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一同出門是什麼樣的體驗?

徐長安以往冇有想過這種事情,畢竟姑娘體質不好,在尚未修仙之前,他可不敢讓雲淺在大雪天氣走出房間……所以,在以往的時候,哪怕是姑娘夜晚起床采花,也都是他在一旁暖房裡照顧,絕對不讓她一個人出去,免得染上風寒。

但是……如今有機會了。

他已經有了修為,可以用靈氣保護雲淺不受寒風侵襲。

所以,徐長安纔會對於與雲淺一同賞雪那樣的心動,畢竟……這是和姑孃的首次,值得紀念。

不過,又因為是夢境,所以他在內心深處將其當成了演練,為了以後給姑娘更好的遊玩體驗而做準備?

這麼一想,徐長安對於和“假雲淺”出遊就更冇有心理負擔了。

當然……雲姑娘難得的少女心思,他也要小心翼翼的嗬護纔是。

——

隨著雪越下越大,漸漸看不清人影了。

不過小半個時辰,島上便是銀裝素裹,土石、書閣、房梁、植被上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被”。

冷意瀰漫,起風了。

含義打在徐長安營造出來的靈力屏障上,被稀釋了八成。

“咯吱……咯吱……”

雪揚間,慢悠悠的步伐,長靴和繡鞋實實的踩在薄薄的雪地上。

踏雪之聲在庭院中愈發的清脆明淨,仔細的聽著踩雪聲,那種“咯吱……咯吱……”很有節奏的聲音,能夠讓人心情一片平靜。

徐長安撐著一把傘,摟著雲淺在雪下庭院中緩步,在路過一片翠色竹林的時候,停下了腳步。

竹林十分幽靜,佇立雪中,彷彿蒙上了一層麵紗,很是神秘。

因為徐長安駐足,所以雲淺也跟著看過去,不過似乎是停下來之後有些冷了,所以雲淺整個人幾乎是貼在徐長安身上,從遠處不仔細的看,一定會以為是哪個小女生正粘著自己的夫君撒嬌呢。

但是雲淺麵無表情的樣子,實在是看不出一丁點撒嬌的模樣。

“小姐你很喜歡竹子,咱們以往經常來。”徐長安回憶道。

“是你種的。”雲淺應聲,竹子很好用,可以做筷子、可以做水筒,徐長安甚至用竹子給她做了一個竹椅用來歇息。

那時候,她躺在竹椅上看書,風一吹就是一股好聞的味道,自然是喜歡的。

“你也很喜歡。”雲淺想起了什麼,說道:“每天都有好好打理這邊,竹林是,花圃也是。”

南邊山上有大片竹林,而眼前的這些小簇是徐長安移植過來的乘涼處,平日裡都是自己養活,所以於雲淺能體會到他管理竹林時的用心。

“我是管家,喜不喜歡,都是要照顧它們的。”徐長安低下頭看著自己被雲淺死死抱著的手臂,眼角微微抽了下。

他都和姑娘說了自己有靈氣蓋著她,怎麼還是這麼冷?

其實放開些就不冷了,這個簡單的道理,他說給雲淺聽了……不過顯然冇有什麼作用。

算了,這些也不重要。

故地重遊,徐長安心想有些事情他不好意思和雲淺說,但是此時也就不太一樣了。

雪花落在麵上融做雪水,微涼的水潤讓徐長安精神一振,他攬著雲淺腰肢的手戴上了幾分力道,直到雲淺看過來後,他才咳了一聲。

“小姐,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將這些琴絲竹從南山移過來嗎?”

“因為你喜歡。”雲淺想也不想的說道。

“不全是。”徐長安搖頭。

“那……”雲淺看著徐長安落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抬起頭說道:“是因為我喜歡?”

“不全是。”徐長安眨眼。

“那我就不知了。”雲淺知道自己在夫君麵前一向不是什麼聰明的姑娘。

徐長安看向竹林,心道那時候就覺得若是能和雲姑娘在林中漫步,一定是件很有情調的事情。

歎氣。

“好好照顧這裡,是想要和小姐你經常來這邊賞玩,不過結果你也知道了,比起這裡,小姐更喜歡西邊的花圃。”徐長安握著油紙傘手微微轉了兩下,看著雪自兩邊落下,歎息就變成了笑意。

雲淺平日裡懶洋洋的,不喜歡走路,徐長安自然不會主動提出和他出來逛逛的話……

“我那時還是高估了小姐的體質。”徐長安回頭看了一眼一路走來的腳印,看著腳印方向的小山,感歎道:“還想著……讓小姐你去山上的竹林會累,移植到院子裡來你就會常來的,事實……我天真了。”

雲淺看著徐長安可惜的樣子,眼角開了不少,她碾了碾腳,輕聲道:“我……冇有想過這些。”

對於她而言,和徐長安在一起就是最高興的了,也無關於她們是在賞雨還是賞雪,無關於是在竹林漫步還是在泥地行走……

所以,徐長安不說的話,不去窺探他心思的雲淺,自然不會主動提出散步的話。

“現在去走走……還來得及嗎?”雲淺抓著徐長安的衣角,指著眼前精緻的竹林。

“來不及了。”徐長安勾著嘴角:“好了,小姐不用太在意,我隨意說說的……現在,還是先找個歇腳的地方,這雪看著還要下一會兒……坐下好好歇息,近距離賞雪纔是正事,散步的事兒什麼時候都可以做,以後吧。”

謊話。

這個夢境已經很長了,但是絕對堅持不到他說的以後。

但是徐長安也不算騙人。

因為天明峰上、秦嶺住處的夫君就有一片高大的竹林,他可以和真正的雲姑娘在北苑漫漫遊玩。

“……嗯。”雲淺會聽徐長安的,在沉默了一會兒後,雲淺抬起修鞋,輕輕的落在雪地中,說道:“踏雪聲,很好聽。”

尤其是徐長安,每一步落下都會將雪花壓的咯吱咯吱響,這種每一步都會留下印記。

因為軟,所以會留下印記。

因為留下了深刻的印記,所以這腳印不會再一次被風雪覆蓋,而是會被雲淺好好珍藏起來,成為她眾多寶物中的一件。

“踩雪聲是很好聽的,隻要不濕了鞋子。”徐長安微笑:“我也很喜歡這種感覺,所以才說小姐應當出來走走。”

“在雪地上走,很省力氣。”雲淺認真的說道。

看看那腳印,她和徐長安都走了這麼久了,還冇有喘不上氣。

“走雪地會更累的。”徐長安扶額,感受著雲淺的體溫:“省力氣是因為你“掛”在我身上啊。”

“這樣?可你身上暖和,還有你說了要摟著我的。”雲淺可不會害羞,反而覺得很有道理。

這樣說來。

抱著和揹著會更省力氣。

“我知道,我又冇有嫌棄,就是說說……說說。”徐長安視線刻意移開放到遠處,同時說道:“總的來說,小姐既然不討厭學,而且很喜歡……那咱們今日出來就是值得的。”

“嗯。”雲淺語氣冇有什麼波動,應聲到:“踩起來……軟軟的,喜歡。”

踩起來……喜歡?

喜歡?

姑娘喜歡其他的?

“那……”徐長安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病,張口說道:“比踩我呢。”

雲淺:“……?”

傘麵揚起一些,殘留之風逐漸旋轉著,捲起一股細碎雪花。

哪怕是雲姑娘,眸子中也閃過了一絲不可察覺的異樣。

一簇簇的雪飛落,從昏暗的天空中紛紛揚揚地飄落而下,那本來青綠的院子早就被染成一片雪白,徐長安打了個冷顫,忽然回過神來。

他這突然間“福至心靈”都說了什麼怪話啊。

“啊……小姐,我……我是說,和踩背的感覺相比……罷了,我不解釋了。”徐長安“嘶”了一聲,不解釋了。

“我不太懂這些。”雲淺感覺到徐長安因為心神波動而想避開她,於是手上的力氣又加重了一些,想了想後,雲淺聲音放的低了些,在徐長安耳邊說道:“我應當說……更喜歡踩你一些嗎。”

徐長安:“……”

鬨劇,到此為止。

徐長安冇有讓他繼續下去。

都是該“死”的勝負欲讓他說了奇怪的話。

要臉。

——

島上庭落很大,角落一處有木構架、琉璃瓦頂的涼亭,本是用來賞花後歇腳、給雲淺做小憩用的,但是徐長安以往不常去這裡,雲淺看書也總是在小溪中間的石桌前濯足,所以這兒……對於徐長安來說竟然有些新奇。

而賞雪,這裡就是很好的地方了,不僅有寬亭遮蔽風雪,而且視野開闊,可以將大片景色儘收眼底。

此時,徐長安和雲淺就坐在亭中,腳邊放著火盆,眼前燙著一壺薑草紅茶。

點點火星被風揚起,很快便泯滅。

徐長安攬著雲淺的腰,聽著雲淺的話,摟著她姑娘就不冷了。

而姑娘也確實不冷了,看得出來她的心情很好。

“這兒,很好看,我以往怎麼冇有發現。”雲淺注視著庭院的兩側,因為這裡打理的很整潔,庭院角落的梅花平滑小枝處盛開著豔麗的粉紅,但是又被雪花覆蓋了一部分,帶著幾分不一樣的美。

大雪紛飛遮蔽了視線,卻反而更能彰顯出……夫君就在自己身邊、伸手就能觸摸到這個無比美好的事實。

“小姐冇有發現的地方多了,畢竟這島很大,而小姐你的活動範圍,就那麼點。”徐長安伸出手劃了一個小小的圓圈,接著無奈的說道:“再說,以往咱們也是來過的,去北方竹林和西方花圃不是都要路過這裡?你以往在這歇腳睡著了……忘了嗎?”

雲淺仔細想了想,說道:“……有些記不得了。”

想來,他說的這件事一定是自己一個人活動吧,不然若是徐長安在身邊,再小的事情她也不會忘的。

徐長安心想,有些事情是要坐下來、靜下心來才能體會到的東西。

比如,方纔走路的時候就冇有太多感覺,如今在廳中歇息……他就開始心跳加速了。

冇有辦法,雲淺離的實在是太近了。

姑娘不是身子骨纖細的類型,抱著雲淺的徐長安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身材,可不是那些皮包骨頭的小姑娘能夠比擬的。

這就是他一直照顧出來的姑娘啊,徐長安隻能用完美兩個字來形容。

“怎麼了?”雲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徐長安砰砰的心跳聲。

其實仔細去聽,她心跳的也很快,隻不過因為她的心跳和徐長安的心跳重合,不仔細的話分不出來。

“小姐,你若是小一些就好了。”徐長安認真的說道。

“小一些?”雲淺眼睫顫了顫,低下頭看了一眼。

“我說的體型。”徐長安立刻解釋到。

“我知道。”雲淺頷首,有些疑惑的說道:“可……男子不都喜歡……”

“停。”徐長安手指抵在雲淺的唇角,將剩下的話壓了回去,說道:“我的意思是,小姐若是有貓兒那般大小就好了。”

就好像是他平日裡將小花抱在懷裡一樣的。

那種全方位的溫暖,姑娘一定會很喜歡。

“你想我變成……貓兒?”雲淺眼睫扇動的幅度大了點,顯然,這種事情也是他冇有想過的。

“咳,隻有想狸子變姑孃的,哪有反過來的道理。”徐長安嘖了一聲。

他不過是想到什麼說什麼而已。

而且將懷裡的雲淺當成狸花貓去想,也能讓他心裡的悸動減低一些。

雲淺卻不在意這些,她若有所思的說道:“你說的是……若是你變成了一隻小寵,我說不得會喜歡上這些小東西。”

“真的感興趣啊。”徐長安意外的看著雲淺,接著擺擺手:“行,那以後我修為提升了,變給你玩。”

“嗯。”

雲淺點點頭,伸了個懶腰,眸子中閃過一抹溫情,這種平靜日常發生在島上給她的所帶來的滿足感……她真的很喜歡啊。

“小姐,喝點薑草紅糖,暖身子。”徐長安見雲淺開始打哈欠,於是倒了一杯熱騰騰的紅糖水給她。

雲淺看著桌子上的茶杯,蹙眉:“我想吃酒。”

“酒。一會兒再說。”徐長安下意識說道:“先喝這個。”

“一會……再說?”雲淺聞言,點點頭,接過徐長安遞過來的紅糖水,小抿了一口。

徐長安看了一眼緩緩落下的雪景,又看了一眼小口嘬著茶水的雲淺。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他答應了姑娘……一會兒吃酒?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