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難嗎?不難。

從劉宋時期,宋明帝支援陸修靜編輯《三洞經書》開始,世間道經道法就有了係統性的整理。

開元年間,唐玄宗下令搜尋天下道經,彙編成《一切道經》,即《開元道藏》,共收入道書5300卷,從這裡開始,曆朝曆代官方都極為重視道藏的編修。

嗯……大清除外。

宋真宗時,修《大宋天宮寶藏》,共5481卷;金章宗時,修《大金玄都寶藏》,共6455卷;元太宗時,修《大元玄都寶藏》,共7800餘卷。

明永樂十七年,大修道藏,永樂二十年編修完畢,共5305卷,正統十年刊印,稱為《正統道藏》,也是一直延續到後世的道藏。萬曆三十五年的時候修了《續》,新增了180卷。

後世的《中華道藏》便是以《正統道藏》為底本編撰的。

可以說你想學的東西,都在《道藏》裡麵,而且從《大宋天宮寶藏》開始,都一直是有刊行的,普羅大眾都可以購買。

可問題在於,《正統道藏》有5305卷,刊印用的經板有12萬塊……

對於道藏,隻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浩如煙海。(中華道藏有九千萬字)

彆說普通人摸不著頭緒,修行中人也很少將道藏看完的,想要從道藏裡摸索出一條康莊大道來,外行人絕對做不到。

內行人……基本冇這個心思。

如三豐祖師和老天師他們,想做自然也能做,但極為費工夫不說,這件事做出來也冇有什麼益處,普通人安生立命都難,如何去求長生?

正如百日築基的前提是十年調養,修行從來就不是什麼簡單、安全的事情,相反,修岔了的後果極為嚴重。

所以,他們不曾花費這個心思去教普通人修道。

在他們看來,修行一事,還是收徒弟,言傳身教最為穩妥,也最為高效。

但,時代會變。

老天師他們也不會想到未來會有物慾橫流的一天,會有娛樂至死的一天,在那個迷失的年代當中,張至順道長摒棄了門戶之見,以普通人能夠更好的修行為目的搜尋道藏,“摘”出了一部《炁體源流》,隻為省卻旁人數十年搜尋之功。

逐句註釋,將畢生所學所悟,毫無保留的公諸於世。

隻為了那世俗泥潭中掙紮的人們,有那麼幾個願意出淤泥而不染的,能夠找到一條路,便是不信這些,好歹也可以練練八部金剛功,權當做廣播體操,強身健體……

《炁體源流》是懷著至誠至善的普渡之心編寫而成的。

是張道長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儘其所能的指出的一條康莊大道,因而,陽明先生說自己不能改一字,便是老天師、三豐祖師也不會去刪改。因為,已經不能做得更好了。

“先生,你說我請願的時候,講《炁體源流》會有人來聽嗎?”

張執象見陽明先生認可此書,便將心中的一個想法問了出來,靜坐是為了請願而做的示威,但不能因此而荒廢時間。

靜坐的時候,也應該學習。

王陽明慈祥的摸了摸張執象的頭,說道:“會有人來聽的,即便是修行有成的道士,也會來的,便是老天師也願意聽聽的,溫故而知新,纔可以為師矣。”

“修行雖然講財侶法地,普通人冇這個緣分。”

“但,修行之心,長生之嚮往,眾生生來便有,老夫謂之:聖人之道,吾性自足。”

“若不去教,如何知道普通人是否可問長生呢?”

“先輩修行大能,本著無為的思想,認為有道藏在那,有緣者自會尋之,但,吾輩若不弘揚道法,若不引人向善,眾生何時能夠開悟?”

“眾生若不開悟,大道何時能行?”

“天地人本是一體,修行與治國,同樣也是一體啊,依靠某個製度,某一群人去開太平,即便成功了也隻是一時的,唯有眾生覺悟,人人都能收拾精神,做自作主張的大英雄,那個時候,無需有人去開太平,天下也會太平了。”

王陽明有些語重心長的說著,天下信奉他學說的人不少,可有多少是真的懂了呢?時至今日,他已經知曉自己的大限了,卻也冇有看到可以繼承衣缽之人。

直到張執象的出現,他纔看到了希望,升起吾道不孤的感覺。

“先生……”

張執象能夠感受到王陽明的那股孤寂和擔憂,王陽明笑了笑,岔開了這個話題,讓小沙彌去取了琴來,笑道:“天地人是一體的,總要有些佐證和應用。”

“五音十二律的來源你可知曉?”

“哈哈,冇錯,正是如此,樂律是通天的,黃鐘之宮是律呂之本,亦是萬物之本,我們所用的度量衡全部都是根據黃鐘來調準的。”

“說這些你可能冇有直觀感受,但聽聽音樂就明白了。”

“宮商角徵羽,角調謂之春音,屬木,主生,通五臟之將軍——肝。正角調式能促進體內氣機上升、宣發和展放,有疏肝理氣、助心養胃的功能……”

說著話,王陽明開始了彈奏。

琴音一起,張執象便感覺到身體有一種柔和疏散的力量,近日來因為見到那些人所作所為而鬱堵的肝火不知不覺間散開了,整個人感覺寧靜無比……

……

靜坐請願的事情,四叔冇有阻止,陽明先生也冇有阻止,張執象自然不會再有什麼猶豫。

聽完琴後,張執象愈發平靜了。

次日出門,便是王絳闕也不由多看了他幾眼,怎麼說呢,前幾天雖然淡定,但其實還能夠感覺到張執象的精神緊繃,那是一種臨敵狀態下的冷靜。

而現在的張執象,一點也看不出他是去做大事的樣子,彷彿就像是出門春遊般的安寧。

“訊息是傳下去了,但,會有人響應號召嗎?”

依瓊有點懷疑,畢竟承天門是皇城正門,正對著的千步街兩旁是六部衙門,普通老百姓平日裡都不敢走這邊過,何況是來這裡靜坐請願。

“馬上就要到西長安街了,少爺說讓大家在那裡等著,等會應該就能知道了吧?”

雨水倒是覺得冇問題,畢竟大家被騙了那麼多錢啊,這個時候有少爺幫忙,他們都不站出來,是不準備要錢了嗎?

王絳闕倒是關心點不在人數上。

她說道:“人多人少,差彆不大,今天靜坐冇事,明天自然有更多的人蔘與進來,問題在於,你們可能到不了承天門。”

“平日裡右長安門的守衛倒是不會攔人。”

“今天恐怕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