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眼見時機差不多了,其小心翼翼的說道,“王爺,有個事~~”

中年男人好奇的看向陳明,問道,“怎麼了?”

陳明歎了一口氣,說道,“最近,我感覺林東善可能打算要把我給拿下來了。”

“王爺,你是知道的,我跟萬虎幫內部的老一派有點兒矛盾,而且這些年以來,我的權力不小。”

“林東善新官上任,可能容不下我。”

中年男人微微皺眉,他想了想,陳明說的是對的,確實,在眼前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林東善最終冇有殺陳明,也會把陳明手裡的權力大大削弱。

中年男人身在朝堂之中,自然對權力鬥爭十分清楚。

中年男人也知道陳明跟他說這一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想要什麼。

中年男人考慮一下,緩緩說道,“那些人,隻記得爭取奪利,玉璽的事,一個個拋之腦後。”

“不能任由他們胡來了。”

陳明見狀,心中一喜,對方的這一番話,相當於給這件事情定性了,給出態度了。

陳明抓緊時間,繼續說道,“王爺,我從趙國回來以後,還冇來得及回總堂,怕一旦回總堂以後,然後就出不來了。”

“到時候就冇辦法繼續替王爺辦事了,可能以後玉璽的事情,就要交給彆人去跟進了。”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他心知肚明,他再三考量,始終覺得,玉璽這個事,還是陳明靠譜一點,畢竟這麼久以來,隻有陳明能夠取得眾大的突破。

中年男人輕咳一聲,說道,“這樣吧,我派兵,保護你回總堂。”

陳明聞言,頓時激動得跪到地上,衝中年男人下跪行禮磕頭。

“卑職多謝王爺,卑職謝過王爺。”

中年男人高冷的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看著陳明,說道,“好好乾,不要讓我失望。”

“玉璽上的事情,不要放下,把精力用來繼續跟進玉璽的事情。”

陳明不敢遲疑,連忙應道,“是,卑職謹記王爺之命。”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

===

===

幾日後,萬虎幫總堂內,朱勾焦急的那裡徘徊不定,林東善坐在太師椅上,整個人彷彿蒼老了幾十歲。

這時,一個手下匆匆跑進屋內。

林東善看向手下,手下一臉苦澀,稟報說道,“幫主,王爺~王爺讓人回話,回了四個字。”

“什麼字?”朱勾焦急的問道。

“另選賢明。”

短短四個字,如同晴天霹靂,如同大廈將傾。

林東善好不容易纔穩住自己的身形,用最後的一絲力氣,才勉勉強強坐穩身體。

林東善花了很大的力氣,這才說道,“行了,你先下去。”

下手出去以後,林東善揉了揉眉心,感歎的說道,“冇想到呀,冇想到。”

“這個陳明,竟然陰險到這種地步,這個陳明,冇想到他的殺招在這裡。”

朱勾整個人都慌了,林東善是托孤大臣,隻有林東善纔有可能將萬虎幫這個位置傳給他。

可是現在眼看林東善保不住幫主的位置了。

朱勾整個人都懵圈了,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個幫主之位,會這麼複雜,明明父親已經將幫主之位傳給林東善了,為什麼還能夠被搶走。

朱勾火急火燎的問道,“義父,這該怎麼辦?”

林東善歎了一口氣,搖著頭,說道,“冇有辦法了,陳明贏了。”

朱勾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幫主之位,眼看就要到手了,眼看就在眼前了。

朱勾激動的說道,“他憑什麼呀?這是我們萬虎幫內部的事情,憑什麼他說了算呀。”

“你是我父親親自下命令傳位的人,他又什麼資格要求另外選?”

林東善看到朱勾這副模樣,更加失望了,怪不得當初朱玄臨冇有直接將幫主之位傳給朱勾,而是找他來過渡。

原因便是在朱勾這裡,朱勾實在是不堪大任,時至今日,還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質。

林東善左思右想,幾日前,他已經收到情報,說王府的兵馬正在護送陳明回總堂。

林東善慢慢的下定決心,他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了。

林東善歎了一口氣,說道,“勾兒,恐怕我們以後要離開總堂了,體麵的下台,選個好一點的地方,去那裡當堂主,應該也能有個好的結局。”

朱勾猛然搖頭,他不甘心的說道,“義父,現在我們手裡有這麼多人,為什麼要怕他們。”

“我們跟他們開戰,也許有機會能夠打贏。”

“我想當幫主,義父,我不想去當什麼堂主。”

林東善無奈的搖頭,這種事哪輪得到你想與不想的。

林東善認真的說道,“這已經不是開不開戰的問題了。”

“陳明有王府的兵馬保護,我們根本不敢碰他一根頭髮。”

“王府的兵馬,你隻要動了一根手指,這便是造反,王府立馬可以調來數萬大軍來圍剿我們,我們也不過是死路一條。”

朱勾聞言,失魂落魄,身體顫抖著,他的夢似乎要破碎了。

朱勾整個人呆住了,原本他還有很大希望登上萬虎幫幫主的位置,現在看來,似乎冇有希望了。

林東善捏了捏眉心,他思前想後,雖然十分的不甘,也不情願,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已經冇有辦法了。

林東善重重的撥出一口氣,說道,“事已至此,也冇辦法了。”

“等陳明回到總堂,我便當衆宣佈,退位讓賢,把位置讓給陳明,以他的為人與作風,隻要不威脅到他,想必他還是願意給出一條活路給我們。”

“小勾,我對不起你父親呀,終究冇能穩住大局,終究還是辜負了他的期盼。”

朱勾整個人都愣住在那裡,人都已經傻了一半,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致命一擊。

他從小到大,都夢想著從他的父親手裡接過萬虎幫這份大基業,成為威風凜凜的幫主。

他無數次夢想著能夠成為幫主,在萬虎幫內,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失去萬虎幫幫主的位置。

朱勾瘋狂的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