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南京鋼鐵廠暴動?”

徐階本來正在與東林講武堂的幾名傑出學生談話,嚴訥卻匆匆忙忙的闖進了他的書房。

“冇錯,工人陳五帶頭,糾集了八百多人,直接衝進職事樓,將廠長等一應管事全部綁了,自取了保衛科的武器,其他工人也緊隨其後,一齊占了鋼鐵廠,架了槍炮,言說要學北方,鋼鐵廠歸全體員工所有,他們纔是鋼鐵廠的主人。”

“子升。”

“我們這動作還冇開始,鋼鐵廠就暴動了,是朝廷出手了,還是士紳們故意的?”

徐階卻是冇有回答,反而在意一些細枝末節,笑道:“學北方可當不了鋼鐵廠的主人,朝廷雖然將所有命脈產業全部收為國有,但用的卻是贖買的方法。”

“如王家的那些產業,贖買過後,當前還是王家的人在經營,做管事。”

“而收入直接併入國家財政。”

“員工們參與生產,也參與決策,但決策權依舊是屬於管理層的,他們的員工隻有監督權和推舉權,監督權直接通達都察院,吏部決定管理層的人事變動。”

“本質上,是普通人蔘與監督的精英治理模式。”

“如果能夠保證監督權不失效的話,這種運行模式的確有不錯的效率。”

“而且他們是全國統一薪酬標準,以全年財政調整基準工資,不同的技術標準,評級不同,管理考覈績效,也有不同的薪酬。”

“他們有20級工資,以今年的200元基礎工資為例。”

“1級工資就是250,2級就是375,3級就是675……每級遞增50%,到了最高的20級工資,每月有66萬5051元。”

“裡裡外外差了多少倍?兩千多倍。”

“說是天下為公,這財富差距何其大也?而且,朝廷對於管理職務的工資等級定的遠比普通員工要高,最低級的管理崗,都有4級工資。”

“當然,他們頂尖的技術人才、研究人員,工資等級也很高。”

“可不管怎麼說,以貧富來劃分,北方是極為不公的。”

“而我們完成變法以後,員工成為工廠的主人,不僅僅是要他們發揮主人翁的精神,工廠的收益還將決定員工的福利待遇。”

“雖然全國薪酬規定,最高與最低的差距不能超過八倍。”

“但是效益好的場子,完全可以自己建醫院、建學校,建宿舍,建食堂,逢年過節發福利,效益不光用來發展工廠,還要歸屬於全體職工嘛。”

“因而,要有激勵,更要有公平。”

“我們的製度,可是比北方要公平得多的。”

嚴訥愣了會,急道:“子升,現在不是對比製度設計的時候,是鋼鐵廠先發動了,我們現在該如何應對?”

“那些士紳商人,肯定藉機發作。”

“我們的安危都要有問題!”

徐階笑了笑,安危?那些人不怕死的話,儘管放馬過來好了,至於搶班奪權什麼的,徐階可不認為那些人可以做到。

在東林講武堂,固然是富家子弟居多。

但。

大部分學生都是來源於農家子弟和工薪家庭,包括新軍的幾乎所有兵源都是如此,手握五十萬大軍的徐階並不在意是哪一方推動了鋼鐵廠暴動。

他隻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就對了。

“通報全國,以我的名義,稱讚鋼鐵廠員工的義舉,闡明我們變法的主旨,新軍駐防各地,編練民兵,保境安民!”

“至於那些已經服軟了的。”

“告訴他們,朝廷有贖買,我們這裡冇有,想要保住富貴前程,大可向朝廷投誠,我這裡也是認這個投誠的!”

徐階這話,不光是嚴訥聽不懂,就連那幾個無條件信任徐階的年輕軍官也愣住了。

“報告山長,我有問題。”

“說吧。”

徐階笑著讓那位學生提問,那頗有儒生風範的俊麵少年站出,敬禮,然後問道:“學生王本固有一事不明,山長讓那些服軟的士紳豪商去找朝廷贖買,不是等於我們做事,讓朝廷摘了桃子?”

“屆時朝廷不費一兵一槍,便拿到潑天的資財。”

“而我們本就是要劫富濟貧,如今富跑了,如何濟貧呢?”

王本固,曆史上此人擒殺王直,直接導致倭亂爆發,一發不可收拾,許海等人引倭入寇,導致百姓苦不堪言。

是此人固執、愚蠢?

都不是,他隻是堅定的執行了某些意誌而已。

王本固在曆史上會在嘉靖二十三年中進士,如今不過是剛剛考取舉人,便棄筆從戎,他出身貧寒,如同夏言一樣敢打敢拚,所以在進入東林講武堂後,緊緊跟在徐階身後,已經是徐階的嫡繫了。

…………………………&&………………

…………………………&&………………

“哦,南京鋼鐵廠暴動?”

徐階本來正在與東林講武堂的幾名傑出學生談話,嚴訥卻匆匆忙忙的闖進了他的書房。

“冇錯,工人陳五帶頭,糾集了八百多人,直接衝進職事樓,將廠長等一應管事全部綁了,自取了保衛科的武器,其他工人也緊隨其後,一齊占了鋼鐵廠,架了槍炮,言說要學北方,鋼鐵廠歸全體員工所有,他們纔是鋼鐵廠的主人。”

“子升。”

“我們這動作還冇開始,鋼鐵廠就暴動了,是朝廷出手了,還是士紳們故意的?”

徐階卻是冇有回答,反而在意一些細枝末節,笑道:“學北方可當不了鋼鐵廠的主人,朝廷雖然將所有命脈產業全部收為國有,但用的卻是贖買的方法。”

“如王家的那些產業,贖買過後,當前還是王家的人在經營,做管事。”

“而收入直接併入國家財政。”

“員工們參與生產,也參與決策,但決策權依舊是屬於管理層的,他們的員工隻有監督權和推舉權,監督權直接通達都察院,吏部決定管理層的人事變動。”

“本質上,是普通人蔘與監督的精英治理模式。”

“如果能夠保證監督權不失效的話,這種運行模式的確有不錯的效率。”

“而且他們是全國統一薪酬標準,以全年財政調整基準工資,不同的技術標準,評級不同,管理考覈績效,也有不同的薪酬。”

“他們有20級工資,以今年的200元基礎工資為例。”

“1級工資就是250,2級就是375,3級就是675……每級遞增50%,到了最高的20級工資,每月有66萬5051元。”

“裡裡外外差了多少倍?兩千多倍。”

“說是天下為公,這財富差距何其大也?而且,朝廷對於管理職務的工資等級定的遠比普通員工要高,最低級的管理崗,都有4級工資。”

“當然,他們頂尖的技術人才、研究人員,工資等級也很高。”

“可不管怎麼說,以貧富來劃分,北方是極為不公的。”

“而我們完成變法以後,員工成為工廠的主人,不僅僅是要他們發揮主人翁的精神,工廠的收益還將決定員工的福利待遇。”

“雖然全國薪酬規定,最高與最低的差距不能超過八倍。”

“但是效益好的場子,完全可以自己建醫院、建學校,建宿舍,建食堂,逢年過節發福利,效益不光用來發展工廠,還要歸屬於全體職工嘛。”

“因而,要有激勵,更要有公平。”

“我們的製度,可是比北方要公平得多的。”

嚴訥愣了會,急道:“子升,現在不是對比製度設計的時候,是鋼鐵廠先發動了,我們現在該如何應對?”

“那些士紳商人,肯定藉機發作。”

“我們的安危都要有問題!”

徐階笑了笑,安危?那些人不怕死的話,儘管放馬過來好了,至於搶班奪權什麼的,徐階可不認為那些人可以做到。

在東林講武堂,固然是富家子弟居多。

但。

大部分學生都是來源於農家子弟和工薪家庭,包括新軍的幾乎所有兵源都是如此,手握五十萬大軍的徐階並不在意是哪一方推動了鋼鐵廠暴動。

他隻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就對了。

“通報全國,以我的名義,稱讚鋼鐵廠員工的義舉,闡明我們變法的主旨,新軍駐防各地,編練民兵,保境安民!”

“至於那些已經服軟了的。”

“告訴他們,朝廷有贖買,我們這裡冇有,想要保住富貴前程,大可向朝廷投誠,我這裡也是認這個投誠的!”

徐階這話,不光是嚴訥聽不懂,就連那幾個無條件信任徐階的年輕軍官也愣住了。

“報告山長,我有問題。”

“說吧。”

徐階笑著讓那位學生提問,那頗有儒生風範的俊麵少年站出,敬禮,然後問道:“學生王本固有一事不明,山長讓那些服軟的士紳豪商去找朝廷贖買,不是等於我們做事,讓朝廷摘了桃子?”

“屆時朝廷不費一兵一槍,便拿到潑天的資財。”

“而我們本就是要劫富濟貧,如今富跑了,如何濟貧呢?”

王本固,曆史上此人擒殺王直,直接導致倭亂爆發,一發不可收拾,許海等人引倭入寇,導致百姓苦不堪言。

是此人固執、愚蠢?

都不是,他隻是堅定的執行了某些意誌而已。

王本固在曆史上會在嘉靖二十三年中進士,如今不過是剛剛考取舉人,便棄筆從戎,他出身貧寒,如同夏言一樣敢打敢拚,所以在進入東林講武堂後,緊緊跟在徐階身後,已經是徐階的嫡繫了。“哦,南京鋼鐵廠暴動?”

徐階本來正在與東林講武堂的幾名傑出學生談話,嚴訥卻匆匆忙忙的闖進了他的書房。

“冇錯,工人陳五帶頭,糾集了八百多人,直接衝進職事樓,將廠長等一應管事全部綁了,自取了保衛科的武器,其他工人也緊隨其後,一齊占了鋼鐵廠,架了槍炮,言說要學北方,鋼鐵廠歸全體員工所有,他們纔是鋼鐵廠的主人。”

“子升。”

“我們這動作還冇開始,鋼鐵廠就暴動了,是朝廷出手了,還是士紳們故意的?”

徐階卻是冇有回答,反而在意一些細枝末節,笑道:“學北方可當不了鋼鐵廠的主人,朝廷雖然將所有命脈產業全部收為國有,但用的卻是贖買的方法。”

“如王家的那些產業,贖買過後,當前還是王家的人在經營,做管事。”

“而收入直接併入國家財政。”

“員工們參與生產,也參與決策,但決策權依舊是屬於管理層的,他們的員工隻有監督權和推舉權,監督權直接通達都察院,吏部決定管理層的人事變動。”

“本質上,是普通人蔘與監督的精英治理模式。”

“如果能夠保證監督權不失效的話,這種運行模式的確有不錯的效率。”

“而且他們是全國統一薪酬標準,以全年財政調整基準工資,不同的技術標準,評級不同,管理考覈績效,也有不同的薪酬。”

“他們有20級工資,以今年的200元基礎工資為例。”

“1級工資就是250,2級就是375,3級就是675……每級遞增50%,到了最高的20級工資,每月有66萬5051元。”

“裡裡外外差了多少倍?兩千多倍。”

“說是天下為公,這財富差距何其大也?而且,朝廷對於管理職務的工資等級定的遠比普通員工要高,最低級的管理崗,都有4級工資。”

“當然,他們頂尖的技術人才、研究人員,工資等級也很高。”

“可不管怎麼說,以貧富來劃分,北方是極為不公的。”

“而我們完成變法以後,員工成為工廠的主人,不僅僅是要他們發揮主人翁的精神,工廠的收益還將決定員工的福利待遇。”

“雖然全國薪酬規定,最高與最低的差距不能超過八倍。”

“但是效益好的場子,完全可以自己建醫院、建學校,建宿舍,建食堂,逢年過節發福利,效益不光用來發展工廠,還要歸屬於全體職工嘛。”

“因而,要有激勵,更要有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