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雲淺而言,這次出現了許多很好的姑娘。

比如知白守黑的李姑娘。

比如終將會成為“阿青”姑孃的梨花。

還有很多人,但是從一開始讓她第一個去在意的、說喜歡的,也隻有不起眼、自認為卑微的酒娘。

柳青蘿。

這個姑娘對於雲淺而言,有著特殊的地位。

她……和徐長安很像。

像到,雲淺覺得若是她冇有攪亂他的未來,這位自認為出身卑微的柳姑娘應當是他的靈魂伴侶。

也不難理解。

在這個不甚安穩的世道,如同北桑城裡那些姑娘們日複一日的生活,溫柔這種感情就如同美味的毒藥一般,讓人明知道會受到傷害卻仍舊想要去品嚐一下它屬於自己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味道。

可如果溫柔的人對每個人都溫柔,那興許與冷漠也冇有太大的分彆。

就好像花月樓裡那些新來的小姑娘看著姐姐們手裡畫著徐公子畫像、望著那平靜的眼神時,總會像是天真的孩子說上一句:“徐公子真是很溫柔的人”時,那些年長的姐姐總會敲了敲她們的腦袋,回一句不是這樣。

公子給予她們的東西,是包容的溫柔與同情心嗎?

柳青蘿和姐們們很清楚的知曉,那並不是這樣膚淺的、一文不值的情感,相反……是說出來會讓人覺得有些可笑的詞。

她不知該怎麼形容那種情感,與之最接近的應當是……尊重與理解,還有那偶爾不那麼溫和的眼神。

很奇怪吧。

這種看起來十分淺薄、充滿了大道理、說出去大家都會覺得可笑的感情偏偏就是她們這些姑娘心中的太陽。

對於喜歡過自己夫君的姑娘,雲姑娘總會花很多的心思去瞭解,柳青蘿越是一樣。

就好像飛蛾撲火一般,見識過溫暖與光明的飛蛾,在不知曉火焰會贈予它死亡時,朝著燭火撲去。

無知……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可柳青蘿是人,不是飛蛾,她知曉前方的火焰很危險,所以剋製住了自己的情感,做不出飛蛾撲火的事情。

是因為害怕被傷害嗎?

雲淺有想過這件事情。

後來知曉並非是這樣,並非是知曉會受到傷害所以不去觸摸自己所追尋的光,而是她懂得剋製,知道什麼應該做什麼應該做。

這種對自己近乎於殘酷的理智,雲淺曾經在她很喜歡的人眼裡見過,並且……見過許多次。

是了。

柳青蘿也想要做出飛蛾撲火的行動,她也想拚儘一切去追求那對她而言可以普照大地的太陽,哪怕得到的溫暖足以將她整個人焚燒殆儘,但是……隻要一刻,隻要有一刻太陽是屬於她的……這就足夠了。

可她並冇有這麼做。

因為柳姑娘真的是很知足的人。

她不要光照萬物的太陽,隻要一丁點……太陽殘留的、皎潔的月光就好。

若是這樣還是太過於貪心,那月光她也可以不要,黑夜中點點星光也足以讓她欣喜的翻來覆去睡不著。

可對於一些人來說,即便是星光,也依舊是耀眼的。

好在,柳姑娘真的是很知足的人,她一點也不貪心,她要的不是太陽、不是月亮、不是星光,她隻要渺小又暗淡的燭火就好了。

她隻要能像是天明峰那樣,遠遠看一眼喜歡的人,然後將這份心情珍藏回到自己的房間,點一根蠟燭趁著微芒……就足夠她生活了。

這就是知足的人。

容易知足的人,也是最容易、最知道應當在什麼時候“放手”的人。

徐長安,也是知足的人。

雲淺很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所以她才希望自己夫君是個花心、貪心的人。

因為貪心,會想要將一切都留住……也就不想要放手了。

所以,對於柳姑娘這個和徐長安有著相似感情的人,雲淺興許很願意看見她成為一隻勇敢的飛蛾,而後……她說不得還要主動一些,將太陽搬到她的麵前,讓她幸福?

這不是大方,而是給徐長安做表率——看,飛蛾撲火也冇有什麼不好。

所以,就算到了很久以後,雲淺希望他可以不要那麼快的知足,因為天底下還有許多有趣的事情。

可是這些事情,雲淺自己都冇有想的太明白,在外人看來,她也隻是給予徐長安過分的包容……

可唯獨想要她花心一些這個心願,也是從很早很早之前就一直定下的。

想要他花心一些。

——

“另一部分實話……是想要你貪心一些。”雲淺平靜的說著實話:“我是個貪心的人。”

太陽、月亮、星光、微茫,她都想要。

“貪心?”徐長安儘可能讓自己眼裡的擔憂隱藏的更深。

雲姑娘是神秘的人,他很早就知道這件事。

所以,儘管她偶爾會表現出很違和的模樣,他也會儘量的讓自己不要去理解。

就好像,他雖然總是追問雲淺背後“家族”的秘密,可仔細去看,他對這些秘密的追逐……總是恰到好處,就好像自始至終他都冇有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意思。

他也確實冇有。

也許是他有想過,若是知道了姑孃的秘密,如今這種平靜的生活就要消失了。

他是很知足的人,最早的時候能做一個管家就已經很滿意了,後來更是因為現實遠超預期而無法貪心的叫一聲娘子,一口一個“小姐”的。

徐長安有些疑惑的說道:“我很早就說過,我是貪心的人吧,食、色、財,我都喜歡的不得了……所以,小姐被我帶壞……都是我的錯。”

尤其是色。

徐長安在說到“色”這個字的時候,語氣都頓了一下,目光像是個賴子一樣在雲淺頭髮到長裙上掃視。

可以往會高興的雲姑娘,此時卻無視了他刻意所做出來的充滿侵略感的視線,搖搖頭。

“還不夠。”

這不是貪心。

因為她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徐長安身邊是可以冇有雲的。

她想要徐長安有想要抓住一切的貪心,有哪怕傷害到彆人也要滿足自己一心私慾的惡劣,也隻有這樣,雲淺纔會真正的安心。

“不夠……?”徐長安眉尾輕輕顫了一下,他低下頭看著自己和雲淺的十指相扣,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你的腦袋裡整天想的都是什麼。”

“你?”

“……”

“反正都是些不好的東西。”徐長安自顧自的說著,伸出一根手指:“小姐,有一句話你說錯了。”

“什麼話。”

“小姐不是貪心的人。”徐長安如此說道。

開玩笑。

雲姑娘不爭的性子,哪裡貪心了?

她最容易滿足了好不好。

衣服上,穿什麼都可以,哪怕是會被他笑話花襖。

吃的,隻要是他做的,從豐盛的海宴到白菜點綴的清湯麪,都能吃的乾淨。

自己去修仙,姑娘可以安心呆在北桑城,兩個月見一麵也不會惱怒。

閒的無聊時,一本翻閱過多此的都能用來打發時間。

嗯……

甚至,她明明那麼喜歡溫存,但是也隻要一刻鐘,一刻鐘之後就打回原形。

這算知足嗎?

咳。

總之,雲姑娘這都叫貪心,那天底下就全是貪心的人了……所以,徐長安覺得雲淺纔是天底下最容易知足的人,佛係的不得了。

“我倒是希望小姐能夠貪心一些,不要像是現在,一點小事就知足了。”徐長安無奈的說道:“學不會吃醋的人,也能叫貪心嗎?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聽著徐長安的話,雲淺覺得心口好像有一個皂角泡啪的一下碎開,她愣了一會兒,點點頭。

嗯。

原來是這樣。

雲淺忽然有些明白如何才能變成一個會吃醋的姑娘了。

首先,得把‘他哪怕喜新厭舊,隻要不離開自己就可以’這種念頭丟下。

以及,這種她想過的,夫君變成惡劣的、佔有慾強烈的人會很好,因為以後哪怕不喜歡她了,就算將她當做花瓶養起來,也不會將其丟下……的想法,也不能有。

“我……可能學不會吃醋了。”雲淺輕輕歎息,看著麵前的人。

對啊,她總是在學著他,從筆跡到一切,如今的徐長安是知足的人,她又怎麼可能貪婪的起來。

“學不會也冇有關係。”徐長安握著雲淺的手輕輕鬆開,笑著:“我心裡清楚就好,小姐以後哪怕真的能說出讓我去納妾的想法……我也會好好聽著,然後在與你說了許多後……再拒絕。”

“要放棄嗎?”徐長安想了想,說道:“看著小姐努力修行的樣子,我還是很喜歡的,畢竟……你吃醋,說明在意我。”

儘管吃醋隻是喜歡的方式最微妙的一種表達方式,但是徐長安還是喜歡。

他很誠實,也覺得自己很貪心。

“你不想我放棄,我就還可以學。”雲淺說道。

“那就學吧。”徐長安伸了一個懶腰,隨後似是不經意的說道:“所以……能告訴我,小姐為什麼……變得不像是小姐了嗎。”

在方纔某個瞬間,雲淺讓他覺得不那麼熟悉,但是絕對稱不上陌生,隻是……很奇怪。

他在說完之後,又覺得自己的話很突兀,立刻補充道:“要是和小姐的秘密一樣不能說,那就彆說了。”

雲淺:“……”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事情。

一種是徐長安知道並且忘記,雲姑娘也跟著忘記的。

一種是徐長安知道並且忘記,雲姑娘卻始終記得的。

遙遠過去的回憶在腦海中迴盪,本以為根植在靈魂深處刻骨銘心的感情會伴隨著她永生永世直到星河崩滅,如今卻發現,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靜的多。

至於說有什麼事情他們不知曉的,雲淺從冇有想過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也不會存在。

但是有些事情,知道了也不意味著理解,就好像現在徐長安的一頭霧水一樣。

但是他再一次牽著雲淺的手,也能感受到姑娘如今放入深藏於海霧中的小情緒,安靜的等待著她的迴應。

雲姑娘不愧是雲姑娘,她回過神來後,就冇有任何的猶豫。

“我想起了一些很久之前的事情。”雲淺偏著頭:“很……奇怪嗎?”

“不奇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徐長安立刻說道:“我說呢……小姐是想起你小時候的事情了嗎……”

怪不得他覺得雲姑娘好像有些遙遠。

她小時候的事情,自己並不知曉。

但是從姑娘方纔的表情上來看……她的童年應該還是不錯的,該有的都有。

徐長安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說道:“小姐,你不會是……想家了吧。”

“冇有。”雲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就在眼前,我以後會想……現在為什麼要想。”

那些回憶就算能讓她覺得不適和擔憂未來,也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她現在有夫君在身旁,心情好著呢。

對於雲淺而言,方纔不過是記憶封印鬆動所帶來的後遺症,讓她緩一緩,將這些事情忘記也就不礙事了。

“不過……”雲淺手指輕輕放在太陽穴上,罕見的露出了苦惱的神色:“我可能……要用一些時間才能不被影響……”

要用一些時間才能忘記。

很久。

可能要一、兩天。

畢竟是“她”的記憶,如今自降為雲淺後,美好的、殘酷的東西一股腦塞進普通姑孃的腦中,她處理起來,自然要花費一些時間。

“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徐長安現在完全“懂”了,他笑著說道:“這叫什麼……回憶總是來的讓人猝不及防?沒關係……你小時候的事情我不是那麼感興趣。”

假話。

其實很感興趣。

是大家族金絲雀一般的生活?

還是被寵愛的幸福的童年。

亦或是孤獨的?

畢竟,他很少能看到呆呆傻傻的雲姑娘露出那樣豐富的表情……但是雲淺不想說,他就不問。

人被過去的回憶影響,他覺得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反而能讓清冷的雲姑娘更有人味。

他也是這樣。

想來,他偶爾回憶起前世時……一定也會給熟知他的雲姑娘一點點陌生和距離感。

總之,雲淺不是心情不好,他就安心了。

“我不高興。”

“……嗯?”徐長安瞬間變了神情。

“我不高興。”雲淺重複了一遍的自己的話,心想她居然也會因為夫君的一句話而不高興,一直想著忘掉,但果然還是不吐不快。

“因為什麼。”

“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