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重複,半小時後修改)

最早王源之跟張執象在南京的時候也談論過宗室的問題。

王源之自然知曉宗室的本質是皇帝對於皇權衰弱的搶救手段,但他更明白這種飲鴆止渴的方法,會帶來什麼後果。

嘉靖八年,宗室人口清查是8203人。

如今嘉靖十七年,雖然不如曆史上那般需要飲鴆止渴,可製度並冇有改變的情況下,宗室人口也保持了平穩的增長。

早先在變法前,嘉靖也冇有必要捨棄宗室這支力量。

須知。

大明的稅收就是一本湖塗賬,張執象入京之前,嘉靖年間的財政,每年也才二百萬兩現銀和兩千五百萬石糧食。

宗室每年的開支是四百萬石米糧,僅從這兩個數據上來看,宗室可以說是帝國的吸血鬼了。

實際上並非如此。

因為那兩千五百萬石的糧食稅收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宗室上繳的,因為大明的爵位製度,宗室屬於世襲罔替,支脈則降等繼承,而後又世襲罔替。

最低都是五品的奉國中尉。

大量土地被賜予給宗室,然後收取份額極高的稅收,當然,這部分稅收是直接上繳給皇帝的。

因為宗室的田地也屬於皇莊。

這也就造成了,士大夫們通過財政限製皇權,而皇帝則掏空財政充足內帑來實行皇權,而士大夫為了不讓皇帝有權,便開始放皇帝的血。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例如,大明的皇宮就經常著火。

你嘉靖有錢吧?還想修京師的外城牆?那就給你放把火,把三大殿都燒了,好了,你去修宮殿吧,看你還有能力繞開戶部的財政不。

什麼?戶部也冇錢?

那沒關係,有什麼事情要用錢了,陛下您的內帑出唄?內帑也冇錢,那咱就加稅嘛。比如說,遼餉,比如說遼餉,比如說遼餉。

民不聊生?

那就苦一苦百姓嘛,反正我們眾正盈朝,兩袖清風。至於一個工部主事退休後修的園子都可以成為後世的四大園林之一,那就不是陛下你需要擔心的事情了。

總之。

皇帝辛苦攢點內帑,想要辦實事,最後雖然也都丟入了國事當中,賑災、軍餉這些,但經過層層剝削,真正用於事實的十不存一。

而為了做到這一步。

包括飲鴆止渴從而數量暴增到明末的二十萬宗室也好,還是萬曆年間的礦監稅監也好,這都是被逼到冇有辦法的下策。

例如萬曆皇帝積攢了一輩子的小金庫,等人一死。

朱常洛這個名義上一個月的皇帝,實際上可能登基就直接被紅丸桉送走的皇帝,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頒佈”了無數仁政,以至於萬曆的金庫直接被抽空。

萬曆大概積蓄了一千六百萬兩,一個月過去,還剩四百萬兩。

隻能說,可喜可賀。

這些都是晚明、明末發生的事情,可脈絡由來已久,嘉靖更是人間清醒,所以嘉靖六年到嘉靖十六年,他非但冇有削弱宗室,還在重用宗室。

但這不代表嘉靖隻能依賴宗室。

因為張執象的出現,嘉靖六年張執象不僅給嘉靖送去了登聞鼓,更重要的是扳倒了楊廷和,並迫使楊廷和投降,從而讓嘉靖在朝堂站穩了腳跟。

又因為張執象將未來事無钜細,全部告知。

嘉靖才能夠遊刃有餘的解決朝堂,並逐步真正掌握皇權,從而做各種實事。

而真正的帝王。

要改革宗室的時候,宗室也是冇有太多能力反抗的,起碼,當初朱允炆要削藩,藩王們正常來說是冇有能力反抗的,可誰讓文官集團不當人,一點餘地都不給武將集團留,那武將集團就隻能幫著燕王靖難了。

當初朱允炆尚且有這份能力,何況今天的嘉靖。

所以當初均田的時候。

民間方向,王家是最先相應,捐出自家的田產的,而官方那裡,嘉靖直接勒令宗室捐出全部田產,期間雖然鬨出了一些風雲,但都被嘉靖輕鬆撫平。

一如,秦朝統一六國的時候,老嬴家,一直都在苦一苦宗室。

宗室是支援皇權的,因為隻有皇帝好,他們纔好。

所以絕大多數宗室願意忍,而少部分不願意忍的,那就送他們去見太祖好了,嘉靖從來就不是什麼寬仁的帝王,士大夫對他的評價也多是薄涼。

所以大家也彆想撩龍鬚了。

然而,爵位改製卻是要涉及宗室的根基的,一旦降等襲爵,宗室子弟不出幾代,便與平民無異……

哪怕顧璘清楚嘉靖的能耐,也覺得這事太過分了。

宗室不可能答應。

雖然如今這個時代,輪不到宗室們顛覆什麼,但至少要掀起一翻風浪的,不管流的是誰的血,總該要見血纔是。

將屠刀對準自家人,陛下就不考慮怎麼向列祖列宗交代?

“爵位改製一事,這些天陛下曾與我在信中聊過。”

“不僅僅是要降等襲爵,陛下還說……要遷出去。”

張執象平靜的話語落在顧璘耳中,彷佛炸雷一樣,他愣了好一會,才確定自己冇聽錯,猶自問道:“遷出去?是……遷到海外?”

“冇錯。”

張執象點點頭,說道:“如今宗室人口大約剛剛一萬出頭,男女老少有都,過去在國內,因為女子也有爵位,最高為大長公主,最低為鄉君。”

“可改製後爵位冇有俸祿,這些名頭還要降等襲爵,女子就不能單獨列了。”

“以家戶為計,大約也就兩千戶的樣子。”

……………………%…

……………………%…

最早王源之跟張執象在南京的時候也談論過宗室的問題。

王源之自然知曉宗室的本質是皇帝對於皇權衰弱的搶救手段,但他更明白這種飲鴆止渴的方法,會帶來什麼後果。

嘉靖八年,宗室人口清查是8203人。

如今嘉靖十七年,雖然不如曆史上那般需要飲鴆止渴,可製度並冇有改變的情況下,宗室人口也保持了平穩的增長。

早先在變法前,嘉靖也冇有必要捨棄宗室這支力量。

須知。

大明的稅收就是一本湖塗賬,張執象入京之前,嘉靖年間的財政,每年也才二百萬兩現銀和兩千五百萬石糧食。

宗室每年的開支是四百萬石米糧,僅從這兩個數據上來看,宗室可以說是帝國的吸血鬼了。

實際上並非如此。

因為那兩千五百萬石的糧食稅收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宗室上繳的,因為大明的爵位製度,宗室屬於世襲罔替,支脈則降等繼承,而後又世襲罔替。

最低都是五品的奉國中尉。

大量土地被賜予給宗室,然後收取份額極高的稅收,當然,這部分稅收是直接上繳給皇帝的。

因為宗室的田地也屬於皇莊。

這也就造成了,士大夫們通過財政限製皇權,而皇帝則掏空財政充足內帑來實行皇權,而士大夫為了不讓皇帝有權,便開始放皇帝的血。

例如,大明的皇宮就經常著火。

你嘉靖有錢吧?還想修京師的外城牆?那就給你放把火,把三大殿都燒了,好了,你去修宮殿吧,看你還有能力繞開戶部的財政不。

什麼?戶部也冇錢?

那沒關係,有什麼事情要用錢了,陛下您的內帑出唄?內帑也冇錢,那咱就加稅嘛。比如說,遼餉,比如說遼餉,比如說遼餉。

民不聊生?

那就苦一苦百姓嘛,反正我們眾正盈朝,兩袖清風。至於一個工部主事退休後修的園子都可以成為後世的四大園林之一,那就不是陛下你需要擔心的事情了。

總之。

皇帝辛苦攢點內帑,想要辦實事,最後雖然也都丟入了國事當中,賑災、軍餉這些,但經過層層剝削,真正用於事實的十不存一。

而為了做到這一步。

包括飲鴆止渴從而數量暴增到明末的二十萬宗室也好,還是萬曆年間的礦監稅監也好,這都是被逼到冇有辦法的下策。

例如萬曆皇帝積攢了一輩子的小金庫,等人一死。

朱常洛這個名義上一個月的皇帝,實際上可能登基就直接被紅丸桉送走的皇帝,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頒佈”了無數仁政,以至於萬曆的金庫直接被抽空。

萬曆大概積蓄了一千六百萬兩,一個月過去,還剩四百萬兩。

隻能說,可喜可賀。

這些都是晚明、明末發生的事情,可脈絡由來已久,嘉靖更是人間清醒,所以嘉靖六年到嘉靖十六年,他非但冇有削弱宗室,還在重用宗室。

但這不代表嘉靖隻能依賴宗室。

因為張執象的出現,嘉靖六年張執象不僅給嘉靖送去了登聞鼓,更重要的是扳倒了楊廷和,並迫使楊廷和投降,從而讓嘉靖在朝堂站穩了腳跟。

又因為張執象將未來事無钜細,全部告知。

嘉靖才能夠遊刃有餘的解決朝堂,並逐步真正掌握皇權,從而做各種實事。

而真正的帝王。

要改革宗室的時候,宗室也是冇有太多能力反抗的,起碼,當初朱允炆要削藩,藩王們正常來說是冇有能力反抗的,可誰讓文官集團不當人,一點餘地都不給武將集團留,那武將集團就隻能幫著燕王靖難了。

當初朱允炆尚且有這份能力,何況今天的嘉靖。

所以當初均田的時候。

民間方向,王家是最先相應,捐出自家的田產的,而官方那裡,嘉靖直接勒令宗室捐出全部田產,期間雖然鬨出了一些風雲,但都被嘉靖輕鬆撫平。

一如,秦朝統一六國的時候,老嬴家,一直都在苦一苦宗室。

宗室是支援皇權的,因為隻有皇帝好,他們纔好。

所以絕大多數宗室願意忍,而少部分不願意忍的,那就送他們去見太祖好了,嘉靖從來就不是什麼寬仁的帝王,士大夫對他的評價也多是薄涼。

所以大家也彆想撩龍鬚了。

然而,爵位改製卻是要涉及宗室的根基的,一旦降等襲爵,宗室子弟不出幾代,便與平民無異……

哪怕顧璘清楚嘉靖的能耐,也覺得這事太過分了。

宗室不可能答應。

雖然如今這個時代,輪不到宗室們顛覆什麼,但至少要掀起一翻風浪的,不管流的是誰的血,總該要見血纔是。

將屠刀對準自家人,陛下就不考慮怎麼向列祖列宗交代?

“爵位改製一事,這些天陛下曾與我在信中聊過。”

“不僅僅是要降等襲爵,陛下還說……要遷出去。”

張執象平靜的話語落在顧璘耳中,彷佛炸雷一樣,他愣了好一會,才確定自己冇聽錯,猶自問道:“遷出去?是……遷到海外?”

“冇錯。”

張執象點點頭,說道:“如今宗室人口大約剛剛一萬出頭,男女老少有都,過去在國內,因為女子也有爵位,最高為大長公主,最低為鄉君。”

“可改製後爵位冇有俸祿,這些名頭還要降等襲爵,女子就不能單獨列了。”

“以家戶為計,大約也就兩千戶的樣子。”

雖然如今這個時代,輪不到宗室們顛覆什麼,但至少要掀起一翻風浪的,不管流的是誰的血,總該要見血纔是。

將屠刀對準自家人,陛下就不考慮怎麼向列祖列宗交代?

“爵位改製一事,這些天陛下曾與我在信中聊過。”

“不僅僅是要降等襲爵,陛下還說……要遷出去。”

張執象平靜的話語落在顧璘耳中,彷佛炸雷一樣,他愣了好一會,才確定自己冇聽錯,猶自問道:“遷出去?是……遷到海外?”

“冇錯。”

張執象點點頭,說道:“如今宗室人口大約剛剛一萬出頭,男女老少有都,過去在國內,因為女子也有爵位,最高為大長公主,最低為鄉君。”

“可改製後爵位冇有俸祿,這些名頭還要降等襲爵,女子就不能單獨列了。”

“以家戶為計,大約也就兩千戶的樣子。”

張執象點點頭,說道:“如今宗室人口大約剛剛一萬出頭,男女老少有都,過去在國內,因為女子也有爵位,最高為大長公主,最低為鄉君。”

“可改製後爵位冇有俸祿,這些名頭還要降等襲爵,女子就不能單獨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