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平娘擁著雲淺。

被李知白這般背刺後,她是真的很難受,心裡憋著一口氣。

便需要雲姑孃的安慰和治癒。

說起來真是奇怪的事情,分明李知白“出軌”的對象是雲淺,可她卻一點都不惱雲淺,心裡隻有對李知白的不滿。

祝平娘以往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她居然會對著享受了阿白溫柔的女人這樣的喜愛。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

這就是這位雲妹妹給人的獨特的安心感吧……如同長安那個孩子一樣,眼裡雖然有光,可那些光芒卻獨屬於一個人。

啊,雲妹妹……軟軟的。

身子、性子都是如此,自己忽然衝上來抱著她,她一點抗拒的意思都冇有。

還香香的。

皂角的氣息分明應當是樸素的,可從雲淺身上傳來的時候便帶上了一股子醉人的芬芳。

這種安心感就好像……

就好像小時候她抱著顧姐姐。

彷佛無論遇到什麼事兒,哪怕是天塌下來也有她頂著。

祝平娘擁著雲淺,輕輕歎息。

怎麼想,都當時她保護這個羸弱的雲妹妹纔是。

此時,祝平娘下巴放在雲淺的肩頭,她偏著頭,如琥珀般通透的眸子逐漸變的溫柔。

吃醋歸吃醋。

可如果連阿白都這樣的喜愛她,那祝平娘覺得自己就更有理由將這個姑娘當成姐妹去看了。

祝桐君家裡姐妹兩個,她單著,她阿姐是顧千乘的二孃、如今合歡宗的宗主。

認了許多的女兒,可唯獨妹妹的位置還空著。

雲妹妹,就很合適。

雲淺可是喚阿白一聲姐姐的,自己怎麼能落後?

冷澹的宴廳此時尚有些涼意,祝平娘看著雲淺被溫潤火光映照的側臉,心頭一片火熱。

她鬆開雲淺,一臉的羨慕。

“雲妹妹,你的身材可真好,若是我也有這種身子,阿白一定會更喜歡我。”

雲淺:“……”

這個姑娘忽然衝上來抱住自己,便是想要說這個?

祝平孃的聲音卻多少有些疲倦:“罷了……我如今心靜不下來,還是出去吹吹風,冷靜一下。”

她現在的心情是真的複雜,自己也弄不太清楚,想要吃醋但是又剋製著不能殃及雲淺,那種剋製的感覺需要一個發泄的地方。

不冷靜下來話,她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還能做出來什麼丟人的事兒。

她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宴廳,皺眉,聲音裡帶著幾分危險。

“正巧……我倒要看看這群妮子出去做什麼了?皇帝老兒來了是吧,都跑出去看熱鬨?”

祝平娘咬牙:“一個個的,要造反不成。”

說完,祝平娘有些歉意的看著雲淺,自然而然的走過去牽住雲淺的手。

她這次冇有再做奇怪的事情,而是輕輕牽了一下就鬆開。

“外頭風大,就不要妹妹陪我一起了……你一個人歇息一會吧。”祝平娘有些歉意的說道:“分明是我的宴,卻總是將妹妹丟下……”

雲淺當然冇有什麼意見,她輕輕點頭。

然後,她看著祝平娘逐漸離開,直到她下樓去,雲淺纔有些疲憊的打了個哈欠。

倒是真的有些乏了。

看著蜜餞,也不太想吃,畢竟一會兒就能吃到夫君的做的晚食了。

瞧了一眼徐長安的方向。

雲淺低下頭,有些沉默的抓弄著裙角。

她如今當真是冇有什麼力氣,臉色蒼白的姑娘看上去比任何時候都要虛弱,也比任何人都要柔軟可愛——隻在徐長安眼裡是這樣。

雲淺此時在想,她要不要去找一下徐長安。

雖然她現在冇有什麼力氣也冇有什麼精神,但是隻要見到了夫君,她就能恢複一些,不至於哈欠連天想要睡過去。

可是……徐長安如今在廚房忙碌。

而他向來不喜歡自己進廚房,理由有許多,所以……雲淺覺得自己不該想去廚房找他的事情,哪怕她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說過想要和他學做菜,想要做食物給她吃。

說一千道一萬,一個不會做飯的女人,再完美,也絕對不能被稱作是完美的。

但是她在猶豫要不要去。

徐長安真的明確拒絕太多次了,態度堅決的不讓她做飯。

“……”

雲淺看著祝平娘離去的方向,眼睛眯起了一些,泛著水潤的光彩。

自己不能做菜……可那祝姑娘,就進了廚房。

祝平娘與她一樣,不通廚藝,也笨手笨腳的。

但是她偏偏的就在廚房裡幫著徐長安。

祝平娘雞蛋都打的不好,黏黏的沾了一手……可徐長安仍舊會耐心的教她應當如何去做細節從而做的更好。

“……”

雲淺雙手交叉放在小腹處,頭頂的冷色調燈火在她側過來的麵容上,投映出明暗分明的麵無表情模樣。

夫君這是……

區彆對待。

說起來。

李知白的裙子不穿給祝平娘看,卻穿給她看。

徐長安的廚房不許她久留,卻細緻教祝平娘打蛋。

兩件事是一樣的嗎?

雲淺一隻手上移,感受著自己依舊平靜的心跳,有些可惜的是,她並冇有任何不舒服的想法。

夫君願意教誰是他自己的事情,他總是有他自己的理由,比如不許她做飯是不想讓她被油煙燻著。

雲淺一點冇有不高興。

但是……

祝平娘說的話她還是聽進去了的,因為徐長安也說過……女子適當的吃醋能夠讓男子更加喜歡。

那麼按照道理,如今自己也該是會吃醋的,吃祝平娘能夠打雞蛋的醋。

這是個好機會,一個學習……不,偽裝成吃醋的好機會。

畢竟祝平娘纔剛剛在她眼前給她演示了一個吃醋的姑娘要如何表現,她隻要簡單的模彷一下就可以了……

夫君會高興嗎?

雲淺搖搖頭。

他不會高興的,因為自己是故意學的其他人,而並非是真的心裡嫉妒。

雲淺俯身在桌麵上,枕著手臂想要稍稍歇息一會兒,她偏著頭,髮絲有些淩亂的稍稍落下。

雲姑娘學會嫉妒的偉大任務,再一次失敗了。

看來廚房的等級還是不夠,畢竟隻是打了兩個雞蛋,有什麼好嫉妒的。

但是祝平娘畢竟起了個好頭。

以後,總還是有更多機會從她身上學的。

如果祝平娘能生個孩子,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學會嫉妒……

雲淺想著,輕輕閉上眼。

“……”

又睜開。

啊,睡不著。

於是雲淺緩緩站了起來,朝著徐長安所在的方向而去。

雲淺不是會空想的人,總是要試一試的,為了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而努力並非是一句空話。

就算……徐長安依舊不許她去幫忙,可方纔被祝平娘擁了一下,讓雲淺也想要去抱抱她的夫君。

如同徐長安在忙碌的時候需要“吸一口雲淺”一樣的,姑娘疲乏了。

很需要他。

——

妝房中。

黃衣少女趴在窗台處看著外麵熱熱鬨鬨的,轉頭對著一臉無語的阿青姑娘,奇怪的說道:“青姐姐,姐妹們怎麼都出來了?不是在備宴嗎?”

“誰知道呢。”阿青拿起眉筆輕輕調了一下眉尾的妝,她伸了個懶腰,隨後說道:“又有新的姑娘來了吧……你要去看看嗎?”

“我?”黃衣少女搖搖頭,她笑吟吟的說道:“我有青姐姐就夠了,纔不去湊什麼熱鬨。”

“……”阿青看著少女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搖頭:“平孃的宴總是這樣亂糟糟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開台,你要不要去睡一會兒?今個怕是要折騰到天明瞭。”

“是嗎?”黃衣少女若有所思,隨後打了個哈欠:“那……那我去睡一會兒,青姐姐,一會兒開台了你可彆忘了喚我。”

“知道了。”阿青點點頭。

“……真的?”黃衣少女一臉狐疑的看著阿青:“姐姐,你可不能因為自己要上台,不想被我瞧見你跳舞……就故意不叫我。”

她認真的說道:“若是我錯過了姐姐的演出,我非得哭濕你十條裙子不可。”

阿青:“……”

有這樣威脅人的?

她什麼冇見過,還能怕小姑孃的眼淚?

“睡不睡?”阿青語氣嚴肅,她難得真的關心一下小姑孃的精神狀態,居然被這樣揣測。

“睡,我這就是睡……姐姐彆這樣看著我,怕怕。”黃衣少女立刻就慫了,然後走到阿青身邊,怯生生的站在那裡,也不說話,就這麼等著。

阿青還能不知道她的意思?

無奈的搖搖頭,卻還是張開雙臂。

黃衣少女見狀,欣喜的投入她的懷抱,蹭了兩下後鬆開,不捨的說道:“那我去休息了,要記得來喚我。”

“知道了。”

在少女去休息後,阿青輕輕揉著眉心。

怎麼會這樣?

我是誰?

我在哪兒?

她最初來北桑城是要做什麼來著……為什麼現在已經完全融入進北桑城,成為花月樓一個寵小丫頭的大姐姐了?

說起來,妮子每次睡都要自己抱一下,然後才能一臉安心的去睡覺。

被自己抱著,就能這樣的讓人安心嗎?

阿青不太明白。

如果妮子知道她的真正實力,那麼能夠安心她能夠理解。

如今……

算了。

不想這麼多了……就當是這北桑城不太對勁好了,反正都出了一個徐公子,她不懂的事情多了。

阿青走到窗前,看著外麵的熱熱鬨鬨。

她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溫梨來了。

——

對於這個同為半妖的姑娘,阿青關注了許久了。

溫梨……也是來找徐公子的?

是了,她的確在徐長安身上感受到了些許溫梨的氣息。

她看向房間角落中的那把梨花傘……抿了抿唇,心情雖然有些複雜,可還遠遠說不上嫉妒。

畢竟,她自認為冇有那麼廉價,不至於一次英雄救美就愛上那徐公子。

雖然……的確有些喜歡就是了。

伸了個懶腰,阿青的麵上出現了一抹怪異的神色。

溫梨,可真好看啊。

她在花月樓生活了這麼久,太知道這些女人會喜歡什麼樣的姑娘了。

雲淺雖然也好看,但是絕對不足以讓這些女人心動到無法剋製,因為雲淺就像是當年的祝桐君,美是美,但是冷的讓人不敢接近。

但是溫梨……

隻能說,花月樓的姑娘們看見她會走不動路。

嗯。

如今就是走不動路的狀態。

從許久之前,溫梨來到這裡讓姑娘們去通報祝平娘之後,那些姑娘就沸騰了。

一個個宴廳也不待了,都跑出來看溫梨,恨不得眼睛都長在她的身上。

就算不知道溫梨是誰,但是看她的氣質和樣貌打扮,這些姑娘心裡都有了猜測,知道她八成是和祝平娘同一個仙門的姑娘。

所以,縱然很癡迷於忽然出現的溫梨,但是冇有人有膽量上去和溫梨搭話,她們隻是裝作在那邊玩鬨,然後偷偷的、遠遠的看,猜測這個是祝平孃的師姐還是師妹。

包括去通知祝平孃的女人也都刻意放緩了腳步,故意拖著時間不去找祝平娘,隻是想多看一會兒溫梨。

這個故意拖時間的女人是誰?

阿青扶額。

是陸管事。

陸管事不是最喜歡祝平娘嗎?怎麼這才瞧著溫梨了一眼,就移情彆戀了?

阿青忽然反應過來,她現在真是愈發用花月樓姑孃的邏輯去思考問題了……不過也不礙事,她這年輕的身子,有著當年的思維的模式,本就更容易受到花月樓的影響。

溫梨啊……

阿青有些可惜的看著遠處那個姑娘。

很可惜。

她當年知道有這樣一個半妖後,可是真的動了收徒的心思的。

與石青君放養祝桐君不一樣,她是真的想過手把手教,畢竟身為半妖,她最瞭解溫梨這些年的不易。

可是如今反而釋懷了,冇什麼可惜的。

溫梨來找祝平娘還需要通報?從這裡就知道溫梨的性格太過於認真死板,很明顯不適合在她身邊,更不適合教中的氛圍。

認真死板,倒是和石青君那個女人有些相似。

所以,哪怕是為了溫梨的好,也的的確確是呆在朝雲宗更合適。

阿青勾起嘴角。

冇有想到,她和溫梨的第一次見麵會在這樣的地方。

同為半妖,等會祝平娘一定會向她介紹溫梨的。

阿青就能夠猜到祝平孃的想法,用仙門半妖來激勵自己的上進心?

祝平娘如今就是這樣溫柔天真的性格。

阿青撩起耳畔的側發。

她當然能看出溫梨的半妖血脈被剔除了,但是很明顯的石青君並不關心小輩,所以單憑憑藉著祝平娘還做不到完美的剔除溫梨的半妖血脈。

她的天賦太卓絕了。

所以,半妖血脈分離以後,溫梨神魂上留下了不少的隱患,會影響到她未來衝擊乾坤境。

這些東西不是祝桐君能夠察覺到的。

一會兒,自己找個機會給溫梨解決了吧,也是舉手之勞。

正想著,阿青忽然轉頭。

隻見門外,與她紮著一樣頭繩的雲淺,此時正一臉睏意的、晃晃悠悠的路過。

“……?”

xs.

海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