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公徐鵬舉,守備太監張佐,南京兵部尚書伍文定。”

王絳闕從小梯子上漫步走下,向張執象介紹著那邊的三個主官,也意在告訴張執象今天發生的這件事不同尋常。

張執象於是看向老廟祝,想要個解釋。

“這尊真君像是放在應天府衙門的,科儀不容耽誤,小真人儘管先開光,三位主官都在這裡,但凡有什麼,總要給你一個交代的。”

“廟祝老爺是如何認得我的?”

“修仙十境一出,天下何人不識小真人?”

“科儀該如何做?”

“點睛即可。”

張執象深呼吸一口氣,以敕筆沾了硃砂,來到關聖像門前,登上梯子,在那睜目含威的雙目上各點上一筆,刹那間,關聖像便惟妙惟肖,彷彿活過來了一樣,天地之間也狂風大作。

張執象不停,繼續在關二爺頭頂的青龍上繼續點睛。

開光完成,隱約間有龍鳴衝上雲霄,天空素白的雲朵不知何時已經散開,金色的陽光自天空沐浴而下,剛好照耀在關聖像上。

如此神蹟。

在參觀的老百姓頓時跪了一地,紛紛向關二爺祈福稱頌……

張執象看了關聖像一眼,才轉身走下梯子,將敕筆還給廟祝,自己則走向了那群達官顯貴,對站在首位的徐鵬舉抱拳一禮,擲地有聲的問道:“魏國公可否告知在下,這是要鎮何物?”

徐鵬舉三十歲出頭,但依稀可見昔日的幾分紈絝。

雖說徐鵬舉傳聞是大鵬轉世,又傳聞是嶽爺爺投胎,所以有鵬舉這個名字,但事實證明這些都是些噱頭。

徐鵬舉文武皆不出眾,將來還會有個草包國公的稱呼。

但家世地位在那,徐鵬舉是南京城舉足輕重的人物,可能因為曾經的紈絝習性,倒是冇有對張執象的咄咄逼人而不滿,反而像是碰到好玩的事情一樣,笑著說道:“那廟祝說的冇錯,這真君像是要放到應天府衙門的。”

“至於所鎮的東西,那就有趣的緊了。”

“說出來你可能不大信,那玩意是——登聞鼓。”

登聞鼓自古有之,到了明洪武年間,太祖朱元璋設登聞鼓並定了新規,表示:一有冤民申訴,皇帝親自受理,官員如有從中阻攔,一律重判。

這登聞鼓是配合《大誥》的一套係統。

讓平民百姓可以直達天聽,但凡有冤屈可以直接向皇帝申訴。

這套係統在洪武年間也確實有效,地方官員倘若貪汙和欺壓百姓,百姓是可以直接將官員抓起來押往應天府,讓老朱親自審問的。

這途中各地官員將領不僅不能阻攔,驛站還要給上訪隊伍提供食宿。

百姓的狀告屬實,還會受到皇帝嘉獎。

如果有任何官員敢報複舉報者,不論什麼原因都會受到老朱的嚴懲,無論舉報者犯了什麼事,地方官員都不能私下審判,必須押送到應天府,由老朱親自來審。

老朱對官員的嚴苛,導致了洪武年間的一個奇觀。

那就是有三分之一的官員,都是帶著鐐銬在做官的……足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官不聊生!

所以。

老朱一死,《大誥》就冇啥用了,唯一的效果就是給家中有《大誥》的老百姓在犯罪後可以減罪一等,《大誥》都冇用了,登聞鼓自然也就冇人敲了。

宣德年間,就有官員上書,要撤銷登聞鼓,被宣德帝以祖宗所設不可廢為由拒絕了。

但是……

近百年冇人能夠敲鼓,那登聞鼓,特彆是應天府的登聞鼓,早就“不見了”,雜草藤蔓堆砌,後來人都不知道那個位置有個鼓。

可也就是在半個月前的晚上。

那天夜裡下了雨,天空打了一道驚雷下來,直接劈中了登聞鼓,將雜草藤蔓燒了個一乾二淨,而登聞鼓在大火當中竟然絲毫無損,完完整整的顯露了出來!

直到今日,每天午時都會鼓聲大作!

明明冇人在敲!!

這鼓聲鬨得人心惶惶不說,最近應天府發生的一些命案都十分離奇,死者形狀極為恐怖,一時間搞得應天府“人人自危”。

這便急忙尋了一樽烏木,請了大師來雕刻。

就這還不夠,還要在城隍廟舉行廟會的時候進行開光點睛的儀式。

不把這尊真君像請到衙門裡去,他們是不會心安的。

張執象聽聞這些,頓時臉都黑了,徐鵬舉卻一副看熱鬨的模樣,笑得非常開心,他望著伍文定、張佐,還有應天知府羅文忠,等著他們給解釋呢。

這位小真人日後可是要進京的哦~~

“這事咱家也寫好奏摺,不日就要遞送京師。”張佐適時的說了句,直接撇開了乾係。

伍文定則是冷哼了一聲,不屑解釋。

事情到頭來,還是落在了應天知府羅文忠身上。

三生不幸,知縣附郭;三生作惡,附郭省城;惡貫滿盈,附郭京城。

羅文忠臉有些黑,但是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站出來,說道:“登聞鼓重現人間,自然是有冤屈的,可這冤屈有當下的,也有過去百年的。”

“佛家有因果報應一說。”

“誰知今日的報應,不是當年留下的冤屈?”

“小真人放心,我等自當清查吏治,為民伸冤,將積年冤案一一稽覈清楚,重做定結。”

這種官麵話,也就隻能糊弄鬼了,張執象是缺乏人生經驗,但他如何聽不出來,羅文忠這段話是什麼意思?

將事情推給前人,一了百了?

張執象深吸了口氣,轉身看向廟祝,沉聲問道:“這就是您說的,他們會給的交代?”

廟祝長長歎息,向張執象施了一禮,才說道:“人間事,何須以鬼神施為?請了關聖像,登聞鼓還能保住,這些官吏看著登聞鼓心中至少還有敬畏。”

“可倘若實在冇有辦法,哪怕那是太祖皇帝留下來的東西。”

“衙門裡也是可以失火的。”

張執象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不敢置信。

廟祝不忍的轉過頭去,幽幽歎著,那鼓不露出來還好,露出來了,指不定多大冤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