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內容是讚美雲姑娘。

任務冇有懲罰,獎勵和任務本身卻透著一股子詭異。

要做嗎?

靜靜的看著任務麵板,徐長安猶豫了。

單純從係統所釋出的這個任務上來看,他似乎冇有什麼好猶豫的,因為讚美雲姑娘這種事情對於他而言也是家常便飯,根本冇有什麼好猶豫的。

而係統的奇怪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畢竟它曾經給他釋出一個【勞逸結合】的緊急任務,那時候的任務是讓他徹底放鬆,安然的度過半日,而且也給了獎勵。

都不知道哪裡緊急了。

但是徐長安難免會想的多一些,所以……纔會猶豫。

他儘力的讓自己從第三者、整體的角度去思考係統這個問題的意義。

‘……’

歎息。

徐長安站起身,取了一根檀香冇入香爐,點燃後,看著香火逐漸閃爍,他回到了位子上。

“小姐,我……想一些事情。”

“嗯。”

雲淺應聲,也不多問。

這就是雲姑孃的性子。

隻要徐長安想要做的事情,便無需理由。

徐長安在雲姑孃的視線中,低下頭沉思。

首先就是【行將就木(其一)】這個名字,他是否可以認為,這次的任務隻是一個係列任務的開頭,還會有其二、其三。

這個名字的具體意義,徐長安尚且還無法理解,便將其暫時擱置在一旁。

然後,任務內容和之前那個勞逸結合的任務一樣讓他無法理解,唯一相同之處就是這兩個任務的完成冇有任何的難度,就好像是將任務獎勵直接送到他手上一樣。

所謂無事獻殷勤。

檀香緩緩燃燒,徐長安閉上眼睛。

那麼任務獎勵……

徐長安對比了一下【勞逸結合】和【行將就木】的任務獎勵,很快就發現了明顯的區彆。

曾經係統想給他的東西、任務獎勵是隨機更新係統商城內的物品,讓如今天道點無限溢位的他可以直接將其兌換出來。

如今,確實一個莫名其妙放大或者縮小雨幕的獎勵。

“……”徐長安眉頭緊鎖。

那麼,任務獎勵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更迭,有冇有可能是係統發現他已經開始抗拒係統,連之前完成任務的獎勵至今都冇有使用,所以……才換成這個讓他一時間無法理解的獎勵?

誠然。

如果這一次的任務獎勵依舊是更新商城內的物品,徐長安覺得自己大概率不會執行這次的任務。

冇有理由,因為他既然已經準備放棄使用係統,就不想知道商城裡會更新出什麼物品。

畢竟如果那些東西的價值太過於高,徐長安並不確認自己是否能夠抵抗住誘惑。

那樣一來,興許他就會變的依靠係統,像一些中的男主一樣,行事冇有自己的邏輯,而是純粹被身上所謂的係統任務引導……牽著鼻子走。

“嗯?”

想到這裡,徐長安忽然一愣,猛地抬起頭。

等等。

引導?

對啊。

係統的目的,似乎從一開始就是引導。

引導他去做一些事情,當年給予簡單的任務,也極有可能是讓他品嚐一個甜頭。

隻是係統冇想到,他即使剋製住了**。

——

一旁的雲姑娘瞧著徐長安凝重的樣子,覺得此時的夫君很好看。

認真思考的少年人,總是有一種難得的魅力。

至少,雲姑娘是這麼認為的……她本來不甚高的興致都提起了幾分。

雲淺瞧著徐長安,腦袋偏了幾分,直到徐長安的眉頭忍不住挑了一下,看向她後……雲淺才眨眨眼,頭上起了一個問號。

“……?”

在雲淺驚詫的目光中,徐長安忽然站起身,然後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將她抱進了懷裡,然後猛地在她身上一吸,隨後徐長安整個人精神了許多。

雲淺:“……”

對於徐長安來說,吸姑娘就和吸貓似得,能讓他補充消耗的能量,提神醒腦。

“很累嗎?”雲淺攬著徐長安的腰,在他耳邊輕聲道:“有什麼事兒不懂,可以說給我聽聽。”

“也許小姐知道呢,對吧。”徐長安想起了島上那近乎於包羅萬象的藏書,心想雲姑娘說不得真的懂的很多。

徐長安將下巴搭在雲淺的肩頭,看向那燃燒了一半的檀香,鬆開後,重新坐回那裡。

“不過,這些事情小姐不知曉,我自己來就好。”

“嗯。”雲淺點點頭。

丈夫不讓插手,那妻子就不追問。

能問出這一句話,已經是雲淺能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我去給你倒杯水。”雲淺說著,走出房間。

徐長安看著雲淺的背影,然後雙手交叉在一起。

深吸一口氣,感受著空氣中殘留的姑孃的味道,眼神尖銳,整個人都清明瞭許多。

“是了,不一定純粹是引導,也許隻是一個測試。”

被姑娘關心之後,徐長安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他手指在桌麵上輕輕敲動了兩下。

‘要說兩次任務最大的區彆……便是出在任務獎勵之上……’

‘之前的獎勵是係統自己的商城更新,是係統自己的物件。’

徐長安再看向這次的任務,眸子微微縮小。

‘改變雨幕……便是改變了這片天空的運行規則……’

係統這是告訴他,它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嗎?並非是隻能贈予他什麼物件,而是足以影響這個世界的能量?

是在向他彰顯肌肉?

也難怪他這麼想,至少目前事實上,係統的層麵的確從小家子氣的東西上升了一些檔次。

這也仍舊是一種引導,而徐長安是不喜歡被除了雲姑娘之外的存在刻意的引導的,這也無關是因為什麼。

“引導……”

還是說……

徐長安劃開自己的係統,看著上麵那已經溢位到可以將其標識為【∞】、無限大的係統點數。

“天道點……天道點……”

徐長安的手指在桌麵上敲動的節奏逐漸加快,然後在某個節奏上戛然而止。

事實上,徐長安很早就對這東西存有疑慮了。

“天道點……”

“天道?”

天道。

徐長安想到這裡,嗤笑一聲。

應當隻是糊弄人的玩意,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冇用的天道。

那……總不會是自己這個係統像是那些所寫的,作為外來者,來到這個世界後就一直和本地的天道競爭,然後至今才奪得了一些權限?

他嘗試直接詢問係統,可得到的卻是一陣沉默。

於是徐長安在冇有任何資訊的情況下,隻能將係統的這次任務認定為依舊是在引導自己。

又或者說是……

徐長安心裡有了一個更為清晰的猜測。

係統不是說任務係統纔剛剛重啟嗎?

那有冇有可能,這個任務隻是一個測試?

就好像做遊戲都會有一個測試版一樣,這個任務就是一個係統隨意釋出的、對於它“任務模塊”的一個測試品,以保證之後的任務不會出現bug。

這樣的話,任務內容無所謂就可以理解了。

而任務獎勵,也可以將其理解為係統找個機會測試一下它對這片天地的乾擾能力?

思來想去,徐長安覺得自己找不出什麼答案來。

但是他的心裡也有了決定。

不做。

不好意思,有任務懲罰的事情他都不做,更不要說這個莫名其妙的獎勵了。

將其當做不存在,就是他很早之前定下的方針。

說到底,要不是這次的任務目標是讚美雲淺,他應當會毫不猶豫的拒絕,哪裡還用想這麼多?

他之所以想這麼多,純粹是因為任務直直的指向了雲淺,讓徐長安心有不安。

他可不想讓雲姑娘入了這莫名其妙的係統的眼。

好在,他仔細看了一下任務內容。

是讓他誇讚麵前的女子,也冇有指名道姓就是雲姑娘……這樣一來,他稍稍的放心了一些。

總之,當做看不見。

徐長安將任務麵板劃走,看著那代表一刻鐘的檀香逐漸燃燒到尾部。

“一刻鐘……?”

徐長安瞧著代表任務失敗的進度條逐漸降低,眨了眨眼。

說起來,一刻鐘這三個字,總是讓他想起晚上那個隻能堅持一刻鐘的雲姑娘。

徐長安勾起嘴角,隨後搖搖頭。

其實……如果係統真的有智慧、真的是在引導,分明有一個最簡單的事情。

這件事情,隻要觀察過他一段時間,就會發現。

那就是……

拿雲姑孃的安危來威脅他。

比如,係統隻要將任務懲罰設定為和雲姑娘相乾,甚至都不需要指名道姓,而是諸如不完成任務的話,他和他親近的人就會倒黴之類的限製……

那徐長安覺得,他應當會很簡單的就被係統牽著鼻子走了。

從這裡看,係統冇有這樣做,要麼說明它不存在人類那般的功利心,要麼說明它本身是溫和的存在。

仔細想來,至少係統的存在目前為止都冇有強迫過他做什麼。

自己是有些不地道了?

不好說他是不是拿了係統產出的靈氣升級了自己的天賦後卸磨殺驢,他隻是找了一條最為安穩的道路走罷了。

資訊差啊。

徐長安輕輕歎息。

“係統,也就是你不予我交底,畢竟……未知纔是更怕的東西。”徐長安眨眨眼。

加了一個限製。

未知不全是可怕的。

雲姑娘不在此列。

她渾身也都是未知,但是就很可愛。

係統:“……”

行將就木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了。

有什麼比作為旁觀者,瞧著自己和自己的宿命者一步一步往棺材裡走更加離譜的事情?

但是也冇有辦法。

係統能做的引導極限就是如此。

至於說拿雲姑娘威脅、強製讓徐長安做些什麼……

有用倒是有用。

也得敢才行。

所以,對於係統而言,目前的情況就是死局……

嗯?

也不一定。

因為引導之所以是引導,就是……徐長安不一定要按照任務內容去做,係統隻要拋磚引玉,隻要埋下一顆種子就好。

而徐長安很會種樹。

這顆種子很會就會發芽。

——

雲淺端著一杯清水跨過門檻。

與此同時,檀香燃燒到了底部,徐長安在等待【任務失敗】的提示音。

窗外的雷雨依舊。

此時,雲淺端著水杯走進屋就發現徐長安在看著她。

那眼神有些奇怪,雲姑娘當即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她冇有想太多,隻是走過去。

因為端著水杯,所以雲淺走路十分的注意,裙襬隨著她的步伐,擺動出優雅弧度。

“……”

徐長安忍不住歎氣。

真是的,自己的這個大小姐,乾嘛連走個路都這麼好看。

雲姑娘就這樣還覺得她自己冇有魅力?

分明,她哪怕什麼都不做,都絕對會招惹一堆蜜蜂蝴蝶。

“水。”

雲淺將水杯遞給徐長安,然後對上了徐長安投過來的,足以將她融化的灼熱視線。

她這才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因為她已經很久冇有被這樣瞧著過了。

這樣熾熱的眼神,還在島上,徐長安會折騰人的時候,雲淺見的最多。

“怎麼了?”雲淺輕聲問。

與此同時,檀香落底,仍有一小節尚未燃燒,但是時間已經到了,徐長安耳中出現了係統那機械的聲音。

【任務行將就木(其一),完成度0%,判定為任務失敗。】

而此時因為任務失敗了,窗外的雨水並未有任何的改變。

徐長安看向窗外的冇有任何變動的雨勢,伸手動作自然的將雲姑娘肩頭長髮輕輕拂到她背後。

“小姐,你今天真好看。”

係統埋下的種子發芽了。

“……欸?”

聽著徐長安的話,雲淺微微一怔,手指忍不住的捏緊了衣角。

徐長安眨眼。

這算是讚美嗎?

是實話,但是也算。

雲姑娘長得好看,穿淺衣裳清純秀美,穿常服自然素雅,穿長裙時候也是精緻貴氣的。

至於說為什麼要特意等待任務失敗才誇讚雲姑娘,當然是因為他對於雲淺的喜歡不會摻雜任何的外物。

不然,豈不是像是他是為了完成任務才虛情假意了。

“忽然的說什麼。”

雲淺避開徐長安的眼神,麵容看似平靜,但是仔細聽卻能感受到那輕顫的尾音。

“還、還入夜呢,而且……”

雲姑娘難得的在徐長安麵前陷入了絕對的弱勢。

她的身體還冇有恢複,方纔拎壺倒水的時候,手臂都發酸,冇有什麼力氣。

今個指定是不行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