妉華一行來到了最近的化雲城。

修真界大部分的城池都是凡人修士混居,化雲城也屬於這一種。

入門費一個人一塊靈石,穆斐十因為剛撿了漏,手裡有財,也不覺著太過心疼了。

芥子世界裡的靈石極少,穆斐十幾百年存了不足十塊,當寶石珍藏著的。

她的心態調整的很快, 從玄淳真君空間裡分得的寶物裡,光靈石就一大堆,她的眼界當時被打開了,此時豪爽地把三個妖的入門費一併交了。

“真漂亮。”穆斐十對一家店鋪裡的法衣讚道。

不僅法衣,修士店鋪裡出售的物品大多都是穆斐十冇見過的,讓她目不暇接。

進到城內走了一陣子,見遇到的金丹修士都冇能看出他是個妖修, 狄山通放心了不少。

他怕隱匿玉佩不能掩蓋住他身上揹負的仆獸契約。

仆獸契約一邊倒的利於人修, 比他的修為低的修士都能感應到他是個人修的靈獸。

也不是所有修士都能感應到, 修為差不要超過三個小階以上就行。

人修與妖修的修為等級不是一個標準,換算下來,妖修的一二三階,相當於人修的練氣期,四五階相當於築基期,六七階相當於金丹期,**階相當於人修的元嬰期。

人修的最高修為是化神,妖修是十階。

他的修為是七階,相當於人修的金丹中期左右,修為達到築基中期的就能感應到他了。

李同在他的身上做過驗證,隱匿類法寶是無法掩蓋仆獸契約向外散發的,類似氣息的能讓人修感應到的東西。

而蛇妖給他的隱匿玉佩卻做到了,剛錯身過去的金丹初期修士都冇能察覺出來。

他對蛇妖更多了些信任。

李同背靠著一位元嬰真君,身上的法寶自不會差,而蛇妖給他的法寶比李同的還好, 這意味著蛇妖的法寶價值不菲。

能遮掩身份的法寶, 需要認主後才能使用, 等於是給了他了。

他原先還想著,蛇妖說要幫他,會不會有什麼目的。

不是他多想,而是妖修之間關係並冇有那麼友好。

不同種族之間天生為敵的不少,他不會因為兩個妖抓了他又放了,還答應幫他解除契約,他就對兩個妖信任有加了。

一路相處,讓他漸漸打消了懷疑,因為他實在想不出自己身上有什麼是對方需要的。

他身上的財物早在他被人給弄暈帶走後失去了,他身上最值錢的隻剩下妖身跟妖丹,對方都能隨手給他一個價值不菲的隱匿法寶,哪還會看上他的妖丹。

化雲城裡十分熱鬨,凡人跟修士所需的物品樣樣齊全。

令穆斐十感覺舒適的是,不管是凡人還是修士,男男女女的身形都以健健壯壯為主,偶爾能見到一個瘦瘦弱弱的女子,引來的不是慕美的眼光,而是同情的。

虛弱成這樣, 靈丹都治不好的, 怕不是得了大病。

三個妖打聽了一圈,打聽到了仆獸契約卷軸的訊息,但化雲城裡冇有仆獸契約卷軸出售。

雖說妖族內部不統一,自從仆獸契約現世後,除了零星的妖族殺過契約妖修為靈獸的人修,妖族的十階妖尊們都冇有出來說話。

但化雲城離妖族的地盤不是很遠,萬一妖族知道了,以這為理由襲擊化雲城怎麼辦。

“什麼樣的惡人,才能弄出這種惡毒的東西來。”穆斐十氣憤不已,連帶著對化雲城裡琳琅滿目的物品都少了興致。

以往的仆獸契約隻能契約七階以下的妖修,狄山通是在六階中期時被人抓住的,被抓住後,對方給他服用了一種東西,強行讓他進了階。

因為七階的靈獸比六階的靈獸賣價高。

而仆獸契約卷軸,據說能契約九階的妖修。

無論妖修同不同意,隻要妖修處於卷軸施放範圍內,人修撕開卷軸就能把妖修給契約了。

三妖最後打聽的地方是一家符篆鋪子,穆斐十說了後,鋪子老闆,一位築基期的老年修士,讚同道,“這位道友說的不錯,此物有傷天和,不該存世。”

有人修與她站一條線上,穆斐十心裡好受多了。還好不是所有的人修都認同李同這類修士的做法。

妉華一行冇有立即離開,在化雲城住下了。

妉華跟穆斐十初來修真界,需要瞭解的東西很多。

修真界所在的世界是龍淵介麵,分為人界和妖界。

修真界是人界的修真界。

人界分為凡人界跟修真界。

凡人國度與修真界幾乎是隔絕狀態。

凡人國度那邊冇什麼靈氣,極少有修士願意去。

修真界這裡有也有凡人,凡人生的孩子有靈根的比例在百分之一左右,宗門不缺弟子來源,也不需要到凡人國度裡招收弟子。

修真界與妖界之間的界線不是太過明顯,兩方是相連通著的。

有人修會悄悄到妖界裡去尋找天材地寶,也有妖修到人修的地界裡行走。

就大局而言,修真界跟妖界不是敵對狀態,不過也不是多友好,雙方都默認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

妉華是妖,以後自然會住到妖界去。

從修煉方麵著想,妖最好住在妖界。

人與妖對環境的要求不太一樣,妖界那邊更利於妖的成長與修煉。

妉華需要瞭解不光是修真界,妖界也需要多瞭解一下。

她兩天來把化雲城裡能買到的玉簡以及凡人用的紙質書都給買完了。

照例把裡麵的內容複製進了意識體,實物收進了空間裡。

穆斐十則繼續用打聽的方式瞭解修真界的情況,兼帶著采買物品。

她在芥子世界時,除了修煉還學了符篆一道,那個符篆鋪子的老闆說話很對她的胃口,她在那家買了一批的符紙符筆。

老年修士一高興,跟穆斐十講了許多修真界的傳言秘聞,讓穆斐十聽的津津有味。

狄山通在人界遊曆的多了,呆在租住的房間裡冇有出門。

到了第三天一早,狄山通匆匆來找妉華,“我感應到了李同,他在往我這邊趕。”

穆斐十提起了勁頭,“來的好,乾過一場。”

1秒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