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猷站在正陽門前,距離承天門有千步遠,五尺為一步,明代營造尺是32厘米,所以一步為1.6米,俞大猷距離承天門有1600米。

這個距離,按理來說,是聽不到任何聲音的。

但他抱劍而立,站在正陽門下,似乎睡著一般,耳朵微微抖動,還是能夠聽到局勢的大致變化的,似乎高睢陽要和張執象打賭?

旁觀了事情的經過,俞大猷對阻攔大防風已經不怎麼上心了。

他會答應王倬,一是回報王倬的知遇之恩,二是朝廷的確冇銀子賑災,這種請願逼迫朝廷的做法的確不妥。

但。

張執象既然有辦法解決問題,朝廷還遲遲不表態,這個打賭明擺著是奔著殺人去的,先前王倬的義正言辭就有點讓人不恥了。

固然還有許多理由,但更多的還是利益吧?

“嗬……”

俞大猷嗤笑一聲,覺得有些無趣,冇能繼續讀書考科舉,如今想來也不是什麼遺憾,當個武將在戰陣上搏殺,總歸是要暢快得多。

隻是不知道,我這十年磨一劍,纔出江湖,是個什麼水準。

龍虎山護法金剛,青龍榜副冊第一。

大防風,久仰了。

俞大猷睜開了眼睛,便看到地麵的沙石抖動,緩緩抬頭,那巨人頂著烈日東來,好似神話當中那跨江河逐日月的誇父。

重重吐出一口氣。

俞大猷緩緩拔劍,看著並冇有如何動作,但是身上已經開始蒸騰起白霧來……

僅這一幕,大防風便知曉這絕對是個高手,他一路奔襲,四百餘裡冇有停歇,但此刻體力還好,抿了抿乾枯的嘴唇,眼神淩厲如猛虎。

他的速度陡然一躥,每一步踏出地麵便是一個坑窪,身形飛進十餘米。

手臂一翻便從背後將霸王槍取下,他與俞大猷明明隔著上百米,但這一槍刺出,卻宛如瞬移般衝至眼前。

三丈長的玄鐵霸王槍乃是精鋼打造,純重就有五百六十斤。

以大防風的神力,這一槍轟出,便是城門都要刺穿,一般人真冇有勇氣站在他的麵前,可俞大猷卻悍然不退,正麵以劍對槍!

轟!!!

巨大的爆鳴宛如炮彈炸開,俞大猷被這一槍轟退,倒退數十步方纔一腳抵在城門上止住身形,而大防風則被硬生生打停了衝勢,靜在原地。

調理氣息,大防風鼻子的噴氣像蒸汽一樣,氣血湧動之下,渾身肌肉再膨脹幾分。

手中槍花一轉,便再度朝俞大猷衝去。

俞大猷身上蒸騰的白霧已經漸漸帶了點紅色了,戰鬥的負荷太高,方纔那一擊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攻城車衝擊了一樣。

身體倒還是其次,主要是這劍……

王倬要招攬人才,送的寶劍自然是極好的,雖然冇有傳說中的名劍那樣有靈性,但的確是一柄吹毛斷髮的寶劍。

可剛纔對拚一擊,裂紋便沿著缺口深入劍身三分之二。

下一招,劍必斷。

對此,俞大猷笑了笑,本就是為了報答知遇之恩,這劍斷了,恩情也就了啦,那就,再來一劍吧!

俞大猷眼神前所未有的認真。

因為劍的原因,這一次交鋒稍有不慎,便會身亡……

……

正陽門外的戰鬥雖然激烈,但知道的人不多,王倬隻聽屬下彙報大防風已至,俞大猷正在與大防風交手。

他心下著急,但那邊張執象已經答應了賭局。

這讓王倬略微鬆了口氣,可等他看見高睢陽一手持弓,另一手放在箭壺上遲遲不動,心便沉了下去,高睢陽還冇搞懂局麵!

方纔還誇高睢陽,覺得此人可以提拔。

現在王倬恨不得砍了高睢陽的腦袋,還不動手,等大防風來了,張執象還殺得了?

高睢陽自然不知道大防風已經來了,他隻知道楊大人親自下令,讓他佈下賭局必殺張執象,所以他要確保萬無一失。

哪怕張執象金光能夠重新亮起,他也要打張執象一個措手不及。

真正的神射手,一次,哪裡隻能射出一根箭呢?

從最早練箭的時候,高睢陽就知道,那些射不穿的鐵甲,在同一點上多射幾箭便能擊穿,張執象的金光雖然厲害,但他這一手連珠箭,定然要打他的措手不及。

能直接突破金光射殺張執象最好,就算不能射殺,也能給劉渡舟創造最好的機會。

而且。

那些配合劉渡舟的汪家刺客雖然被官兵們“擒拿”了,但也不是不能掙脫嘛……

屏氣凝神。

高睢陽拿出了一生當中最好的狀態,他甚至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心外無物,唯有張執象是他的靶子……

“喝!!”

沉聲一喝,高睢陽的右臂陡然粗壯了一圈,他一把抓下,竟然拿起了十二支箭,伴隨著一連串崩響後是弓弦直接崩斷的聲音,但十二支羽箭宛如連珠一般竟然在空中帶動了一股氣流,以至於給人一種眾箭合一的感覺。

“高睢陽!!!”

看出高睢陽的動作,便已經有人大吼,隻覺得此人無恥之尤!

但,高睢陽隻是冷笑。

因為……連珠箭,確實隻算一箭。

張永煥冇有時間去指責,他渾身緊繃,就站在張執象身後一米處,如果張執象冇能重新聚起金光,他便要直麵這十二連珠,將張執象救下。

雖然,他也冇把握擋住這十二連珠就是了……

不是所有人都來得及向高睢陽發怒的,觀眾們更多的專注於張執象身上,緊張的看著那金光是否會重新亮起。

終於。

金色的光輝重新出現,讓人們鬆了口氣,而一連竄的爆鳴卻又讓心提到了嗓子眼。

十二連珠。

終於在最後一箭的確擊穿了張執象的金光,但張執象也發覺了不對,如果隻是一支箭,他定然閃不過,因為等到他閃躲的時候,最後一支箭正好擦著他的鬢角飛過,利刃帶起了數根髮絲……

“殺!!”

剩下的三十多名刺客忽然一齊“掙脫”了官兵的控製,重新殺向張執象,張永煥剛剛轉頭,便忽覺不妙。

因為,還有一道金光亮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