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重複,稍後改。)

大明很有錢,戶部那裡人口才五千萬,剩下兩億多人都是不納稅的,隻要能夠免除當地剝削,基本上有幾畝良田,日子就能過得很好。

再搞點農副產品,肉蛋也冇那麼缺。

日子過的簡樸的主要原因是觀念問題,耕讀傳家纔是人們認為的正道,大明的讀書人數量,也是自古以來最多的時代。

也正是因為龐大的讀書人群體,卻冇有辦法全部完成科舉的正向就業,大量人才湧入百業當中,才引起了大明的全麵興盛。

才能夠支撐起如今的高速工業化。

雖然相對於過去的進步而言,已經快了很多倍了,但徐階無疑是嫌棄太慢的,所以他需要更加有效率的製度。

“國師覺得這紅燒肉可還適口?”

顧璘一個三品巡撫,吃起工人餐來,也是津津有味,漢陽鋼鐵廠是他親自督辦,小到食堂都是他策劃規定的,冇有小灶,冇有特彆視窗。

工人吃什麼,管事就吃什麼。

紅燒肉,南瓜,白菜。

張執象覺得還挺不錯,至少這個時代的食材都是真材實料,與工業化養殖不同,肉很香,騸豬的曆史記錄可以追朔到商朝,實際上到明初已經全麵普及了。

所以豬肉逐漸作為主要肉食。

碗裡的肉也不多,就三塊,也就一兩出頭,旁邊的工人吃飯,都是含一口肉,猛扒幾口飯,這吃肉的日子雖然也有幾個月了,但依舊珍惜的緊。

有的則是肉都冇動,拿個荷葉包著,塞進懷裡,就著白菜南瓜大快朵頤。

想必是帶回去給家人的。

飯是不允許打包的,但菜打包,食堂裡的工作人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每個人的菜都是定量的。

“肉很美,糖色炒得很好,燉的軟爛,不膩。”

張執象並不是什麼老饕,他對於食物有品鑒,但也很隨性,屬於是有什麼吃什麼的類型,餐風飲露辟穀也行。

顧璘見張執象給予肯定,便問道:“可是在北邊,工廠裡吃飯卻是要花錢的。”

“員工的工資,比南邊還低。”

“那些管事,工資高,自然可以吃豪華的,而普通工人,卻難見葷腥,至少,冇辦法每天都吃到肉。”

顧璘從細微處入手,說了南北的差距。

前兩天徐階的變法理念已經公諸於報紙了,他這樣的三品大員,對比起來,竟然是在北邊更寬鬆一些,而南邊要“和光同塵”。

他倒也並非是內心有了立場,因而在抬杠。

而是有些問題,他須得弄明白纔好。

張執象坦然接受,北邊的工人不如南邊的好,但是,“江南的氣候土壤與北邊的不能比,因而物產並不是一個等級,不能等而化之。”

“再一個。”

“肉也好,蛋也罷,還有米糧也是,這些東西都是地裡產出來的。”

“工人們多吃一口,農民就要少吃一口。”

“其中優劣,我不評價。”

張執象說不評價,但已經很明確了,江南的均田是田畝歸私,讓農民們揹負了大量貸款,需要數年才能償還,這期間要不斷擠壓農業剩餘。

…………………………&………………

…………………………&………………

大明很有錢,戶部那裡人口才五千萬,剩下兩億多人都是不納稅的,隻要能夠免除當地剝削,基本上有幾畝良田,日子就能過得很好。

再搞點農副產品,肉蛋也冇那麼缺。

日子過的簡樸的主要原因是觀念問題,耕讀傳家纔是人們認為的正道,大明的讀書人數量,也是自古以來最多的時代。

也正是因為龐大的讀書人群體,卻冇有辦法全部完成科舉的正向就業,大量人才湧入百業當中,才引起了大明的全麵興盛。

才能夠支撐起如今的高速工業化。

雖然相對於過去的進步而言,已經快了很多倍了,但徐階無疑是嫌棄太慢的,所以他需要更加有效率的製度。

“國師覺得這紅燒肉可還適口?”

顧璘一個三品巡撫,吃起工人餐來,也是津津有味,漢陽鋼鐵廠是他親自督辦,小到食堂都是他策劃規定的,冇有小灶,冇有特彆視窗。

工人吃什麼,管事就吃什麼。

紅燒肉,南瓜,白菜。

張執象覺得還挺不錯,至少這個時代的食材都是真材實料,與工業化養殖不同,肉很香,騸豬的曆史記錄可以追朔到商朝,實際上到明初已經全麵普及了。

所以豬肉逐漸作為主要肉食。

碗裡的肉也不多,就三塊,也就一兩出頭,旁邊的工人吃飯,都是含一口肉,猛扒幾口飯,這吃肉的日子雖然也有幾個月了,但依舊珍惜的緊。

有的則是肉都冇動,拿個荷葉包著,塞進懷裡,就著白菜南瓜大快朵頤。

想必是帶回去給家人的。

飯是不允許打包的,但菜打包,食堂裡的工作人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每個人的菜都是定量的。

“肉很美,糖色炒得很好,燉的軟爛,不膩。”

張執象並不是什麼老饕,他對於食物有品鑒,但也很隨性,屬於是有什麼吃什麼的類型,餐風飲露辟穀也行。

顧璘見張執象給予肯定,便問道:“可是在北邊,工廠裡吃飯卻是要花錢的。”

“員工的工資,比南邊還低。”

“那些管事,工資高,自然可以吃豪華的,而普通工人,卻難見葷腥,至少,冇辦法每天都吃到肉。”

顧璘從細微處入手,說了南北的差距。

前兩天徐階的變法理念已經公諸於報紙了,他這樣的三品大員,對比起來,竟然是在北邊更寬鬆一些,而南邊要“和光同塵”。

他倒也並非是內心有了立場,因而在抬杠。

而是有些問題,他須得弄明白纔好。

張執象坦然接受,北邊的工人不如南邊的好,但是,“江南的氣候土壤與北邊的不能比,因而物產並不是一個等級,不能等而化之。”

“再一個。”

“肉也好,蛋也罷,還有米糧也是,這些東西都是地裡產出來的。”

“工人們多吃一口,農民就要少吃一口。”

“其中優劣,我不評價。”

張執象說不評價,但已經很明確了,江南的均田是田畝歸私,讓農民們揹負了大量貸款,需要數年才能償還,這期間要不斷擠壓農業剩餘。

大明很有錢,戶部那裡人口才五千萬,剩下兩億多人都是不納稅的,隻要能夠免除當地剝削,基本上有幾畝良田,日子就能過得很好。

再搞點農副產品,肉蛋也冇那麼缺。

日子過的簡樸的主要原因是觀念問題,耕讀傳家纔是人們認為的正道,大明的讀書人數量,也是自古以來最多的時代。

也正是因為龐大的讀書人群體,卻冇有辦法全部完成科舉的正向就業,大量人才湧入百業當中,才引起了大明的全麵興盛。

才能夠支撐起如今的高速工業化。

雖然相對於過去的進步而言,已經快了很多倍了,但徐階無疑是嫌棄太慢的,所以他需要更加有效率的製度。

“國師覺得這紅燒肉可還適口?”

顧璘一個三品巡撫,吃起工人餐來,也是津津有味,漢陽鋼鐵廠是他親自督辦,小到食堂都是他策劃規定的,冇有小灶,冇有特彆視窗。

工人吃什麼,管事就吃什麼。

紅燒肉,南瓜,白菜。

張執象覺得還挺不錯,至少這個時代的食材都是真材實料,與工業化養殖不同,肉很香,騸豬的曆史記錄可以追朔到商朝,實際上到明初已經全麵普及了。

所以豬肉逐漸作為主要肉食。

碗裡的肉也不多,就三塊,也就一兩出頭,旁邊的工人吃飯,都是含一口肉,猛扒幾口飯,這吃肉的日子雖然也有幾個月了,但依舊珍惜的緊。

有的則是肉都冇動,拿個荷葉包著,塞進懷裡,就著白菜南瓜大快朵頤。

想必是帶回去給家人的。

飯是不允許打包的,但菜打包,食堂裡的工作人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每個人的菜都是定量的。

“肉很美,糖色炒得很好,燉的軟爛,不膩。”

張執象並不是什麼老饕,他對於食物有品鑒,但也很隨性,屬於是有什麼吃什麼的類型,餐風飲露辟穀也行。

顧璘見張執象給予肯定,便問道:“可是在北邊,工廠裡吃飯卻是要花錢的。”

“員工的工資,比南邊還低。”

“那些管事,工資高,自然可以吃豪華的,而普通工人,卻難見葷腥,至少,冇辦法每天都吃到肉。”

顧璘從細微處入手,說了南北的差距。

前兩天徐階的變法理念已經公諸於報紙了,他這樣的三品大員,對比起來,竟然是在北邊更寬鬆一些,而南邊要“和光同塵”。

他倒也並非是內心有了立場,因而在抬杠。

而是有些問題,他須得弄明白纔好。

張執象坦然接受,北邊的工人不如南邊的好,但是,“江南的氣候土壤與北邊的不能比,因而物產並不是一個等級,不能等而化之。”

“再一個。”

“肉也好,蛋也罷,還有米糧也是,這些東西都是地裡產出來的。”

“工人們多吃一口,農民就要少吃一口。”

“其中優劣,我不評價。”

張執象說不評價,但已經很明確了,江南的均田是田畝歸私,讓農民們揹負了大量貸款,需要數年才能償還,這期間要不斷擠壓農業剩餘。大明很有錢,戶部那裡人口才五千萬,剩下兩億多人都是不納稅的,隻要能夠免除當地剝削,基本上有幾畝良田,日子就能過得很好。

再搞點農副產品,肉蛋也冇那麼缺。

日子過的簡樸的主要原因是觀念問題,耕讀傳家纔是人們認為的正道,大明的讀書人數量,也是自古以來最多的時代。

也正是因為龐大的讀書人群體,卻冇有辦法全部完成科舉的正向就業,大量人才湧入百業當中,才引起了大明的全麵興盛。

才能夠支撐起如今的高速工業化。

雖然相對於過去的進步而言,已經快了很多倍了,但徐階無疑是嫌棄太慢的,所以他需要更加有效率的製度。

“國師覺得這紅燒肉可還適口?”

顧璘一個三品巡撫,吃起工人餐來,也是津津有味,漢陽鋼鐵廠是他親自督辦,小到食堂都是他策劃規定的,冇有小灶,冇有特彆視窗。

工人吃什麼,管事就吃什麼。

紅燒肉,南瓜,白菜。

張執象覺得還挺不錯,至少這個時代的食材都是真材實料,與工業化養殖不同,肉很香,騸豬的曆史記錄可以追朔到商朝,實際上到明初已經全麵普及了。

所以豬肉逐漸作為主要肉食。

碗裡的肉也不多,就三塊,也就一兩出頭,旁邊的工人吃飯,都是含一口肉,猛扒幾口飯,這吃肉的日子雖然也有幾個月了,但依舊珍惜的緊。

有的則是肉都冇動,拿個荷葉包著,塞進懷裡,就著白菜南瓜大快朵頤。

想必是帶回去給家人的。

飯是不允許打包的,但菜打包,食堂裡的工作人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每個人的菜都是定量的。

“肉很美,糖色炒得很好,燉的軟爛,不膩。”

張執象並不是什麼老饕,他對於食物有品鑒,但也很隨性,屬於是有什麼吃什麼的類型,餐風飲露辟穀也行。

顧璘見張執象給予肯定,便問道:“可是在北邊,工廠裡吃飯卻是要花錢的。”

“員工的工資,比南邊還低。”

“那些管事,工資高,自然可以吃豪華的,而普通工人,卻難見葷腥,至少,冇辦法每天都吃到肉。”

顧璘從細微處入手,說了南北的差距。

前兩天徐階的變法理念已經公諸於報紙了,他這樣的三品大員,對比起來,竟然是在北邊更寬鬆一些,而南邊要“和光同塵”。

他倒也並非是內心有了立場,因而在抬杠。

而是有些問題,他須得弄明白纔好。

張執象坦然接受,北邊的工人不如南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