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執象返回桂園,王絳闕與父親說過事情經過後,王源之便派人送了請帖給徐鵬舉,邀請這位魏國公吃晚飯。

安排好後,王源之才向張執象問道:“這個局裡麵,你想儲存登聞鼓,待以後時機成熟,再送至京師,對吧?”

“嗯……”

張執象底氣不太足,人世間的道德依靠一件“法寶”維持,其實也很荒謬,他冷靜下來後,也想明白了,這種虛假的“德”,在法寶失靈後,隻會迎來更強烈的反彈。

治國理政,就彷彿修行一樣,是不能依賴外物的。

但天底下那麼多冤屈,又有幾個青天呢?能用登聞鼓還黎民百姓一個朗朗乾坤,張執象覺得登聞鼓還是應該用。至於怎麼用另說,但一定得有。

就像核武器一樣。

我可以不用,但我得有。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善醫者無汲汲之名。登聞鼓何須用來平天下不平事?它隻需保證道德底線便可,其效堪稱國之神器。”

“荀子曰: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神器如何用,自然是由人來定奪,祭告皇天後土,敕封定文,當足以規束神器,為治世而用。”

“隻要用法得當,何須擔憂神器失位,天下混亂?”

“所以。”

“登聞鼓不但要保下,還必須想辦法送至京師。”

王源之說的很認真。

如果說在獅頭鎮見到邪崇,張執象召喚靈官老爺,已經讓他對新時代開了眼界,那麼登聞鼓的出現,就徹底讓王源之信服,時代已經變了。

新力量的出現讓王源之看到瞭解決大明朝問題的可能性。

不依賴外物,卻可以適度的使用工具,藉助好用的工具,以人來做事,纔是真正解決問題的辦法。這也是登聞鼓該有的作用。

王源之的邏輯讓張執象理順了思路。

對啊,物是死的,人纔是活的,不能因為會產生依賴性就否定登聞鼓的價值,它的確是一件有利於天下治理的神器。

“我們能想到登聞鼓的作用,他們會不會想到?”

不論是讓登聞鼓變成道德底線的規範,還是除儘天下冤屈,那些人都不會答應的,因為他們根本就冇有底線……

但凡他們意識到時代已經變了,怪力真的開始亂神了,他們絕對會毀掉登聞鼓的。

“暫且不會。”

“春江水暖鴨先知,你是鴨,我們,他們,都是人,是會後知後覺的。”

“但我們也要儘快將事情解決,世界上聰明人可不少,特彆是楊廷和,那老狐狸估計很快就會琢磨到這個端倪。”

“我們的時間並不多。”

王源之想著怎麼纔好破局,張執象卻在想另一件事,他看著王源之,猶豫了下,還是施了一禮,說道:“唐突冒昧,但小侄還是有個問題,不吐不快。”

王源之能猜出張執象要問什麼,隻是笑道:“儘說無妨。”

“是。”

“小侄想問……王家跟他們,不應該纔是一夥的嗎?”

王源之笑了,笑得很開心,他其實很滿意張執象這份堅定,冇錯,哪怕他們王家一路來都在幫他,可道理上說不通,那就是有問題,就是要警惕。

能夠堅持這樣看待萬事萬物,纔不會被迷惑,才能看到本質真相。

這纔是智慧啊。

“絳兒,給他講講什麼是財富。”王源之冇有直接跟張執象解釋,並非是看不起張執象,而是告訴張執象這個道理,他們王家哪怕是小女兒都懂!

王絳闕平靜無比的說道:“財富者,唯名與力。”

“昔田氏代齊,以田氏之食邑分齊國公族,得公族之心,以田氏之米糧分鰥寡孤獨之人,得國民之心,又以大鬥借貸,小鬥收債,讓齊國之民歸之如流。”

“田氏以十二代人經營養望,得‘仁’之名以代齊,此其富也。”

“昔陶朱公三散其財,複起千金,其富在力而非幸也。”

“陶朱公能操計然之術以治產,根據時節、氣候、民情、風俗等,人棄我取、人取我予,順其自然、待機而動。”

“如何能算,如何能步步先?”

“一年是旱是澇,是刀兵,是安平,陶朱公能以易數算之,料物於先,這便是力。”

“經商之道,行之有效,後世能學,也是力。”

“昔秦國之虎狼之師囊括四海,吞併諸侯,這同樣是力。”

“唯名與力真財富,能富有四海。”

“金銀,不過是財富的附庸而已。”

張執象聽明白了,華夏人的天下觀不僅僅刻在文人士大夫的腦海中,連商人的腦海中也刻下了,如王家做生意已經不滿足貨幣的獲取了,他們的野心更大。

田氏花了十二代人的時間來販賣仁義,賺取名聲,最後取代了齊國。

王家同樣不介意散儘家財來賺取名與力,也願意為天下人去創造盛世,但盛世是他們奇貨可居的貨物,他們賣予天下人,自然要獲得相應的回報。

這個回報是……大明?

“你們要造反?”

張執象把握住了關鍵,王源之卻冇有什麼忌諱的樣子,他轉了下煙桿,說道:“曆朝曆代,唯大明得國最正。”

“所以這大明朝上上下下,無數聰明人玩著自己的,吃著大明的,大明也冇垮,也冇誰明目張膽的扯旗造反。”

“就算扯旗,也是寧王那種老朱家的旗幟。”

“在大明,田氏代齊是行不通的。”

“因而我們無法讓士紳和百姓成為買主,來買這個國。”

“奇貨可居,那也得有買主才行,既然不買國,那普天之下,能夠當買主的……唯有皇位上那位萬歲爺了。”

“就是不知,賣一個盛世給皇上,皇上能開出什麼價來。”

張執象算是看到了王家的野心和氣魄,這是商人有錢之後對錢不感興趣,本質上興趣已經轉移到了權力上嗎?像,又不太像。

因為就算是權力,王家好像也能輕鬆放棄。

因為力的本質從來就不是權……權是力,力卻不是權。

但,皇上作為買家,能夠支付的,必然是權,王家是要什麼?

“王與馬,共天下?”

張執象低聲呢喃了句,這是指晉朝的時候,琅琊王氏強大到能夠與司馬氏共治天下的程度,可以視作門閥的巔峰狀態。

然而,王源之隻是淡然一笑,完全冇有這個想法。

他含笑問道:“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琅琊王氏,如今安在哉?”

皇帝能支付的不僅是權,還有名。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他王家要的,是天子將天下之權讓渡於“公”的功績!此後天下一千年,兩千年,千萬年,隻要世界還在這副框架之下,王家就能“與國同壽”!

這是南張北孔做的事。

也是王源之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