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千乘冇有祝平娘那樣的厚臉皮,所以她並不是窺視徐長安和雲淺一路跟過來的。

她對於柳青蘿這位雲淺可能的情敵很有好感,思來想去,覺得自己隻是喜歡好看的姑娘。

所以她閒的無聊,想要過來找柳青蘿玩,順便買點酒。

畢竟之前她和柳青蘿一起吃酒還算愉快。

結果來到酒肆前,看到雲淺在樹下和一個少女聊天,她欣喜的剛要上去打招呼就發現了被徐長安打暈丟在路邊的侍衛們,然後就在酒肆門外站著偷窺了一會兒。

她瞧見的東西不多,反正隻是看見了柳青蘿被人欺負,但是徐長安卻藏在角落裡什麼也不做。

雖然最後徐長安還是出手了,但是程度之輕令人不爽,於是顧千乘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給了青年一個教訓,隨後立刻對徐長安表示不滿。

她倒是冇有想太多。

……

不爽快?

被顧千乘這麼說了,徐長安心想她說的很對。

看著顧千乘叉著腰罵街的可愛模樣,他視線在地板上已經瀰漫的鮮血上一掠而過,眼睛眯起了一些。

他行事有著自己的一套準則。

儘管也想像顧千乘一樣,下手狠厲、不顧後果……但是既然是替祝平娘出手,那就要完全符合規矩,所以他不能像是顧千乘這樣肆無忌憚的按照喜惡行事。

這小丫頭下手也忒狠了。

徐長安覺得彆說這個錦衣玉食的紈絝,就算是他捱了顧千乘的這一腳,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徐長安是練氣境九重,但是卻隻能捕捉到顧千乘的些許動作,而且對方一進來就破了他周身的靈氣,震得的他後退了好幾步。

就是說他麵前這個脾氣不甚好的小丫頭……至少是開源境中期往上。

這樣的顧千乘,真要與他爭鬥,怕不是三招以內解決。

他修煉的天賦本就不好、也冇有什麼資源。

再一次感受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以及……顧千乘的心性。

這裡可是柳青蘿的小店,她居然讓這個地方染上鮮血。

此時,柳青蘿櫻唇微張,顯然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看到了什麼樣的場景。

嗯……

好吧。

徐長安勾起嘴角。

理性是理性,就個人情感來說,他很喜歡顧千乘踢的這一腳,可以給她點個讚。

“……?”

顧千乘眨眨眼,看著徐長安眉眼裡的笑意,一時間竟然懵住,小腦袋上緩緩飄起大大的問號。

這個男人怎麼回事啊。

男子被人罵是女人不應該生氣嗎?怎麼還笑了。

他有病嗎。

難道他就是二孃說的那種……越是打罵他就會越高興的怪人?

顧千乘怔怔的看著徐長安,覺得這個讓雲淺、柳青蘿都喜歡的男人雖然笨了一些、墨跡了一些,但應當不是那種怪人。

於是顧千乘回想自己方纔說的話。

你這個男人做飯好吃就算了,怎麼行事也……

顧千乘忽然臉上一燙,耳朵上攀起紅暈。

自己居然說他做飯好吃了。

該死,方纔隻是想嗔他兩句,怎的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呀。

認為徐長安在笑自己的顧千乘惱怒的跺腳,隻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啪、啪……”

徐長安看著顧千乘又輕輕的在錦衣青年臉上踩了兩腳,嘴角忍不住抽搐。

之前瞧著可可愛愛的貪吃鬼,居然……

人都這樣了,是死還是活都不知道呢,顧千乘居然還能踩的下去。

一是不怕弄臟鞋,二……

祝管事那樣溫柔的人,怎麼會有這樣的後輩。

這小丫頭真是個狠人。

徐長安在心裡默默的將顧千乘劃入了不能輕易招惹的名單裡。

“……咳。”顧千乘抬起繡鞋,輕輕從鮮血淋漓的臉上拿下來,腰間的鈴鐺又晃盪了兩下。

鈴鐺清脆,柳青蘿逐漸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看著地上不知死活的青年,鮮血順著開裂的地板緩緩流淌,忍不住的往後退了幾步,站在了徐長安的身後,眸子裡閃過了幾絲恐懼。

顧千乘看著柳青蘿站在徐長安的影子裡,一愣之後立刻說道:“姐姐彆怕,他冇死呢,我有控製力道的……大部分力氣都卸入地麵了。”

顧千乘說話的時候,神色有些不自在。

冇死是冇死,但是以後就算醒過來,人也癡傻了。

她纔不管那麼多,對方想要她喜歡的酒娘姐姐死,顧千乘冇有直接把他的腦袋踩碎,已經是怕嚇到柳青蘿了。

柳青蘿:“……”

她是真的很感激顧千乘。

說話的期間,柳青蘿的視線放在年歲已經足夠做他弟弟的徐長安身上,安心了許多。

顧千乘是在幫她,徐長安也是在幫她,並且從出手時機和徐長安的話就可以察覺到,他已經待了有一會兒了。

可是相比於顧千乘近乎於發泄的做法,徐長安同樣可以輕而易舉的幫她解決困難,但是卻隻是看著。

為什麼?

是在看她出醜,是看著她害怕而愉悅嗎。

當然不是。

她方纔鼓起勇氣拒絕契約,付出了努力。

徐長安並非是高高在上的出麵解決問題,反而站在她的位置上出發,維護她的努力、維護她僅剩的自尊。

柳青蘿相信,如果那位青年冇有動手,徐長安會從頭到尾看著她自己去解決這件麻煩,直到離去都不會讓她發現。

這份溫柔,讓柳青蘿心中悸動。

深吸一口氣。

柳青蘿並未表現出什麼異常。

公子有家室,並且距離保持很遠,她有自知。

柳青蘿深吸一口氣,屈身朝著顧千乘行了一禮,認真說道:“青蘿謝過顧姑娘。”

這聲感激也是真情實意的。

“一件小事罷了。”顧千乘此時看著酒肆裡的一片狼藉,總算意識到自己這件事做的不甚好,她立刻說道:“姐姐安心,不會有麻煩的,那個地麵我一會兒來收拾……”

正說著,顧千乘忽然一怔。

她接到了祝平娘略顯惱怒的傳音。

“臭丫頭,壞我的好戲,還不滾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