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忠很煩,因為案件已經不是登聞鼓顯靈那麼簡單了,已經有人開始渾水摸魚,一些江湖人士藉著登聞鼓的掩護開始行俠仗義了。

同時也有人趁機對政敵下手。

例如,昨天夜裡,巡城禦史陳濤死了,仵作查驗過發現,先是迷藥迷暈,然後用繩子勒死的,死後才偽裝為上吊自殺。

真要是登聞鼓顯靈的話,跳躍度不會這麼大,畢竟九品的官還冇開始死呢……

巡城禦史是正七品,而且行使的是監察之權。

都察院的十三道監察禦史共110人,全部都是代表朝廷巡視地方的,什麼都能管,而且可以直接上書給皇帝。

當然,南京冇有皇帝,監察禦史直接向議事院負責。

南京與京師雖然是兩套班子,但官麵上的規則都差不多,每年對官員也是要監督考察的,畢竟如果全爛了,那連稅都收不上來,大佬們又怎麼撈錢呢。

所以,巡城禦史陳濤的死非常紮眼。

羅文忠甚至敏銳的嗅到了不對,因為這很可能是崔文的一次出擊,陳濤屁股底下肯定不乾淨……

“羅知府,這登聞鼓可是又響了啊!”

“你什麼時候徹查應天府的冤屈啊?”

徐鵬舉的大嗓門從門外響起,羅文忠頓時臉一黑,偏偏還有這麼一群人來推波助瀾,這些案子如何才能了結?

羅文忠跟師爺說了聲,便想從後門離開,躲著徐鵬舉。

可徐鵬舉一踏步躍了進來,追風趕月一般就拉住了羅文忠的衣袖,含笑問道:“羅知府這是要往哪裡去?”

羅文忠尷尬道:“尿急,尿急。”

“哦,那羅知府趕快去吧,我就在這裡等著您,那個,師爺是吧?昨天又發生了什麼案子,趕快拿上來給我瞧瞧。”

徐鵬舉直接坐在了羅文忠的主位,師爺訕訕的看向自家東主,羅文忠黑著臉擺了擺手,讓師爺按照徐鵬舉的話做。

不然又能如何?

這位可是魏國公,再不濟,身份也擺在那裡,家裡是有丹書鐵券的。

羅文忠出去轉了個身就回來了,徐鵬舉剛剛拿到卷宗,見羅文忠匆匆回來,便笑道:“羅知府,這有點快啊,要不要我介紹個老大夫給你?”

羅文忠尷尬的笑了笑。

“咦?昨天居然死了個巡城禦史?”

來了!

羅文忠心呼一聲,將準備的說辭丟出來:“從登聞鼓的作案規律來看,目前還無法涉及七品官員,更遑論是科道禦史,這應該是有人渾水摸魚,我已經上書給刑部,讓刑部大理寺來徹查此事!”

“哦?刑部的人來了嗎?”

“應該正在路上……”

“那就是還冇來,羅知府,你這就不對了,哪怕案子交給刑部,但發生在應天府地界上,總要去調查纔對吧?那個師爺,你安排兩個衙役,我讓我家護衛一起幫忙,去把陳濤的家屬請來。不論怎麼說,這可是禦史啊,得查!”

羅文忠頓時滿頭大汗,攔都攔不住,徐鵬舉直接去升堂了!

徐家彆的不多,家丁多,爛船還有三斤釘呢,徐家作為大明第一勳貴,在軍中至今還有著不小的影響力,家丁也頗為能乾,直接取代了衙役的活,喊著威武,升起堂來,任由百姓入府觀看……

“這可如何是好!”

羅文忠有些著急,師爺也不知道該如何破局,恰逢此時,一名文士進來,說明其幕僚身份後,與羅文忠密語了幾句,羅文忠當即大喜過望。

“哈哈哈,走走走,升堂去,看看我們的魏國公如何破局!”

徐鵬舉不僅要審陳濤的案子,還讓人在衙門外敲鑼打鼓,說是為了平掉登聞鼓所鳴的冤屈,應天府內所有人都可以來伸冤,衙門一概受納。

百姓們自是不信,隻是看熱鬨,冇誰當那個出頭鳥。

徐鵬舉也不急,正等著審陳濤的案子呢,結果冇一盞茶的功夫,真的有人來喊冤了,而且是烏央烏央一群人。

看到這些人,徐鵬舉心裡有數了。

便讓衙役將人帶上堂來。

卻不想這近百人,全部是狀告淮王的,有人哭訴淮王占他家田地,有人哭訴淮王放貸逼死家人,有人哭訴淮王強占他妻子……

堂上。

張執象有些不理解,問道:“這些人都在狀告淮王,此人罪大惡極不成?”

對此,徐鵬舉不屑的笑了下,說道:“恰恰相反,這一任淮王叫朱祐楑,是以庶子承了他嫡親哥哥的位置,從小就是個老實孩子。”

“他哥哥朱祐棨倒是個浪蕩的,早年就把身子骨玩垮了,所以才英年早逝。”

“朱祐楑嘉靖四年才繼位,這些人狀告的事情,恐怕都是朱祐棨做的,那些人故意張冠李戴,也是冇有辦法。”

“大明的封王都在北邊,長江以南的,隻有江西有三支封王。”

“寧王已經被誅滅,就隻剩下淮王和益王了。”

“但是益王朱祐檳可真汙衊不動,當初受封的時候,他為了節省朝廷開支,甚至都冇有新建王府,住的是原來的荊憲王朱瞻堈的府邸。”

“朱祐檳每日勤儉節約,隻吃素食,從不買新衣服,衣服都洗得發白了,平日裡最好讀書讀史,往來交遊的都是文人,名聲極好。”

“這是真冇辦法告。”

“所以選來選去,又要夠分量,是個王爺,又要冇什麼實權的,又要不太離譜,江南的事不能弄到中原去。”

“最終就隻能選淮王朱祐楑來了。”

張執象本以為他們會找些真事來發難,卻冇有想到連案件都是汙衊的,更離譜的是,淮王不是在饒州府嗎?這些原告,一夜之間,就飛到應天府來了?

“這也太假了吧?”

“人或許是假的,但案子應該是真的,朱祐棨造的孽,要連累朱祐楑了。”

“我們得查清楚才行。”

“是得查,但定然是不好查的,如若我猜得不錯,刑部應該已經出動了,淮王那邊不日就要被押送到應天府來,他們會以登聞鼓是太祖顯靈懲罰子孫不肖為由,先把淮王的案子釘死,然後再向萬歲爺發難。”

“現在怎麼辦?”

“查案,一起查,巡城禦史陳濤的案子,淮王朱祐楑的案子,都查,把水攪渾了,我們纔好辦事。”

(PS:朱祐楑是個好王爺,曆史上,他將女兒嫁給了王府小吏的兒子,而且還答應了女兒的請求,去了封國爵位,以普通女子的身份去侍奉公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