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總是冇有什麼時間觀念,以往天氣暖的時候,雲淺喜歡坐在這溪水中的石凳上濯足,一邊感受著溫暖清水流淌過趾間,一邊在這裡吃他做的點心。

有時候一坐就能坐上一整天,要是不去抱她起來,腳趾都能泡的發白。

就像現在一樣。

徐長安抓著雲淺的腳踝,手指上掠過一層淺藍色的光芒,他下意識的催動了靈力,隨後雲淺的腳趾逐漸恢複原樣。

做完了這一切,徐長安對上了雲淺的眼神,這才意識到……眼前是在做夢呢。

他根本就不需要模擬出靈力來,隻要心神一動就可以了。

不過話說回來,方纔催動修為時,那種靈氣從丹田遊走至四肢百骸的感覺……就好像不是夢境一樣,無比的真實。

徐長安眼神呆滯。

雲淺:“……”

夫君的不解風情是常態,雲姑娘雖然不會惱怒,但是看著他忽略了自己自顧自的發呆,水潤的眸子幽邃了幾分。

“你今日……回來的有些晚了。”雲淺說道。

徐長安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走神了,他咳了一聲:“有嗎?”

“嗯。”雲淺點點頭,望著徐長安收了她看的書和果盤的儲物戒指,說道:“那本書,我已經看了三捲了。”

“是嗎,那……真的挺久了。”徐長安點點頭,心想還真是這樣。

以前他出去多忙一會兒,雲淺一個人閒著真的能在這裡看一天的書。

不過,徐長安說完之後,便愣住。

這般平和、日常的對話……讓他恍惚間,彷彿真的回到了過去,好像他冇有去過什麼朝雲宗,一直冇有離開島嶼似得。

話說……他現在應該做什麼來著?

無法對與雲淺一模一樣的“夢中限定款雲淺”視而不見,但是要說他真的能狠下心來對夢中的姑娘做些什麼,那也是不可能的。

正愣著,就見到雲淺對他伸出手:“帶我回房。”

徐長安冇有多想,下意識就接住了雲淺的手,與她相擁,將雲淺抱下石凳後,隨後順勢將背抱起來。

這種動作,可以說是刻在他的基因裡了。

被背起來之後,雲淺雙手環著徐長安的脖頸,下巴磕在他的肩頭,臉色終於好看了一些,她就像是真的乏了一般,一言不發。

徐長安本就冇有什麼目的,便隨著姑孃的意,緩步朝著中央那他們二人的“婚房”走過去,期間……雲淺身上那似有似無的幽香一直朝著他的鼻子裡鑽,徐長安感慨回憶真實的同時,血液分成上下兩部分開始在體內狂奔,還好他比較能忍,加上揹著姑娘低著頭,並冇有被雲淺發現端倪。

說起來。

也是夢境裡這個時間點選的好,如果是關係還未確定的時候,他可不能這樣光明正大的占雲淺的便宜,能這樣隨意上手擁抱……已經是靠近後期的事情了。

權當是回憶一下日常好了,徐長安這麼想著,走入樓閣跨過門檻,微微掂了一下背上的姑娘,笑著說道:“小姐,我弄了一些新穎的小點心,一會兒給你吃。”

“好。”雲淺微微點頭,忽然說道:“你左手上的是什麼。”

“手上的?”徐長安看向自己左手無名指上那一枚幻化出來的儲物戒,眨眨眼後說道:“戒指?”

徐長安作為已婚人士,所以方纔冇有多想就將戒指佩戴在了左手無名指代表婚戒的位置了,至於為什麼這裡是婚介,興許是因為左手無名指有一根血管與心臟相連?

“我知曉是戒指。”雲淺在徐長安耳邊平靜的說道:“我……不喜歡。”

“不喜歡?”徐長安愣了一下,隨後意識到了什麼。

這裡是他的夢境,他所知曉的,姑娘便都是知曉的。

是了,婚戒怎麼能隻有自己有,姑娘冇有?

“小姐,不喜歡我就不戴了。”徐長安心神一動,他手上銀色的戒指化作一抹流光,幻化成一個儲物袋出現在他的腰間。

“這樣可行了?”徐長安問。

“嗯。”雲淺點點頭,心想雖然她也想要徐長安親手給的戒指,但是目前為止……她有綰髮就足夠了。

徐長安為姑娘可愛而失笑的同時,也給自己提了一個醒。

以後就算他弄到了儲物戒……佩戴的時候也得注意了,若是冇有一對戒指還是不要將其放在婚戒的位置好。

還有就是。

這種平靜、但是仔細去品纔會有不滿的感覺,果然與雲姑娘一模一樣。

“小姐,到了。”徐長安說著,推開房間的門,隨著一股好聞的味道拂麵,入門就是彩雲屏風。

房間很精緻,該有的應有儘有,榻上繡花的褥子花紋清秀,旁邊還有一個衣架,上麵掛著他以往穿過的衣裳。

嗯。

本來的單人床換成了大床,單人枕也換成了雙人枕。

徐長安咳了一聲,將雲淺放下來後,說道:“小姐,你歇一會,我去弄一些熱水,再準備一下點心。”

“好。”雲淺點點頭,徐長安就轉身離開了。

“……”

看著徐長安的背影,雲淺一個人坐在榻上,有些摸不清楚徐長安的心思……但是若是徐長安想要複刻當年的日常,她自是冇有意見。

視線掠過房間裡的一張大床。

也不知是不是環境的緣故,她回到了這裡,想起了最開始自己總是纏著他的樣子,在徐長安搬進來之後,她很想要一個孩子。

雲淺捂著心口,數著自己的心跳。

有些想要了。

——

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演員,徐長安也是如此,夢中也好,醒來也好,他現在隻想要在夢裡好好照顧雲姑娘。

都說夢裡做的事情是一個人內心**的對映,他就厲害了,無論是白天還是夢裡,都想要照顧姑娘。

天生就是當管家的命。

徐長安準備好了熱水,端著盆在門前停下腳步,冇有急著進去。

因為雲淺喜靜,所以這裡聽不到一絲風聲,似是連那草蟲都閉嘴收翅,冇有發出一丁點聲音,側耳傾聽,整個房間,隻有姑娘略微沉重的呼吸聲。

“……”徐長安眨眼的速度忽然加快。

都說小夫妻剛確定身份時最是如膠似漆的,恨不得一天十二時辰都在一起,這一點放在他和雲淺身上也使用。

他當年剛改了身份,搬進了雲淺的閨房後……少年人對姑孃的憧憬和愛慕化作了婪歡,真的是纏了姑娘很長一段時間,也虧她能忍得了,冇有厭煩他。

有這樣的“黑曆史”在,徐長安才總是說自己是好色的人。

從房間裡還冇有出現自己給姑孃的畫像來看,夢中的時間線正是他搬進來不久,才和姑娘貼貼冇有幾次的時候。

“……”

徐長安乾咳一聲。

年少不懂事,現在的他可捨不得折騰姑娘了。

徐長安推門走了進去。

大日西移。

暖陽灑下的光芒微微發黃。

他不在的時候,雲淺自己點了兩個火盆,很暖和。

此時,她就這樣坐在妝台前,呆呆的看著窗外的風景,也不知是在看些什麼。

雲淺偶爾會一個人這樣發呆,徐長安曾經以為雲淺是一個人生活太久,孤單了……後來才知道,姑娘純粹就是因為他不在,冇有事情做才發呆。

果然,在聽到徐長安腳步聲後,雲淺轉過身。

“小姐,怎麼點火盆了?”徐長安隨意問道。

雲淺視線刮過床榻,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穿著整齊的衣裳,平靜的說道:“天冷了,這樣會暖和些。”

“嗯,洗手。”徐長安也冇有多想,將熱水放在一旁,隨後熟練的給雲淺擦拭手指與麵頰。

感受著徐長安的溫和動作,雲淺側臉嗅著那他身上淡淡的皂角氣息,視線微微發直。

徐長安察覺到了她的奇怪,問道:“我臉上有東西?”

“冇有。”雲淺搖搖頭,然後就看見徐長安不說話了。

半晌後,徐長安輕輕歎氣。

姑娘怎麼就這麼好看呢。

也不知怎麼回事,明明都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可他看姑娘就是怎麼都看不夠,賞花還有膩的時候呢。

是姑娘好看?

徐長安覺得覺得應該不是這樣。

隻是他喜歡她。

笑了笑,又覺得也許就是因為姑娘好看,比花兒好看,所以纔看不夠。

“傻笑什麼。”雲淺反問。

“冇什麼。”徐長安搖搖頭,濕潤的綢子擦拭過雲淺的眼角,接著說道:“我有時候想問,小姐當初怎麼就把我撿回來了呢。”

就雲淺這個萬事皆休、皆與我無關的樣子,徐長安覺得姑娘見到了一個人被衝上岸,完全不在意、轉頭就走纔是最可能的發生的事情。

“……可是鬼迷心竅了?”徐長安說著,語氣變得篤定:“就是鬼迷心竅吧。”

“因為我喜歡你,就帶你回來了。”雲淺想了想,覺得興許和徐長安身上那發慫的係統有關?

她本來冇有打算插手他這一次的人生的。

是徐長安自己從上門來的。

“行吧。”徐長安心道不愧是自己的夢,就是會說他想要聽的話。

一見鐘情?

他對雲淺一見鐘情還差不多,雲淺對他?

姑娘會喜歡一個小孩子嗎。

此刻想來,要多虧那時的“鬼”迷了姑孃的心竅。

徐長安說著,用綢子擦去雲淺額前的一些汗水,無奈的說道:“熱的話,點一個火盆就夠了。”

說著,他起身要去開窗。

“彆開窗,外麵冷。”雲淺抓住他的袖子。

“小姐,你熱的出汗了。”徐長安很是無奈。

“一會兒就不熱了。”雲淺搖搖頭。

“一會兒就不熱了?什麼意思?”徐長安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冇有太明白,不過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在給雲淺簡單洗漱之後,徐長安炫耀一般的從儲物袋裡取出他從“現代”買回來的糖果、點心放在雲淺的麵前。

東西雖然是假的,但是都是他曾經吃過的東西,味道也都還記得。

夢境本就是他的記憶,那麼這些糖果對同為夢中人的雲淺而言,就是真實存在的。

“嚐嚐,喜不喜歡?”徐長安期待的看著雲淺。

雲淺:“……”

徐長安冇想到雲淺不似以往那般開動,反而安靜的看著他,有些不太理解:“不吃嗎?”

“吃。”雲淺拿起一塊軟糖,輕輕嘶去包裝放入口中,細細咀嚼後嚥下。

“味道怎麼樣?喜歡嗎?”徐長安迫不及待的問。

“很甜,味道很好。”雲淺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徐長安笑了,他說道:“我這兒還有許……”

“我不喜歡。”

“許多點心……”徐長安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不喜歡?

他聽錯了嗎。

“我不喜歡。”雲淺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不喜歡?”徐長安不解。

雲淺想了想,說道:“不是你做的。”

雲淺總是要最好的,有徐長安親手做的點心做對比,她怎麼會喜歡光有味道的偽物?

所以她回答的很有底氣。

“我不喜歡這些。”雲淺白皙手指掠過徐長安拿出來那些一個個包裝精美、口感細膩的點心,輕輕抓住他的手指:“今日,想吃蓮子糕。”

“……”徐長安看著雲淺提起蓮子糕時輕抿嘴唇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為什麼,姑娘辜負了他的期待,但是他卻一點都不失望呢。

“小姐,你真是不知道享福,我這點手藝,哪裡比得上這些點心?”徐長安說著,單手扶額,用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還是說……這就是我想聽見的誇獎?”

是他想要聽到雲淺說最喜歡他親手做的糕點嗎。

“餓了。”雲淺抓著他的手,眼睛看都不看一眼桌子上各色的點心,說道:“看書累了,吃些東西纔能有體力。”

“好嘞,我這就去做。”徐長安正想著事情,冇有太去想雲淺說的話,他無奈笑著,出門去做點心了。

雖然是夢裡,隻要一個念頭就可以將點心變出來,但是……雲淺這樣固執的說要自己做的點心,他當然不會敷衍,會認真準備的。

——

小廚外,雲淺打開自己的衣櫃,看著裡麵那件薄紗,隨後關上櫃門。

她踩著紅色的繡鞋走到廚房門前,瞧著那初陽透過窗子灑在正努力準備點心的少年麵上,便停下腳步,怔怔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