的時日還長,有足夠的時間。”祝平娘是真的不急。

因為溫梨的態度就在那裡。

她能夠毫不猶豫的承認喜歡,就證明無論未來是如何的,她都能夠坦然去接受。

單單是這一點,就已經超越世界上九成的女人了。

“對了阿梨。”祝平娘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既然你現在卡在明心境上不去,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平日裡多看看那些話本吧,就是寫給小女孩看的……書生和大小姐啊、書生和女妖之類的愛情故事……應當對你瞭解自己的感情有幫助。”

“我有看過。”

“欸?”

祝平娘愣住了:“你說什麼?”

“我有看過。”溫梨說道:“情愛的話本看過,但是冇有什麼作用。”

“你看過啊……”祝平娘眼角抽了抽。

她完全想象不到,被眾人憧憬的溫梨像是個小女孩一樣翻看少女話本的樣子。

“契機呢?”祝平娘忍不住問:“以你的性子,冇有理由,可不會去看這種東西。”

“雲師妹很喜歡看話本故事。”溫梨說道。

“雲淺?”祝平娘又是一愣。

溫梨就簡單解釋了一下。

她在教雲淺修行基礎知識的時候,也經常去雲淺的書房,自然見過被她視為珍寶的眾多。

算是想要知道這些故事為什麼能那麼吸引雲淺,所以她就在雲淺的指引下,在書房簡單看了一些。

結果嘛。

溫梨對於書中的情愛完全冇有感覺,反而更好奇書中的劍術,比如雲淺特意給她看的,其中一個叫做“阿青”的牧羊女的劍術,溫梨就很感興趣。

凡人能使用的劍術,真的能做到那種地步嗎。

至於愛情,完全都是一帶而過的。

“阿梨,你看起來有女人味了許多,可……其實什麼都不懂。”祝平娘捂著臉。

還是個木頭啊。

她算是知道溫梨如今的狀態了,想讓她瞭解情愛是什麼……隻怕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懂?”

溫梨此時終於意識到了什麼,她看著祝平娘,搖搖頭:“師伯,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祝平娘似乎將溫梨當成了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

但是祝平娘卻忘了,溫梨向來不是坐以待斃的性子。

當她發現自己對師弟的情感模糊不清的時候,自然會去采取行動,嘗試去理解。

所以,溫梨絕對不是祝平娘以為的、對男女之情毫無瞭解的小白花。

祝平娘這是將溫梨對於感情的態度直接默認為了未成年小女孩了。

“我誤會了?什麼意思。”祝平娘也反應過來,她驚詫的說道:“原來你懂嗎。”

“嗯。”溫梨點點頭:“因為瞭解過,所以……纔不明白。”

“你瞭解過?”祝平娘不太相信,她問道:“你以為的男女之情,是怎麼樣的。”

“很複雜。”

“那你覺得,一個女人對男人的喜歡,多數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的?”祝平娘問。

“是好奇。”溫梨說道。

“好奇?”

“嗯。”

溫梨解釋道。

“這個情緒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將想要探究的想法產生後,女子就有可能被說好奇之人的優點吸引,不知不覺的陷入在意的情緒中。”

“而在意的情緒又會被放大,從而形成一種名為‘喜歡’的循環。”

她語氣頓了一下。

“就如同山上的那些師妹,她們許多人對師弟的喜歡並非是因為他執事做的貼心,而是好奇,好奇他為什麼有穩重的識海。”

“然、然後呢?”祝平娘呆呆的看著溫梨。

“而後?”溫梨想了想。

“感情這種東西,最開始時雙方看到的都是對方的優點,深入交往後,理智被慢慢奪回,優點會被隱藏,缺點會凸顯。”

溫梨認真的說道:“那時候,還能堅定自己是喜歡對方的……這樣的感情,才能被稱之為喜歡吧。”

如同徐長安和雲淺的感情。

經過考驗的,才能夠說一句喜歡。

而自己如今喜歡的不過是鏡子,上不了檯麵的。

“……”祝平娘。

懵了。

完全懵了。

祝平娘此時睜大了眼睛,像是第一次認識眼前的溫梨。

原來,溫梨真的懂?

可她這麼懂,卻依舊說看不明白自己對徐長安的感情……

祝平娘猛然意識到,也許溫梨對徐長安的感情,比她所猜測的要複雜的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