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後,這北桑城的溫度又下降了一個檔次。

似乎是入冬了,所以來了一場寒流。

當徐長安睜開眼的時候,隻覺得腰被人箍住,似是被什麼東西給捆上,而不出所料,把他當做抱枕的隻有自家的雲姑娘。

“……”

徐長安想著昨天晚上的事兒,輕輕歎氣。

自我反省時間。

徐長安現在很想站在鏡子麵前罵自己一句“你這樣的銀蟲,留在世上隻會把米吃貴。”

他覺得自己剋製力算是強的,但是……

天知道昨天雲淺在他耳邊說自己想要一個孩子的時候,他都做了什麼。

徐長安小心翼翼解開纏在自己手臂上的、雲淺的長髮,目不轉睛的盯著依舊熟睡的妻子。

隻見雲淺穿了一身黑白繡的睡衣,無疑是襯出高貴之氣,衣上精細構圖繡了綻放的紅梅,繁複層疊,開得熱烈,看得讓人心裡也覺得熱乎,隻是雲淺頭髮散亂著,便多了幾分成熟的氣息。

昨晚,他們是沐浴之後才入睡的,所以徐長安可以嗅到對方身上淡淡的皂角香氣。

妻子平日裡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即便是睡著了……眉宇間依舊皺眉,不知道是在憂愁什麼事情。

可能更多的是疲憊。

她的體力很差,差到走二裡路都需要大喘氣歇息的程度,徐長安不知道修煉能不能快速改善雲淺的體質,不過按照他自己的經驗,差不多開始修煉一週後,體力就會有明顯的長進。

還有一件事。

係統給他釋出的緊急任務他完成的很好,說是獎勵他商城更新一件物品。

然後到現在也冇有動靜,不知道還要更新多久。

一直冇動靜,導致徐長安懷疑,之前那些東西不會就是係統全部的存貨了吧。

隻能說因為任務完成的過於簡單,所以他對於獎勵延遲這件事,基本冇有多少不滿。

耐心等待吧,說不定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更新好了。

“……”

外麵在下雨,所以依舊一片漆黑。

“時候不早了。”徐長安想著今日還要上山的事情,他準備讓雲淺再睡一會兒,自己去收拾一下家裡的東西,等雲淺醒了就一同上朝雲。

夫妻同床共枕,使用一個褥子,所以徐長安一起身寒氣就湧了進來,雲淺眼睫一顫,緩緩睜開眼。

“……”

雖然她什麼都冇說,但是徐長安還是能夠感受到雲淺的不滿。

“小姐,咱們該走……”

“躺下。”

“時候不早了。”

“躺下。”

此時,雖然雲淺嘴唇發乾,一幅氣虛的模樣,但是徐長安依舊後背一涼,屈服於雲淺小姐的威嚴下。

他隻得又一次躺下,然後雲淺再一次抱住他的胳膊。

徐長安輕輕歎息。

他算是從小被雲淺當做抱枕給抱到大的。

你說一天兩天也就算了,每天都這樣……他對於雲淺的尊敬能不變質纔有了鬼呢。

似乎是被吵醒了後很難入睡,所以雲淺並冇有入睡,隻是看著徐長安的臉。

“小姐……你怎麼了。”徐長安感受著近在咫尺、微微紊亂的心跳聲,有不解。

以往時候的雲淺可不會賴床,也不會在這個時辰還不起床。

“冷。”雲淺言簡意賅。

在雲淺說話的同時,窗外隻聽一聲冬雷,又是落了一場瓢潑大雨,洗刷著一側的窗欞。

“也到了該下雨了季節了吧。”徐長安搖搖頭,他認真的說道:“起床了。”

雲淺聞言,水潤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徐長安。

“這麼看著我也冇用。”

徐長安勾起嘴角,語氣頓挫,玩笑道:“泓泓眸子宿淵亭,不見娥眉隻見經。這位姑娘,莫要以美色阻礙小生去追求那天地至理、無常大道。”

就算溫柔鄉再暖和、雲淺再美麗,他也會以正事為準。

“你想追什麼天地至理。”雲淺看著他,眼睛眯起了一些。

徐長安莫名想起了自己的係統,所謂天地至理、無常大道,合起來不就是“天道”二字?

他輕輕拍了拍雲淺的手,無奈的說道:“追什麼都冇用,咱們真的該起了。”

“我想再躺一會。”雲淺說道。

“不餓嗎?”徐長安心想雲淺累了,那麼一定會餓。

果然。

一提起這件事,雲淺的眉頭一皺,她說道:“餓了。”

“我去做早飯,你一個人再躺一會兒,總行吧。”徐長安說道。

“去吧。”雲淺鬆開箍著徐長安的手,放他出了褥子。

“……”徐長安翻身下床後,忽然有一種自己在雲淺心裡輸給了早飯的感覺,他露出一抹苦笑,心想這就是自作自受。

雲淺探出半個腦袋,平靜的說道:“天氣冷,你去把火盆點了。”

“這就去,對了……今早吃餛飩嗎?”徐長安披上衣裳,回頭說道。

“聽你的。”雲淺點頭。

“嗯。”徐長安取來火盆放在安全的位置,隨後去廚房,點了燈後開始準備早飯。

等到徐長安離開之後,雲淺緩緩坐起來,她手指覆在小腹上,麵色平靜。

孩子,果然很難。

要不,還是捏一個吧,就像是捏餛飩一樣。

“……”

冇過多久。

徐長安做好了餛飩,他就要去喚雲淺起床,忽然聽見了敲門聲。

他以靈力遮住天上的陰雨,走過去推開門,隻見顧千乘撐著一把小紅傘站在他家的門前,手裡還拿著一個洗乾淨的籠屜。

不過十多歲的小姑娘,是挺可愛的。

徐長安眨眨眼。

說起來,都是修仙者了……為什麼要用傘?

顧千乘看著徐長安怪異的眼神,立刻說道:“凡事都依賴靈力,生活會少很多樂趣的。”

生活的樂趣?

徐長安心想果然是小孩子心性,這種念頭和那個在青樓裡當鴇母的祝管事一樣。

“早?”徐長安看著自己這個小鄰居。

“早。”顧千乘將籠屜遞過去,說道:“這個還你。”

“嗯。”徐長安接過籠屜,隨後注意到顧千乘視線發直,跟著看過去,便發現她在瞧自己的廚房,些許炊煙在雨天裡異常的明顯。

徐長安眼角微微一抽。

這丫頭,不會是蹭飯蹭上癮了吧。

哦,她給了錢的,便不能算是蹭。

“你……”

“本姑娘不吃早食。”

“?”

徐長安話都冇說呢,就被顧千乘給打斷了。

小妹妹,什麼叫不打自招。

小姑娘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是她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樣子,解下腰間的一個小布袋,說道:“這是桐……就是祝平娘讓我給你的東西,說是先前你走的匆忙,她給忘了。”

……

徐長安在和顧千乘說話的時候,雲淺在屋裡輕輕掀起窗簾的一角,趁著小雨,安靜看著這邊。

……

狀態改了,從今天開始雙更,會不定時加更的。這本書並不是快節奏的文,新書期真的很重要,求月票求推薦甚至求一手本章說,這對我真的很重要 o(*▽^)┛,未來就交給你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