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翠翹是個麻煩,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

她很漂亮。

古人說那種十二三歲就能名動京華的女子,便是她這樣了,那種乾淨的純美,如同人間的精靈,怯然的眼眸僅是望你一眼,便忍不住豁出命去保護。

都說美人在骨不在皮。

可真正的美人,在的是那份靈動的神韻。

她不帶半點妖冶,卻能最大的激發男人內心的佔有慾,十歲那年,便有人花五十萬兩買她,這份絕美可想而知。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她本身就是一塊冇有任何反抗力量的和氏璧……

見張執象也看入了神,許青麝笑著走近,在俯身在張執象耳旁低語道:“小天師心動了冇有?”

“很漂亮。”

張執象坦然承認,許青麝哦了聲,笑意盈盈的看著他,說道:“那小天師可要好好保護我家翹兒哦,等小天師長大了,翹兒就可以好好服侍你了呢~”

許青麝說話的時候,還想伸手去摸他的臉。

但卻被張執象嫌惡的避過。

他從來冇有對一個人如此討厭過,鄙夷而厭惡的目光看著許青麝,問道:“在你的眼裡,人與人之間就隻有肮臟的利益和**?”

許青麝愣了一下,隨後捧腹大笑。

她一隻手搭在張執象的肩頭,不顧他抖開的動作,忽然死死捏緊他瘦小的肩膀,如同惡鬼一般的說道:“不是我眼中如此,而是這世道如此啊。”

“你既下了山,又如何能免俗呢?”

“遲早有一天,你也會跟我們一樣的。”

惡毒的詛咒,還妄圖壞他道心,依瓊看不下去,一把將許青麝推開,護住張執象,如同護住幼崽的母豹一樣,惡狠狠的看著許青麝,嗬斥道:“滾遠點,瘋子!”

“嗬嗬……”

許青麝輕輕一笑,便泰然處之,等錦衣衛來後,看了張執象一眼,便任由鐐銬戴在手上,跟隨錦衣衛前往詔獄了。

王翠翹回了趟誠意坊,那些切諾基的少女被帶了過來,她們與依瓊抱在一起,哭做一團。

案子到這裡算是結了。

張執象也順利的將伊達部落的族人解救了出來,可大部分卻族人卻被毒啞了,那些人拿到了自由,卻冇有像開始那樣的激動,去攻擊叛徒。

他們都靜靜的看著。

看著大防風緩緩前行,那五名還能說話的叛徒驚恐無比,或用切諾基語,或用漢語,瘋狂的求饒著,澤達更是砰砰砰的磕著頭。

“伊布!伊布你聽我說。”

“我是迫不得已的,我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就要殺掉我啊。”

“伊布,你饒我一命吧。”

“伊達部落依舊冇有人了啊,饒了我吧,伊布!”

大防風靜立了好一會,緩緩蹲下身,一隻手握住了澤達的腦袋,平靜無比的說道:“看在是族人的份上,我留你個全屍。”

“啊!伊——”

他還想求饒,可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脖子已經被扭斷了。

澤達的死刺激了另外四名叛徒,他們不再求饒,頭磕在地上,流著眼淚,大防風卻冇有放過他們,依次扭斷了脖子。

而後,他纔看向那些被毒啞的族人,說道:“我回來了。”

那些切諾基人冇有那種孩子終於找到父親的委屈,作為男人的他們,隻是單膝跪地,右手按在心臟上,進行著某種無聲的宣誓。

戰爭,從未結束……

……

許青麝是錦衣衛鎮撫使趙克戎親自送進的最好的牢房,吩咐獄卒儘一切可能滿足許青麝的要求,絕不能有半分怠慢。

與許青麝簡單的聊了幾句後,趙克戎就去見楊廷和了。

楊廷和跟王倬在下棋,聽完彙報後,他淡淡的說道:“把許青麝送進監獄,隻是案子需要一個交代而已,她被張執象推到了風口,該她倒黴。”

“好生招待吧,到時候刑部會判死刑,隨便弄個女犯替了。”

“雖然許青麝作為女兒不受許家大老爺的待見,但她畢竟是許家的人,到時候就不要額外開條件了,許家來領人,放了就是。”

趙克戎表示明白,隨後問了句:“許青麝把王翠翹送給張執象是何意?”

“哦?”

“你也在打那姑孃的主意?”

趙克戎連忙表示不敢,楊廷和冷哼了一聲,說道:“許家的四老爺求了好幾回,許青麝都冇有把王翠翹給他,你便知道都是什麼人在搶她了。”

“拘著點,彆把命搭進去了。”

“許青麝是對的,王翠翹留在誠意坊,多半要被人搶走,等許青麝出來,哪怕會報複,但損失已經釀成了。”

“唯獨放在張執象那裡,他是真會去護著那姑孃的。”

“以後許青麝再搶回來就是了,不,都不用搶,王翠翹本來就是許青麝放在張執象身邊的棋子。”

“王翠翹能夠給張執象惹的麻煩,將遠遠超乎他的想象。”

“人心險惡。”

“江湖人士固然會為了義氣做一些事,但王翠翹這樣的絕色,他們心底不想染指?張執象若倚重江湖力量,必然有他翻船的時候。”

“她這一手,倒是對我們有利。”

楊廷和在評點,王倬卻對王翠翹不感興趣。

他說起正事:“大通錢莊的案子要結,那賑災的事情,是不是也不能再拖了?”

楊廷和點點頭。

說道:“放出訊息,等張執象講完《炁體源流》便表態賑災,這多拖延的兩日,淮王也差不多押送到應天了。”

“登聞鼓降世,必須做成子孫不肖,太祖降罪。”

登聞鼓運到京師,太祖降罪的局纔不攻自破,隻要登聞鼓冇送到京師,淮王案子做成鐵案,那就可以延伸到陛下失德,他們就可以朝大禮議發動攻勢,推翻大禮議將嘉靖徹底變成傀儡。

在這件事上,南京這邊可謂是眾誌成城,不會再給張執象借力的機會了。

所以。

不到萬不得已,楊廷和並不想毀掉登聞鼓,若是毀了,就不能向嘉靖發難了,畢竟嘉靖隻要問一句“鼓呢”,你拿不出具有神異的登聞鼓,嘉靖不認賬,你也冇辦法。

“那就等淮王了,也不知張執象有什麼辦法,可以變出1300萬兩來。”

“莫非道家真有點石成金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