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長安正在這兒給雲淺介紹橫天山峰時候,便聽到身後傳來小姑娘嬌氣的聲音。

“你這個男人彆胡說八道,汙了掌門的名聲,這算什麼呀……掌門若是出手,哪裡是倒一座山峰就算的?也太小看人了。”

“這橫天峰隻不過是長老們拿著掌門手令設置聚靈陣時,冇有控製好她留下的靈力不小心弄出來的……纔不是掌門親自出手呢。”

聽著身後那清脆的鈴鐺聲,徐長安心想她總算是忍不住了。

不過……

原來隻是一道靈威泄露就……

朝雲掌門果然不愧是神仙中人。

“原來是這樣,多謝姑娘解惑。”

徐長安牽著雲淺的手轉過身,便見到一身黑色連衣裙,長髮散落著的顧千乘。

此時,顧千乘正睜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看著他,讓徐長安難免想起了花月樓裡的狸花。

而在顧千乘身邊站著的人,讓徐長安神色微微一動。

柳青蘿。

真是她啊……果然如雲姑娘所說,也得了仙緣。

隻見柳青蘿一襲長裙,安靜的跟在顧千乘身後,隨著她的步子停下,耳上紅寶石輕輕晃著。

徐長安正要開口,就見到柳青蘿麵露喜色的屈身:“青蘿見過徐公子。”

柳青蘿此時一幅見故人的欣喜做不得假,那感情控製的極好,冇有溢位一丁點不該有的來。

“柳姑娘也得了仙緣,恭喜。”徐長安說道:“先前聽內子提起,便想著……找個機會與姑娘道喜。”

“隻是托祝姐姐的福。”柳青蘿看著徐長安和雲淺的十指相扣,抬起頭後,身子細微的僵了下。

雲姑娘又變得更好看了。

雖然戴著麵紗,有些出神的站在那裡,但是就好像是一朵睡蓮,帶著安靜卻動人心魄的美。

柳青蘿本能身子微微往後縮了幾分,福身道:“見過雲姐姐。”

雲淺眨了眨眼,忽然感覺徐長安抓著她的手用力了幾分,這纔對著柳青蘿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也就止於此了。

若是自己一個人,雲淺會有和柳青蘿說話的意思,但是現在徐長安在身邊,她就會安靜些,給這個少女更多麵見“神明”的機會。

不知道吃醋的雲姑娘、想要夫君學會花心的雲姑娘,就是如此。

可是她註定無法遂願,徐長安和柳青蘿雖然是熟人,不過交集不多,同出北桑城是緣分,見麵打個招呼後……自然要說正事。

顧千乘就是正事。

她那小鈴鐺晃的實在是太響了。

“喂,還有我呢。”顧千乘輕輕揮了揮手。

“顧姑娘,又見麵了。”徐長安低下頭。

“彆這麼喚我。”顧千乘嘟囔著:“姑姑、姑姑的……不好聽。”

“那姑娘要如何?”徐長安溫和的說道,他現在可是很稱職的履行著師姐們給的任務——帶孩子。

柳青蘿在一旁瞧的真切,隻覺得徐長安對顧千乘的態度有些微妙。

“?”

顧千乘也不傻,她也能感覺到徐長安的眼神,愣了一下後微微咬牙:“師姐們與你說了什麼?”

“我也是暮雨峰的人。”徐長安無奈。

“我不是小孩子了。”顧千乘盯著他。

“顧姑娘,我臨上山之前,祝前輩也與我說了一些你的事。”徐長安說道。

“桐姨總是這樣。”顧千乘扁了扁嘴,隨後偷偷看了一眼安靜的雲淺,很想要和她搭話,但是前麵有徐長安這個“boss”攔路,她急的繡花鞋在地上碾著,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先前急著想要來和雲淺搭話的是她,如今走上前來,卻連正眼看雲淺一眼的勇氣都冇有了。

也冇有辦法,見到連柳青蘿這位雲淺的“朋友”在她麵前問好都要半晌才能得到反饋,顧千乘就退縮了……她若是上去,雲淺真的不認得她了,那才叫丟臉呢。

加上……

看著徐長安那張好看的麵容,顧千乘心想伸手還不打笑麪人。

看的出來,她有些笨拙,不知應當如何與人交流。

分明她的事情隻是小事,話到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口,便回過頭求助似的看向柳青蘿。

“好了。”柳青蘿輕輕搖頭,這纔對著徐長安解釋說道:“公子,方纔顧妹妹知曉你們……”

顧千乘聽到柳青蘿開口解釋,下意識就鬆了一口氣。

柳姐姐解釋之後,她就可以用擔心她的名義和雲姑娘說話了……

但是。

當顧千乘抬起頭,瞧見柳青蘿平靜的麵容,看著她和徐長安平靜的對話時,腦海中閃過了柳青蘿怔怔看著他背影的樣子。

柳姐姐……現在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分明是自己非要過來說話的,分明自己也知曉柳姐姐心裡應當不好受,卻……

心平氣和的和暗戀之人說話,會是幸福的嗎?

她不知曉,卻本能覺得這也許不會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

“不了。”顧千乘忽然身子一躍,擋在了柳青蘿和徐長安的身邊,打斷了柳青蘿的話,認真的說道:“我自己說。”

柳青蘿微微一怔,看著身前小小的身影,唇角勾起了一些,眼神溫和。

“……?”徐長安看著顧千乘低下頭開始明顯的組織言語,有些奇怪,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倒是,他看見了柳青蘿的表情,想起了一些北桑城的事情。

那時候,柳青蘿偶爾和他談起花月樓裡需要她照顧的“妹妹”時,便是這樣溫柔的表情。

看來相處的很好,倒是一件好事。

他還是由心為這位柳姑娘高興的,畢竟有著顧千乘照拂怎麼想都是一件好事。

不過,徐長安又覺得,這一個是祝平孃的晚輩,一個是祝平娘當做“女兒”養的姑娘,關係好也實屬正常。

“那個……”顧千乘組織好了語言,抬起頭認真的說道:“我……我瞧見她們說有玄劍司的人跟著雲姐姐和……你,大抵是要找你們的麻煩,便和柳姐姐過來了。”

她其實還有很多想要說的,但是說出口的也就這些。

看著徐長安平靜的眼神,顧千乘又補充道:“當初說好了,有什麼事情……來鼎、鼎心峰找我,我……也說了會……總之,不是因為你,是因為雲姐姐。”

她當然不是擔心徐長安,而是擔心雲淺。

“我明白了。”徐長安看著顧千乘小臉微紅的模樣,一時間很難將她和北桑城囂張跋扈、無法無天的主聯絡起來。

不過再看顧千乘時不時抬頭偷看雲淺的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麵對喜歡的人,話都說不明白了啊。

到底是個小孩子。

柳青蘿也這麼想,她覺得幸好顧千乘還小,若是她年長了一些,麵對喜歡的男子還是這個樣子,那真就是將一顆心攤開給人瞧了,這樣可不行。

一旁徐長安又聽顧千乘說了幾句,這才明白了一些。

原來,那司空鏡的麻煩是她、或者說是一些鼎心峰的師姐解決的嗎?

果然,又和上次一樣,是這些師姐和玄劍司的人不對付啊。

“謝了。”徐長安冇有拒絕顧千乘硬生生塞上來的好意,他和柳青蘿對了一下視線,後者輕輕點頭。

“顧姑娘,你可知司空師兄找我有什麼事?”徐長安問。

“司空鏡?誰知道他呢,我煩死他了。”顧千乘一口銀牙緊咬,她抬頭去看雲淺,卻發現雲淺對於她們的話題完全冇有興趣,還在那兒看著徐長安說的風景……便隻能繼續和雲淺的“代理人”說話。

顧千乘細心的叮囑道:“總之,那司空鏡不是什麼好人,你小心一些就是了,也……也要讓雲姐姐小心。”

顧千乘還記得司空鏡盯著柳青蘿看的眼神……很討人厭。

柳青蘿:“……”

司空鏡?

先前顧千乘也問過她是不是認識這個人,當時她冇往心裡去……如今聽顧千乘的意思,那司空鏡原來要找徐長安和雲淺的麻煩?

她便將這個名字記下了。

——

“這樣……?”

徐長安看著顧千乘那一本正經的樣子,一時間也糊塗了。

他對顧千乘雖然有幾分哄孩子得到意思在裡麵,但是對她還是信任的,畢竟是無論是從祝平娘還是從暮雨峰上來看,她都是徹徹底底的“自己人”。

那位司空鏡還真的是要找自己麻煩啊。

“總之,謝顧姑娘特意走這一趟。”徐長安看著她,在想下次……請她吃飯?

她應當會高興吧。

徐長安可還是記得的,師姐們交給她的任務。

“說了彆叫我顧姑娘。”顧千乘也回過神來,她本來還挺還修的,但是說上兩句話後心情就平靜了下來。

她白皙手指指著徐長安,認真的說道:“喚我千乘就好了。”

“……?”徐長安愣了一下。

千乘?

這稱呼……可有些親密了。

他感覺顧千乘應當不怎麼喜歡他吧。

連帶著柳青蘿也奇怪的看了顧千乘一眼。

“哎呀……”顧千乘看著徐長安猶豫,又說道:“你這麼喚我就是了……大不了,你殺我的小老虎的事兒,我不與你計較了。”

“……抱歉。”徐長安苦笑,取出先前玄劍司門人給的靈石。

“誰要你的靈石了。”顧千乘感受到柳青蘿那怪異的視線,跺了跺腳:“你這個男人,果然婆婆媽媽的不爽快,讓你叫你就叫。”

瞧著眼前這個莫名耍起了脾氣的小姑娘,徐長安很無奈。

分明他和顧千乘還算不上熟悉吧……

他果然不太會對付小姑娘,隻能說道:“千乘?”

“嗯。”顧千乘心安理得的應了一聲,隨後偷偷看了一眼雲淺。

果然,在見到徐長安這一生略顯親密的稱謂後,本來神遊天外的雲淺看了她一眼。

顧千乘一下就笑了。

她可是很聰明的人。

雲姐姐眼裡隻有這個男人,想要讓她看自己,當然要從這個男人身上想辦法……

事實證明,這真的很有用。

想想就知道了,徐長安都叫自己千乘了,那姐姐……一定也會這樣叫她的,相比後者,前者的親密,她可以忍受的。

“徐…長安對吧。”顧千乘走過來,一點也不怕生的扯了扯他的袖子,眼巴巴的說道:“徐公子,你再……再喚我一聲。”

徐長安:“???”

此時的顧千乘像極了吃飽喝足之後翻過來肚皮等人來擼的狸花,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熠熠生輝。

發生了什麼?

這是……撒嬌吧。

若是以往那般吃了他的料理也就算了,這忽然的是要做什麼。

柳青蘿在一旁看的真切,猜出了顧千乘的想法。

她偏過頭,耳墜上寶石微微晃著。

這……倒是個膽大、敢作敢為的丫頭。

他現在知道當初師姐讓自己多擔待著點、告訴他這丫頭纏人是什麼意思了……

完全不知道她腦袋裡在想什麼。

一開始還羞的話都說不出來,這馬上就變臉了?

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嗎?

他以後和雲淺有了女兒,不會也會是這種脾氣吧。

顧千乘見到徐長安發呆,在雲淺視野盲區裡抬腳,輕輕踢了一下徐長安的小腿,不滿的說道:“我過來特意幫你,喚我一聲千乘怎麼了。”

她心裡嘀咕雖然自己冇幫上忙,但是蘇師姐也是鼎心峰的人,四捨五入就是她也幫了忙了。

“千乘。”徐長安隻能隨她的願。

隻是這下,他的眼神更像是看女兒了。

“啊……”顧千乘忽然脊背發亮,汗毛都豎起了,她對著徐長安擺擺手:“你彆這麼看著我,怪噁心的。”

徐長安:“……”

一旁,本來心情複雜的柳青蘿見到這樣的場景,都掩麵笑了笑,不過她覺得也差不多了,便說道:“妹妹,咱們該回去了。”

說好了不耽誤她們做正事了。

“欸?我還冇和雲姐姐說到話呢。”顧千乘下意識的說了一句,然後就對上了徐長安的眼神。

糟了,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我說呢。”徐長安笑了笑,他差點都忘了,這個小姑娘可是當著他的麵說對雲淺“一見鐘情”的。

“笑什麼。”

她特意趕過來,結果……雲姐姐就冇有正眼看她一下,唯一一次,還是他喚自己千乘那次。

果然,是將她已經忘了。

顧千乘扁了扁嘴,忽然覺得很委屈:“想笑就笑好了,柳姐姐……我們走吧。”

就在顧千乘準備離去的時候,徐長安的聲音傳來。

“小姐,顧姑娘好像有話與你說。”

“說什麼?”雲淺看向顧千乘。

“……”顧小姑娘忽然覺得,這位徐公子長得還是很好看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