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妻子是一週目boss >   0218

天地間有這麼一個奇怪之處,身處在幽暗蒼茫與清瑩秀徹的山海之間,紮根於深海。

陰涼之處,殿落樓閣彙集,一條溪流以極度緩慢的姿態從山上向下方流淌,彷彿這裡流淌的不是水,而是時光。

整個庭院一片漆黑,隻有最中心的小樓有幾扇窗有些許的燈火,零星的搖曳著……但正是這幾縷零星的燈火,更予環境帶來了強烈的違和和驚懼,仿若幽冥鬼火在遠處指引,隨時準備吞下靠近之人。

嗯。

姑娘現在的確很想吃人,字麵意義上的。

——

小樓的燈籠之下,徐長安憑欄而立,欣賞著視線內一片漆黑的殿落……或者該是叫莊園?

對了,他會出現這裡賞風景不是閒的冇事乾,更不是嫌棄雲淺了。

他是被姑娘從屋裡給攆出來的。

給雲淺認真用心準備了她要的蓮子糕,在和雲淺一同想用了蓮子糕後……雲淺忽然讓他出來走一走,似是有什麼不能給他看。

這就很奇怪了。

這不是自己的夢嗎?

怎麼,難道他潛意識裡很想被姑娘從榻上踢下來,從家裡趕出去?

徐長安想起了被雲淺踩頭的滋味,嘴角抽了抽。

他可不是有特殊癖好的人。

也不知道……這位雲姑娘是要做什麼?

嗯,實話說,哪怕是在夢裡,雲淺在他麵前也不是能藏住情緒的樣子,方纔叫他離開後過一刻鐘回去……分明就是有什麼要準備。

是要給自己驚喜?

徐長安回頭看了一眼雲淺房間的方向,搖搖頭。

從這兒,也能夠看出來這裡真的是夢境了,畢竟……真實的雲姑娘可做不出這種一看就是要給自己驚喜的小女兒姿態……

不對。

徐長安腦海中閃過了雲淺某天忽然用紅色綢緞矇住眼睛、化身誘餌的樣子,忽然意識到姑娘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當然理論上能做到和雲淺真的會去做,中間還是隔著十萬八千裡。

徐長安忍不住勾起嘴角……可欣喜之後,又是幾分悵然和對自己的不滿。

雲姑娘就是最好的,他怎麼能因為夢境中姑孃的行為而上升到對於真正雲姑孃的失望。

這就太渣了。

簡直就是放著妻子不聞不問,反而愛上了一尊與她樣貌相同的玉像般荒唐。

他可不能做這樣的人。

“有些……期待。”徐長安喃喃道。

他還真的很好奇,姑娘能給自己帶來怎麼樣的驚喜……好吧,說是姑娘帶給他的驚喜,但因為是他的夢境,實際上是他內心深處想要的東西。

徐長安也不是完全瞭解自己內心的。

想著,徐長安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少年的聲音在黑暗的島嶼上傳播,些許迴音讓場景愈發陰森。

徐長安又想起了方纔吃蓮子糕時,他捉弄雲淺的事兒。

“……”

他可是溫柔的夫君,所以也冇做什麼,就是罕見的具有進攻性罷了。

難得做一次美夢,總要留下一些美好回憶的。

現實中他做不出那種事情,還不能拿夢境中的姑娘練練手了?

夢境就是好啊。

徐長安感慨。

可以肆無忌憚的調戲著雲姑娘,可以看著她耳廓泛紅,故作冷靜但是眼睫忍不住顫動的模樣。

隻是下次要注意,不能在雲淺吃點心的時候捉弄,他方纔突兀的一聲“娘子”,差點就讓雲淺被蓮子糕噎到……

想著雲淺悠然深邃的眼神,徐長安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為做了這樣的壞事才被姑娘趕出來的。

伸了個懶腰,徐長安凝視著那自山上流淌而下的溪水,總覺得它的速度極慢……興許是因為這條河代表著真實世界時間的流速?

徐長安雖然在夢裡,但是能感覺到外麵的時間並冇有過去太久,這並非猜測,而是他就是有這種感覺。

伸了個懶腰,徐長安心想自己有些不捨得離開了。

雲淺的反應實在太有趣了。

高攻低防的女子總是可愛的,平日裡可以肆無忌憚的說著內心中的情話,但是自己偶爾反攻一次,就能讓她神誌不清的開始說胡話。

徐長安心裡有九成的把握,如果將方纔他對夢境限定版雲淺說的情話、做的事情對著雲淺真正的來一遍,得到的反應與方纔的反應不會有分彆。

畢竟,夢中的雲淺也是基於他對於雲淺的瞭解而存在的,她一切的行為邏輯和姑娘都不會有太大的出入。

徐長安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雙手正死死的抓著麵前的欄杆,足以見得他的心動。

歎氣。

“被夢裡的姑娘撩的心動……姑娘若是高攻低防,那我豈不是低攻低防了。”徐長安掐著自己的手腕,對自己喜歡姑孃的程度感覺到無可救藥。

是了。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他受的“傷”不比雲淺小多少。

“不能再想了。”

徐長安立刻意識到,他得分散一下注意力了。

隻是這一分散,徐長安就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島嶼上的一些地方給他帶來了怪異的陌生感,在他這個專業的管家眼裡,有些地方地方一看就是許久冇有打理過的模樣。

他在島上的時候,每個地方都井井有條,不會允許有任何一處荒蕪的。

奇怪。

徐長安眨眨眼,心想難道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離開了島嶼,幻想它現在應該是這樣亂糟糟的嗎?

“不會吧……”徐長安搖搖頭,他有理由相信,他不在島上的時候,那個地方一定會被雲淺家族的人好好打理的。

“嗯,家族。”

想到這個嚴肅的事情,徐長安視線掠過整片黑暗中的殿落。

他曾經不止一次的想過,若是雲淺身邊有人暗自看護……那麼會從什麼地方窺視自己呢。

首先,一定不會是在島上。

關於這一點,雲淺曾經很確定的和他說過,這個島上有且隻有他們兩個人。

其他任何人都無法窺視到島裡的一切,所以他想要對她做什麼都是可以的。

嗯,姑娘後半句讓當時還是管家的他破了防,然後就冇有再追問家族的事情了,如今想來,那根本就不是姑娘故意轉移話題,而是她的心裡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