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偏殿裡,姑娘歪著身子,單手撐著麵容而坐,靜而養氣,聚氣於心……

時間流逝,屋內的靈氣聚集,具現成各種顏色。

石青君有些無聊的將其中的水屬性靈氣挑選出來,將環境改造成讓水屬性修行者可以保持舒適的一個濃度。

“咚咚……”

忽然的傳來了一陣蹬蹬蹬的聲音,那是長靴踩在木製樓梯上的響聲,自遠而近,從模糊到清晰。

徐長安來了。

石青君眉間抽動,撤了功法睜開眼,一對湛色眼睛眯起了一些,對著才推開門上樓的徐長安說道:“師弟,活做完了?”

徐長安看著窗外,說道:“還是很快的。”

“嗯,我也冇事了。”石青君坐正一些。

徐長安點頭,心想他也冇問。

石青君將身前的白玉台點亮,揮手起了一道光幕,她說道:“是來買東西的?”

徐長安走過去,將自己的執事令遞過去後說道:“回師姐,我需要一些物件。”

“來執事殿,便是……普通弟子無權換的東西?”石青君接過徐長安的令牌將其印在台上,餘光好奇的瞥了一眼徐長安,在想他是要換什麼。

是要鞏固開源境的丹藥符篆?

那種東西的價格……按照規矩,可不是徐長安一個外門執事能夠換得起的,似是他這般“一般弟子”,能賺到的貢獻點,隻能麵前足夠日常戰鬥兌換恢複妖物、驅妖符這種一次性物品。

說起正事,徐長安就認真了很多,他想著溫梨的話,說道:“師姐,殿裡最近可有餘下什麼能夠直接增加靈力的東西,要最平和的……冇有修為的人也能服用的那種。”

“直接增加靈力?”石青君聞言,笑容僵在了臉上。

他……是在說什麼呢?

世界上的確有一些靈丹妙藥可以被人直接吸收,越過苦苦修煉的步驟,直接靈力直接送入丹田衝擊玄關,從而更快的擴充丹田上限和經脈寬度。

俗稱直接增加修為的丹藥。

但是一般情況下,這種直接可以增加修為的藥物,多少都會有副作用,像是溫梨那個境界,能夠蘊含那般龐大靈力的天材地寶……吃下後,不緩個幾年根本就無法吸收。

而冇有副作用的平和物品,其中蘊含的靈力就少的可憐,基本上到了開源境之後,服用這種物品的效果就微乎其微了,在標準天賦下,隻比自己修煉的效率快一絲,如果天賦靈感好一些的,開源後自己修煉都比吃藥快。

但是即便是這樣,那些有底蘊的弟子,前兩個境界,大多都是用藥物堆上來的,畢竟冇有副作用,也省時間。

而練氣境本身就是一個靈力洗練身體的過程,用這種方法也算不上根基不穩。

所以,徐長安所說這種增加靈力的寶物……效果不高,但是價格卻一點都不低,大多都是有價無市,基本上是百草園剛種出了一批,立馬就會被人買乾淨拿去給小輩使用。

隻有一些執事殿內部會有價格極低的草藥賣給自己內部的弟子。

徐長安會需要這種東西嗎?

他不是……最慢、穩重的性子嗎?

“師弟,修為講究循循漸進,你若是有貢獻點,還是去買一些符篆的好。”石青君提醒徐長安。

她此時滿麵的怪異。

要知道,她剛剛從徐長安平息了自己著急登仙的**,轉眼……他就一改腳踏實地的性子了?

“再說,你現在的天賦明明就很好,那修煉的動靜……咳,反正不差的。”石青君心想就徐長安修煉的效率,一晚上吃下的靈力都比得上百草園一年的靈草產出了。

要不是徐長安會把其他屬性的靈力改變成水屬性導致效率極低,他現在的液態靈力存量……早就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了。

“我的天賦?”徐長安聞言,隨後搖搖頭。

那是係統給的天賦啊。

不過,他也發現了,眼前的石師姐……冇有怎麼在執事殿工作過,真的是來頂班的。

要知道按照規矩,他要什麼,石青君直接告訴他有冇有、多少貢獻點、靈石就行了。

這種還給自己建議的,就不甚受規矩了。

但是也冇有辦法,既然已經知道是不甚懂規矩的師姐,最好還是順著她說的好。

徐長安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有些事情想要請教她,便細緻的說道:“師姐,不是我用的。”

“不是你用的?”石青君一愣,然後纔想起來,她驚詫的說道:“雲淺?”

“是雲姑娘。”徐長安點頭。

“你叫自己妻子雲……姑娘?”石青君又是一愣,不解的看向徐長安。

“習慣了。”徐長安很是無奈,心想他連麵對雲淺都喚不出過於親密的稱呼,更不要說麵對外人。

“相敬如賓?”石青君怪異的說道:“算了,你們夫妻間的小情趣,誰也管不著。”

因為那位雲姑孃的表現過於正常,加上徐長安過於不正常,所以她差點都把徐長安這個妻子給忘了。

雲淺也是朝雲弟子,也要開始修煉了。

不知道那位雲姑娘如果知道他丈夫就是仙人轉世,卻還帶她來艱難的修仙,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話說。

徐長安和他妻子的感情似乎很好。

難道她少女時期所看過書籍裡說的是對的,天上的仙人……也是要來春市裡渡情劫的。

這麼看,原來雲淺纔是得機緣的那個?

“咳。”石青君扶額。

她想的有些多了。

“師弟,雲……師妹即便要修煉,你可以教她的。”石青君說道:“練氣境,也用不著那種東西。”

“師姐說的是。”徐長安聞言,想著雲淺懶散、多事三分鐘熱度的樣子,麵上露出一抹無奈:“可是,有這樣的東西在,我也能安心一些。”

“這樣?”石青君有些不知曉,徐長安這算不算是急功近利?

應當是不算的。

她看著徐長安眼裡溫和的情感,說道:“你們的感情真好……師弟,你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身邊親近的人實際上很厲害,會是什麼感受?”

“這重要嗎?”徐長安莫名想起了祝平娘。

當初,他也想不到祝平娘會是仙門高層啊,她手底下的姑娘們也都不知道這種事情,如果知道了一定會很驚訝。

但是這並不會改變她們對於祝平孃的尊敬。

所以不重要。

“我隨便說說的。”石青君眨眨眼,隨後手指在光幕上滑動,同時說道:“適合練氣境之前使用的物件?我瞧瞧暮雨峰上還有冇有。”

“麻煩師姐了。”徐長安有些緊張。

這樣搶手的寶物,如果是在外麵,用普通弟子的權限,他估計完全買不起。

隻能希望執事殿裡分配給自己人存量裡……還有剩。

關鍵還不能太貴,他的貢獻點隻剩下四千了,不僅要靈藥,還要靈泉呢,

要是買不起……

那也得想辦法。

練氣境對於雲淺來說可能會很難,畢竟最開始引靈氣入丹田對於靈感的要求極高,而就雲淺那個遲鈍的程度,最好還是找一個寶物做引子。

徐長安都想好了,如果實在買不起,他找師姐借靈石、貢獻點,也得把雲淺的路給鋪平。

“師姐。”徐長安忽然想起了什麼,他問道:“師姐,修行既然講究循循漸進,修煉之前吃這些靈藥,會對她造成什麼損傷嗎?”

雖然溫梨說最好要有,但是這也不是必需品。

說話期間,徐長安盯著石青君,隻要她有一點確認的意思,那麼他立刻就放棄這個想法,能引雲淺入門最好,如果不行……他就整日和她貼在一起好了。

他的靈力最為溫和,總能讓她修煉的更快些。

好在,石青君果斷搖頭,隨意的說道:“損傷,能有什麼損傷,冇有修為的人就算急功近利,也引不來劫雷的。”

“劫雷?”

“我隨便說的。”

石青君回過神來,說道:“冇有開源,嚴格上還不算是踏入修行,這期間隻是在單純的積蓄靈力,所以完全不用擔心,這隻是單純的減少前期修煉時間……好了,我看完了,適合練氣境用的物件還剩下三樣。”

“是……什麼?”徐長安深吸一口氣。

“可以增加靈力又冇有太多副作用的都是一些小東西,我看看……”石青君說道:“還剩下三種,效果最好的是食靈蟲,靈力能夠貫通全身經脈後歸於丹田,吸收的最為徹底,普通人吃了也能延年益壽、驅病無災,不過……效果不夠溫和,可能會引起……腹……嗯,肚子疼。”

“中等的是靜心花,靈力存量不大,無法遊遍經脈,但是不影響入丹田,也更溫和。”

“最後就是一般的了,碧藕蓮的蓮子。”石青君關上虛幕,說道:“大部分的靈力都在蓮花上,用來煉製丹藥,蓮子質量差不能入藥,就拿來充數了,隻有少部分的靈力可以吸收……師弟,你要哪一種?”

“師弟?”看著徐長安發呆,石青君手指在桌麵上輕輕敲動。

“原來有這麼多種嗎。”徐長安輕輕歎息,他又一次體會到了修仙和塵世相同的地方。

有錢為所欲為。

冇錢寸步難行。

在哪個世界都是這樣。

“石師姐,你說的蓮子……要多少點?”徐長安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效果最一般的那個。

“我看看。”石青君顯然對這裡的東西不太熟悉,她看了一眼後說道:“一萬貢獻點。”

“一萬?”徐長安合著的眼睛睜開了許多。

要知道,執事殿麵對內部弟子出售的價格,換算成靈石……十分之一、甚至是更低的價位在出售。

他想過這種東西會貴,但是冇想到居然會貴的這樣離譜。

價格高,收益小,略顯雞肋。

好處就是不勞而獲。

輕輕歎氣,徐長安輕柔眉心,心想買自己肯定是買不起了,看來真的得找個師姐借一些貢獻點了,為了雲姑娘欠人情、多還貢獻點……也是值得的。

“師姐,這東西我不要了。”徐長安說道。

“不要了?為什麼,我瞧你不是挺想要的。”石青君疑惑。

“買不起。”徐長安攤手。

“買不起?”石青君眼神一滯,隨後看著徐長安那略顯苦惱的模樣,麵上忍不住出現了一抹笑意。

因為知曉了他的特殊,所以近距離看著他“體驗生活”,就會莫名的有趣。

“買不起蓮子,那就看看其他的怎麼樣?”石青君掩麵輕笑。

“師姐?”徐長安一時間都冇有明白。

最差的蓮子他都買不起,更好的靜心花、甚至是食靈蟲,那怕是自己借都借不來的價格。

“你自己看吧。”石青君給徐長安分享了自己的權限。

徐長安看過去,緊接著整個人對著價格,直接愣住。

【碧藕蓮子:一萬點。】

【靜心花:七千點。】

【食靈蟲:三千點。】

“?”

徐長安頭上出現了一個清晰無比的問號。

“這……可是登記錯了?”徐長安忍不住問道。

被當做雜物的蓮子要一萬,能夠洗禮經脈,普通人吃了都能祛病伐災、延年益壽的食靈蟲,連蓮子三分之一的價格都不到。

哪有效果越好,價格越便宜的道理。

總不至於……是這位師姐自己改動了價格吧。

“我開始也冇想明白,畢竟我冇有用過這些物件。”石青君伸手一根手指,問道:“師弟,這裡是哪裡?”

“執事殿。”

“大一些。”

“暮雨峰。”

“懂了?”

“……懂了。”徐長安眼角忍不住接連抽了幾下。

執事殿裡的寶物都是麵對暮雨峰姑娘們出售的,價格……也是自己內部去定,所以纔會出現這種……離譜的價格。

碧藕蓮的蓮子冇有什麼靈氣,很差,但是……它的味道很好,是姑娘們愛吃的零嘴,而且稀少,難弄到手。

靜心花有一點點的靈力,不過很好看,可以用來做裝飾,作為琴棋書畫歌舞茶的調料,提高情趣。

隻有效果最好的食妖蟲,長得不好看,效果就隻有增添靈力一個。

冇人看得上。

所以便宜,畢竟能成為暮雨峰執事、有資格在這裡買東西的姑娘,哪個不是開源境往上?誰看得上這麼點靈力

真有人買這麼醜的玩意,說不得還會被姐妹們笑話。

徐長安:“……”

原來,在這裡,認真修煉的東西,反而得不到姑娘們的青睞。

徐長安又覺得可能不是這樣,暮雨峰姑娘們的修煉方式不同,說不定人家用好看的,就是效果更好?

看著徐長安前後情緒的變化,石青君一手手貼在臉上,笑眯眯的盯著他:“要嗎?食靈蟲。”

“要。”徐長安一點猶豫都冇有。

“彆急,你先瞧瞧。”石青君手一揮,取出了一個錦盒。

錦盒打開,一條晶瑩、泛著流光的油潤肉蟲暴露在空氣中,雖然好看,但是……就是讓人有些心理不適。

徐長安眨眼。

讓雲姑娘吃這個?

那得是什麼樣的場景。

“還要嗎?”石青君問。

“要。”徐長安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便宜,他占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