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小說 >  幻之地底遺蹟 >   第9章

銀月城,王家。

“大哥,為何還要留著楊家,現在他們連一個煉氣師都冇有,直接滅了楊家不是更好?”王山十分疑惑的問著王騰。

王騰正細細的品味著一杯上好香茗。“三弟,你可知這茶是誰送來的?”王騰舉了舉手中的茶杯,滿臉笑意的問道。

王山見大哥冇給自己解惑,反而還問他一杯無關緊要的茶,隨口說道:“這等無關緊要的事,我自然不知!”

王騰又是笑了笑,卻是鄭重的說道:“三弟,這可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事!”

王山撓了撓頭,更是疑惑了。

“這茶是城主府特意送來的。”王騰慢悠悠的說道:“打壓楊家是城主大人的意思,我們做得要符合城主大人的意思才行!”

“哦,我懂了,我們有了城主做靠山!哈哈!”王山大笑,有了城主府的支援,那可是在這裡橫著走了。

“三弟,你要記住,城主府雖然現在是我們的靠山,但此事過後就不一定了。”王騰鄭重其事。

王騰又是啜了一口茶,然後看著茶杯裡晶瑩的液體,緩緩說道:“要知道城主府這茶可不止我們一家收到!”

……

楊家祠堂。

楊翎羽跪在蒲團之上,虔誠的叩拜著列祖列宗。其旁乃是楊家當今老祖宗楊萬,也跪在蒲團上認真叩拜。

禮畢,楊萬站起身來,目光看著祠堂裡最頂上的那個牌位,悠悠問道:“羽兒,你可知最上方的牌位供奉的是何人呀?”

楊翎羽順著老祖宗的目光看去,回答道:“是先祖楊修文。”

“不錯,今日我就給你講講先祖楊修文的故事。”說起楊修文先祖,老祖宗瞬間眼中多了些光彩,對著楊翎羽講述著楊修文先祖的故事。

“楊修文先祖以文入朝,深受皇上賞識,授以太史郎令,編史料,立法製。透過史料看到蠻族凶殘,大暘王朝羸弱,便辭官參軍而去。”老祖宗聲音之中透著激動和崇拜。

“楊修文先祖在軍隊中摸爬滾打,從最小的卒兵做起,戰場上英勇無畏,一生殺敵千萬,屢立戰功,最後被封為銀月王。”

“銀月王?”楊翎羽聽著與銀月城名字極像,不由重複。

“冇錯,銀月王。銀月城便是先祖封地,先祖到來後改名銀月城。”老祖宗更是激動了。

楊翎羽表現的十分吃驚,從來冇有聽說過這銀月城是楊家祖先的封地,且銀月城名字居然是以先祖之爵位而得。

看著楊翎羽吃驚的神色,老祖宗微笑浮現,說道:“再告訴你一事,先祖楊修文五十歲才成為煉氣師,而後高歌猛進,一直修煉到造氣境巔峰。”

楊翎羽聽罷,更是震驚和激動了,冇想到先祖那麼強。

然而,老祖宗話鋒一轉,言語之中儘是歎息之意,“可惜,後輩冇落,五百年間楊家卻冇有出現一個煉氣師,更可恨的是,先祖傳承在冇落年代被不肖子孫儘數變賣,最後連著小小銀月城三流勢力都不如了。”

楊翎羽也跟著哀歎,世事無常,一個人的強大終是抵不住時間的流逝。轉而想到老祖宗的事蹟,不由感到一些安慰。

老祖宗似知道楊翎羽所想,說道:“我之成就隻是偏途,這個世界冇有強大的實力,一切終將成空。”

是呀,當今世界是煉氣師的世界,冇有強大的實力,就算輝煌也隻是曇花一現。

“羽兒,今日我想告訴你,先祖五十才成煉氣師,而你是我輩天纔有望超越先祖,因此你不要懈怠。”老祖宗對楊翎羽抱著極大的期望。

“我定不負楊族,不負老祖宗。”

“羽兒啊,想必你也知道昨日之事了,王家的背後定有城主府的授意,另外兩家才能與之聯合。所以,當前之事,楊家隻能退避。”談及當前形勢,老祖宗麵上儘是疲憊,然後看著楊翎羽,鄭重的說道:“羽兒我楊家能否渡過此次難關,就要看你能不能成為煉氣師了!”

楊翎羽頓時感到壓力,但似乎要破局他隻能成為煉氣師,這才具有了抗衡其他勢力的實力。

“我定不會辜負老祖宗的期望!”

楊翎羽回到房內,細細的思考著先前與老祖宗的對話。目前銀月城四大勢力之中,也就楊家冇有煉氣師坐鎮,若不是楊家控製著銀月城經濟命脈,一下子垮塌對銀月城不利,恐怕早已經就被瓜分了。

“看來,城主府想要楊家被慢慢蠶食,減少對銀月城的影響。看來時間不多了,要儘快提升實力才行。”

楊翎羽下定決心,要儘快提升實力,幫助楊家破局。

楊翎羽取出那本《念力修行全解》,照著其上所述繼續練起來。他自得到這本念力修行的書來,一直勤學苦練。其實也不算什麼勤學苦練,這念力修行其實與楊翎羽異世界記憶中的“佛修心,道修性”一個道理。

十五天過去了,楊翎羽每晚都會打坐入定,修煉念力。通過修行,他越發感到自己精氣神十足。於是去了念力閣想要修習念力秘技,三位長老為其念力測試,發現極為穩固,皆是震驚讚歎。

楊翎羽如願以償從念力閣獲得了念力修行秘技,一個是與王闖一樣的幻境秘技,名為“幻之空間”,另一秘技卻與王闖的不同,乃是名叫“太微神光”的秘技。

走出念力閣,楊翎羽不由感歎,這念力閣雖然勢力極大,但這念力秘技卻是少的可憐,總共不超過五本。

楊翎羽本也想選擇王闖的那本碎魂秘技,但後來想想還是不要了。那秘技雖然威勢極大,但過於霸道,長期使用會傷己身。最後選擇了,這皆具攻擊力與控製力的“太微神光”。

“感受念力,引導念力,念力成絲……”楊翎羽一邊念著口訣,一邊照做。“想想眉心生豎眼,念力灌注,瞪他!”

“哈哈,哈哈!”楊翎羽被這秘技的言語笑死了,“這秘技是誰寫的呀,太搞笑了。”然而楊翎羽一笑,失去了對念力的控製,頓時又散於腦海之中。

“不管是誰所寫,穩住心神,修煉秘技!”楊翎羽笑了許久,繼續修煉起來。

如此楊翎羽修煉了許久,卻還不得法門,那想象眉心生豎眼,他總是走神,因為不由會想到二郎神。“唉,早知道不看《西遊記》《寶蓮燈》等一切與二郎神有關的影視劇了!”

又試了幾次,楊翎羽依然冇有成功,有些崩潰,於是隻得向天大呼:“二郎顯聖真君,下凡助我呀!”

唉,可惜了天才青年楊翎羽,最後修了三天纔將那“太微神光”修成。楊翎羽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自修成這“太微神光”後,總是感覺自己眉心像是生了一隻眼。

“我居然有種三隻眼看路的錯覺。”楊翎羽搖了搖頭。

雖然太微神光不如碎魂秘技攻擊力強,但有了“幻之空間”和“太微神光”的控製,這銀月城應是無敵。

楊翎羽信心十足,心中發狠:“王家,既然你願做出頭鳥,我便做那打出頭鳥的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