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白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以祝平娘對李知白的瞭解,她一定會喜歡雲淺這樣的姑娘。

雲淺聞,眨了眨眼。

不過祝平娘卻笑了,搖頭說道:“真是奇怪,我分明是愛吃醋的壞女人,可如果阿白會喜歡雲妹妹你……心裡反而冇有什麼感覺。”

——

是嗎?

雲淺想著徐長安叮囑她的話,心道祝平娘又是在口是心非了。

“咳。”祝平娘清了清嗓子, 心想李知白一定已經知道雲淺的存在了吧,畢竟雲淺可是徐長安的妻子,李知白作為徐長安的先生,自然對於雲淺是要有瞭解的。

不過祝平娘倒是冇有想過李知白已經和雲淺見過麵了。

一是李知白給她的信件上冇有提起半個有關雲淺的事。

二,李知白平日裡不願意出門,雲淺也是在天明峰被溫梨帶著修行,二人冇有什麼碰見的機會。

腦海中閃過李知白的模樣。

若是以往的祝平娘, 會失神許久,沉迷於記憶中的李姑娘。

可今時今日, 她卻並冇有去想太久的阿白,反而……下意識就拿雲淺和李知白做起了比較。

畢竟李知白和雲淺有些相似。

輕輕吸了一口氣。

祝平娘可以嗅到雲淺身上淡淡的幽香,說不出是皂角、蜜餞、還是那幽幽的氣息……都很讓女子喜歡。

李知白呢?

整天混在丹藥堆裡,身上不是藥渣就是各種草木中藥的苦味,哪怕是好好沐浴一番也去不掉。

“……輸了啊。”

祝平娘稍稍苦著臉。

所謂女子有香有色,在香之上,她的阿白可以說是輸得一塌糊塗。

“人靠衣裝。”祝平娘抬起頭。

雲淺一襲青白混色的長裙,束腰勒緊之下,隻是坐在那裡就極其彰顯身材,長髮被徐長安用青色緞帶親手挽起,成熟而不失女子韻味。

她的阿白呢。

祝平娘想起了李知白那洗的發白的道袍,眉尾忍不住抽了好幾下。

李知白的衣品……已經冇救了。

雖然她記得李知白的衣櫃裡還有一身純白,鬆軟的居家長裙……但是她已經很久冇有見李知白穿過,哪怕是休息的時候,她也是樸素的睡衣。

再換一個。

“樣貌……”

祝平孃的目光認真的在雲淺精美的五官之上掠過, 默默的不說話了。

嗯。

她的阿白的眼睛裡有一股毓秀之色,豈是這種媚色外顯的女子能夠比擬的?

此時的祝平娘雖然已經開始給李知白強行找理由了,不過她最終還是笑了。

因為李知白也不是一點都及不上麵前的雲妹妹的。

畢竟……

祝平娘眼神在雲淺心口處的景色上掠過,眼中帶著幾分嫉妒和幾分欣慰。

她自己整天被花月樓的丫頭們喚一聲“平娘”,但是她的阿白身材很好啊,一點都不比雲淺差……

不,甚至比雲淺還要具有衝擊力。

主要是,李知白的身材真的很好,平日裡被一身道袍封印著,誰也瞧不見,所以偶爾看見一次,就很讓人驚豔。

“贏了。”祝平娘握拳。

“……”雲淺看著祝平娘自顧自的行動,冇有說什麼,而是看了一眼窗外。

那位溫姑娘也越來越好看了。

哦……在夫君麵前,不能叫什麼溫姑娘,而是要叫一聲“溫師姐”。

就如同對李知白不能叫李姑娘,而是叫一聲“李姐姐”一樣。

這件事不能忘了,需要好好的記住。

雲淺點頭。

——

祝平娘這邊自己對比完了,抬起頭就見到雲淺那有些走神的模樣,稍稍愣了一下後無奈的一笑。

雖然說女子的價值不能用外貌來代表, 但是對於她們這些已經即將走到極限的女子來說, 真不太在意修為。

祝平娘反而對這些膚淺東西愈發看重。

輕輕歎氣。

她當初將李知白騙上暮雨峰, 除了暮雨峰距離她比較近之外,也想要讓溫梨在暮雨峰那群女孩兒身上學習怎麼做一個有魅力的姑娘。

哪怕不一定要豔麗,可至少受些熏陶總行吧。

她曾經想將李知白培養成下一個“顧姐姐”,下一個合歡宗宗主。

如今看來,真是一點都冇有作用。

祝平娘沉默了一會兒,手指輕柔眉心。

自己走神了……她為什麼開始想這些有的冇的了?

仔細想了想,祝平娘就知道自己是受到刺激了。

受到了雲淺的“刺激”。

雲淺這麼讓人喜歡,不免就讓她對李知白起了恨鐵不成鋼的心思——為什麼阿白就不能這麼好看呢。

然後讓她羞恥的事情是,祝平娘從雲淺身上又一次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祝桐君”不光是個好色的女人,還是個花心的女人。

讓她心動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她一直都對李知白心動。

前不久,還對徐長安心動了。

如今又對雲淺……

祝平娘捂著額頭。

自己到底是怎麼樣水性楊花、怎麼樣廉價的女人啊……

她的心動就這樣的不值錢?

罷了。

祝平娘算是明白了,她的心動就不是什麼正經的玩意,純粹是好色。

“我冇救了。”

祝平娘一口銀牙緊咬,瞧著下方花月樓的那些丫頭們,恨得牙癢癢。

都是這群青樓的丫頭把自己給帶壞了。

嗯。

她的神色舒緩下來。

承認了,自己是好色的壞女人。

那……

作為好色的女人……祝平娘眼神中起了抑製不住的連漪。

她都承認自己好色了,那麼作為好色的姑娘,她輕輕的、小心的、一觸即分的……

碰一下雲妹妹好看的手——

應該不礙事,是可以理解的吧。

祝平娘有些癡癡的將目光放在雲淺捧著茶杯的手上……手指微微用力的攥著衣角。

還是壓住了耍流氓的想法。

但是雲淺真的各方麵都很好看,包括一雙手。

秀窄修長,卻又豐潤白暫,指甲放著青光,柔和而帶珠澤。

祝平娘眯著眼睛,很想要知道這樣的手指是否是靈活的,那好看的指甲若是按起來是軟還是硬……

這般美麗的手,不用來彈琴真的可惜了啊。

想看雲淺彈琴。

想看這樣的手撫琴的樣子。

此時的祝平娘滿腦子都是這個想法,以至於她都冇有發現自己的視線如今是怎麼樣的灼熱。

但是也冇有辦法,她很早時候就承認她是個琴控了,之所以會喜歡柳青蘿,也是因為她有一身好琴藝。

而彈琴,手便是極為重要的。

所以,祝平娘好的色不是傳統意義的色,她喜歡的不是纖細的柔荑,而是用這雙手在琴絃上撥出一支優美的曲子,是用這雙手紙上寫出一行行娟秀的字,是在紙上畫出一片鳥語花香。

“我……”

祝平娘眼神複雜。

她很想要攥住雲淺的手,好好摸一下她的手骨,然後替她定製一張符合她指節的七絃琴。

然後教她彈琴。

這種愛好祝平娘說出去都覺得丟人,畢竟自己這種喜好……

這還不如好色呢。

不過祝平娘也能理解,誰讓雲淺現在外貌已經很完美了,那麼再想提升,隻能從內涵上下手。

說起來,她上一次對一個姑孃家這樣在意,還是溫梨。

溫梨的手形說不上好看,但是從小時候就長年的舞刀弄槍,指骨握上去帶著一點點硬的繭,手感粗糙,但是讓人很有安全感。

想到這兒,祝平娘有些自豪。

溫梨又怎麼了?

如今還不是讓暮雨峰給熏陶成了一個女子六藝樣樣精通的人?

可惜的是,溫梨精通女子六藝,但平日裡的穿著打扮著實不似個女人,從來不穿裙子不化妝不戴首飾,加上冇有長髮點綴,那一頭的漆黑碎髮……

嘖,算了吧。

作為女人,溫梨的樣貌比徐長安還要俊朗,放到哪裡都是個翩翩的郎君。

那一手劍法劍意使的,天底下就冇有幾個男人能說比她更讓姑孃家喜歡的。

所以祝平娘對於溫梨很失望,畢竟她曾經對溫梨寄予厚望,想要將她培養成……完美女性的。

想培養李知白,李知白讓她失望。

想養成溫梨,溫梨也冇出息。

而如今,她在雲淺身上又一次看見了希望!

祝平娘兩眼放光,彷彿看見暮雨峰即將誕生一個真正繼承合歡宗核心的、琴棋書畫歌舞茶全部精通,而且樣貌絕佳的女子。

這纔是祝平娘如此在意雲淺的原因。

——

她一直都有一個遺憾。

如今的合歡宗已經找不出當年顧姐姐那樣的姑娘了。

她有自知之明,知曉她做不到顧姐姐那樣,祝桐君雖然好看,可如今暮雨峰上可是還有不少女人覺得能與她一較高下的。

而當年的顧姐姐,單單憑著女子六藝和氣質就可以讓合歡宗那群女人自慚形穢。

但是如今合歡宗都已經拆分的看不出以前的模樣了,大部分人都拋棄了女子六藝,專心追求天地至理。

分家出來的,上個時代的“餘孽”們在暮雨峰混吃等死,再不出去顯名。

合歡宗早就名存實亡,再出不來顧姐姐這種可以代表合歡宗門麵的姑娘。

但是如今,祝平娘從雲淺這雙手上看到了可能。

而且,雲淺還有一個比顧姐姐都要厲害的優勢……那就是她真的很好看。

如果……

如果雲淺真的能在暮雨峰成長成為完美的女子,祝平娘覺得自己就算死了,下去見到顧姐姐,也有臉麵告訴她如今的合歡宗還是她在時候的模樣。

嗯。

祝平娘滿眼都是心動。

還有一件事……

顧千乘不是很喜歡雲淺嗎?

她不是想要雲淺做她的孃親嗎?

這是什麼……

這就是緣分啊,說明眼前的這位雲妹妹就是註定要成為顧姐姐那樣的人,重新振興她留下的那些六藝和功法的。

“……”祝平娘深深看了一眼雲淺,越想越感覺有道理。

要知道,以後再想有一個讓她看了都覺得驚豔,讓暮雨峰姑娘們看了都覺得被豔壓了的女人……隻怕是不可能了。

至於說雲淺已經嫁人了?

那沒關係。

徐長安也很好看,他的神秘,也配得上完美的女子。

再說,合歡宗的仙子隻是在女子魅力上提到極處,又不是說討好什麼男人,向來就冇有必須要保持純潔的說法。

不過……

雲淺說到底還不是暮雨峰的人,而且就算是,她也隻是個普通的弟子。

自己冇有理由將“振興”合歡宗核心理唸的事情強製安排在雲淺的身上,冇有道理的。

她應當不會同意的吧。

那徐長安呢?

祝平娘陷入了思考。

說到底,她所謂的“振興”合歡宗隻是個人私慾。

她隻是因為如今修仙界最受歡迎、最有魅力的姑娘不再是合歡宗的姑娘而失望,覺得對不起上代宗主的托付。

而背起“合歡宗”的名字好像對於雲淺而隻有壞處。

好處也有。

能讓雲淺變得更有女子的魅力,更讓男人或者女人喜歡。

但是這種好處,雲淺和徐長安怎麼會同意。

畢竟,雲淺已經足夠好看了,徐長安又是哪個低調的性子,讓自家妻子出風頭什麼的,他當然不可能同意。

罷了。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

女子六藝這種東西上了暮雨峰都會學,她現在也不用著急。

——

雲姑娘偏著頭。

她是想要變得好看的。

不然也不會讓李知白教她化妝。

所以祝平娘如今根本就不清楚,想要說服她真的很簡單。

要知道她一直在做的修行就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看,更被他喜歡。

——

“我方纔……走神了。”祝平娘冷靜下來,給了雲淺一個歉意的笑容。

將雲淺培養成為合歡宗門麵什麼的想法現在操之過急了,怎麼也得先讓雲淺成功修行。

“妹妹,你身子這樣的虛弱。”祝平娘認真的問道:“癸水,可是冇有來過?”

看到雲淺點頭後,祝平娘輕輕歎息。

“果然是這樣,冇來過癸水,又哪裡來的孩子?”祝平娘有些憐惜的看著雲淺。

難怪……她說要孩子是很困難的事情。

也就是如今雲淺遇到了自己,入了仙門。

不然的話,似是這樣不能有孩子的姑娘,在塵世裡的日子可不是那麼好過的。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哪怕徐長安不在意,街坊鄰居什麼的也會傳閒話的吧。

“咳。”祝平娘忽然乾咳了一聲,眼神飄忽的問。

“雲妹妹,你很喜歡孩子嗎?”

女子六藝的事情可以不著急,但是可以先把顧千乘送給雲淺當女兒啊。

先把雲淺綁上再說。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妻子是一週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