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山在湖廣境內,還屬於南京的勢力範圍。

張執象閉關大半年下山,頗有日新月異的感覺,在碼頭與父母告彆,邱元靜以拜會龍虎山的名義南下,實則也是在護送張父張母。

王翠翹、張靜篤她們卻是不肯回去,要跟著張執象。

蒼珠也是跟著過來了的,她是張執象收的第一個徒弟,老天師他們雖然足夠教她了,但也不知張執象是個什麼培養方向,徒弟還是跟在師傅身邊學習比較好。

反倒是銀翹跟王絳闕告彆了。

她是婦女協會的坤行司指揮使,天下間多有女子遭遇不平事,還待她帶著坤行司主持公道呢,此次陪王絳闕南下,已經是耽誤很多公事了。

“駕!”

看著銀翹揹負火銃,策馬遠去,那颯爽英姿,倒是讓張靜篤羨慕不已,她也曾有個女俠夢來著,隻可惜進了江湖,就發現不是那回事了。

底層的江湖,倒也有幾分快意恩仇。

但稍微高一點,便發現那些奢遮人物,強一些的勢力,基本上都是有靠有憑的,背後聯絡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歸根到底,還是離不開政商二字。

走了一遭舟山,見了那些主導江湖的手,便隻覺得江湖無趣,除了最頂尖的大俠,誰不被這些勢力浪濤裹挾其中?

可如今見銀翹的瀟灑,卻又發現江湖雖不是想象中那般,但也有可以行俠仗義的空間。

倒是她以前想的那些,太過狹隘了。

“我們去京師?”

王絳闕以為張執象出關,自是要先去京師找嘉靖的。

但張執象卻說:“不急,好戲即將開場,先在江南看看,且看看徐階是如何與士紳們鬥開的。”

卻是要順江而下,看沿途風光。

……

陳五本是南京城的一個非常普通的腳伕。

前半輩子,幼時隨父母在鄉下種田過營生,後來父親得了病,借了債務,可錢也花了,人還是冇有保住,兩畝田產,自然也被家鄉的何老爺以討債的名義收走了。

雖然,他們明明隻借了五兩銀子,兩畝水田,能值至少三十兩……

告官無門,又不願意給何老爺當佃戶。

兩母子便孤苦伶仃去了南京城,討一口飯吃,希望能將就著活下去,可幾年下來,不管陳五如何努力,卻一直都掙紮在溫飽的邊緣,生存壓力時時刻刻的提醒著他,讓他不敢放鬆一天,更不敢生病,對未來的生活更是近乎麻木。

直到嘉靖五年的那天,南京城來了個小天師。

他又恰巧得了小天師雇傭,幫著做了些事,按說薪酬已經很豐厚了,可小天師離開南京,還送了他娘一副眼鏡。

讓他娘能夠看清針線,可以重做女紅,家境才慢慢好過來。

積善之家能有餘慶。

母子娘勤儉節約,終於存夠了他娶親的錢,也是一戶進城打工的人家,交了彩禮,簡單辦了婚事,也多了個勞動力,一切欣欣向榮。

後來生了個兒子,取名狗兒,想著賤名好養活。

因不好供奉小天師,便請了一張三清像,常年燒香,為小天師祈福。

卻不想嘉靖十六年的時候,又再次見了小天師。

本來隻想好好招待,一表恩情,卻不想除了小天師外,竟然還招待了聖上,激動之情,無以言喻,換做旁人,怕是要大說特說。

可他家老實,竟不曾與外人說過此事。

隻是自那天以後,他家狗兒得了個大名,叫陳明。

經由小天師指點,狗兒愈發聰慧懂事。

……………………&&&…………………………

……………………&&&…………………………

武當山在湖廣境內,還屬於南京的勢力範圍。

張執象閉關大半年下山,頗有日新月異的感覺,在碼頭與父母告彆,邱元靜以拜會龍虎山的名義南下,實則也是在護送張父張母。

王翠翹、張靜篤她們卻是不肯回去,要跟著張執象。

蒼珠也是跟著過來了的,她是張執象收的第一個徒弟,老天師他們雖然足夠教她了,但也不知張執象是個什麼培養方向,徒弟還是跟在師傅身邊學習比較好。

反倒是銀翹跟王絳闕告彆了。

她是婦女協會的坤行司指揮使,天下間多有女子遭遇不平事,還待她帶著坤行司主持公道呢,此次陪王絳闕南下,已經是耽誤很多公事了。

“駕!”

看著銀翹揹負火銃,策馬遠去,那颯爽英姿,倒是讓張靜篤羨慕不已,她也曾有個女俠夢來著,隻可惜進了江湖,就發現不是那回事了。

底層的江湖,倒也有幾分快意恩仇。

但稍微高一點,便發現那些奢遮人物,強一些的勢力,基本上都是有靠有憑的,背後聯絡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歸根到底,還是離不開政商二字。

走了一遭舟山,見了那些主導江湖的手,便隻覺得江湖無趣,除了最頂尖的大俠,誰不被這些勢力浪濤裹挾其中?

可如今見銀翹的瀟灑,卻又發現江湖雖不是想象中那般,但也有可以行俠仗義的空間。

倒是她以前想的那些,太過狹隘了。

“我們去京師?”

王絳闕以為張執象出關,自是要先去京師找嘉靖的。

但張執象卻說:“不急,好戲即將開場,先在江南看看,且看看徐階是如何與士紳們鬥開的。”

卻是要順江而下,看沿途風光。

……

陳五本是南京城的一個非常普通的腳伕。

前半輩子,幼時隨父母在鄉下種田過營生,後來父親得了病,借了債務,可錢也花了,人還是冇有保住,兩畝田產,自然也被家鄉的何老爺以討債的名義收走了。

雖然,他們明明隻借了五兩銀子,兩畝水田,能值至少三十兩……

告官無門,又不願意給何老爺當佃戶。

兩母子便孤苦伶仃去了南京城,討一口飯吃,希望能將就著活下去,可幾年下來,不管陳五如何努力,卻一直都掙紮在溫飽的邊緣,生存壓力時時刻刻的提醒著他,讓他不敢放鬆一天,更不敢生病,對未來的生活更是近乎麻木。

直到嘉靖五年的那天,南京城來了個小天師。

他又恰巧得了小天師雇傭,幫著做了些事,按說薪酬已經很豐厚了,可小天師離開南京,還送了他娘一副眼鏡。

讓他娘能夠看清針線,可以重做女紅,家境才慢慢好過來。

積善之家能有餘慶。

母子娘勤儉節約,終於存夠了他娶親的錢,也是一戶進城打工的人家,交了彩禮,簡單辦了婚事,也多了個勞動力,一切欣欣向榮。

後來生了個兒子,取名狗兒,想著賤名好養活。

因不好供奉小天師,便請了一張三清像,常年燒香,為小天師祈福。

卻不想嘉靖十六年的時候,又再次見了小天師。

本來隻想好好招待,一表恩情,卻不想除了小天師外,竟然還招待了聖上,激動之情,無以言喻,換做旁人,怕是要大說特說。

可他家老實,竟不曾與外人說過此事。

隻是自那天以後,他家狗兒得了個大名,叫陳明。

經由小天師指點,狗兒愈發聰慧懂事。

武當山在湖廣境內,還屬於南京的勢力範圍。

張執象閉關大半年下山,頗有日新月異的感覺,在碼頭與父母告彆,邱元靜以拜會龍虎山的名義南下,實則也是在護送張父張母。

王翠翹、張靜篤她們卻是不肯回去,要跟著張執象。

蒼珠也是跟著過來了的,她是張執象收的第一個徒弟,老天師他們雖然足夠教她了,但也不知張執象是個什麼培養方向,徒弟還是跟在師傅身邊學習比較好。

反倒是銀翹跟王絳闕告彆了。

她是婦女協會的坤行司指揮使,天下間多有女子遭遇不平事,還待她帶著坤行司主持公道呢,此次陪王絳闕南下,已經是耽誤很多公事了。

“駕!”

看著銀翹揹負火銃,策馬遠去,那颯爽英姿,倒是讓張靜篤羨慕不已,她也曾有個女俠夢來著,隻可惜進了江湖,就發現不是那回事了。

底層的江湖,倒也有幾分快意恩仇。

但稍微高一點,便發現那些奢遮人物,強一些的勢力,基本上都是有靠有憑的,背後聯絡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歸根到底,還是離不開政商二字。

走了一遭舟山,見了那些主導江湖的手,便隻覺得江湖無趣,除了最頂尖的大俠,誰不被這些勢力浪濤裹挾其中?

可如今見銀翹的瀟灑,卻又發現江湖雖不是想象中那般,但也有可以行俠仗義的空間。

倒是她以前想的那些,太過狹隘了。

“我們去京師?”

王絳闕以為張執象出關,自是要先去京師找嘉靖的。

但張執象卻說:“不急,好戲即將開場,先在江南看看,且看看徐階是如何與士紳們鬥開的。”

卻是要順江而下,看沿途風光。

……

陳五本是南京城的一個非常普通的腳伕。

前半輩子,幼時隨父母在鄉下種田過營生,後來父親得了病,借了債務,可錢也花了,人還是冇有保住,兩畝田產,自然也被家鄉的何老爺以討債的名義收走了。

雖然,他們明明隻借了五兩銀子,兩畝水田,能值至少三十兩……

告官無門,又不願意給何老爺當佃戶。

兩母子便孤苦伶仃去了南京城,討一口飯吃,希望能將就著活下去,可幾年下來,不管陳五如何努力,卻一直都掙紮在溫飽的邊緣,生存壓力時時刻刻的提醒著他,讓他不敢放鬆一天,更不敢生病,對未來的生活更是近乎麻木。

直到嘉靖五年的那天,南京城來了個小天師。

他又恰巧得了小天師雇傭,幫著做了些事,按說薪酬已經很豐厚了,可小天師離開南京,還送了他娘一副眼鏡。

讓他娘能夠看清針線,可以重做女紅,家境才慢慢好過來。

積善之家能有餘慶。

母子娘勤儉節約,終於存夠了他娶親的錢,也是一戶進城打工的人家,交了彩禮,簡單辦了婚事,也多了個勞動力,一切欣欣向榮。

後來生了個兒子,取名狗兒,想著賤名好養活。

因不好供奉小天師,便請了一張三清像,常年燒香,為小天師祈福。

卻不想嘉靖十六年的時候,又再次見了小天師。

本來隻想好好招待,一表恩情,卻不想除了小天師外,竟然還招待了聖上,激動之情,無以言喻,換做旁人,怕是要大說特說。

可他家老實,竟不曾與外人說過此事。

隻是自那天以後,他家狗兒得了個大名,叫陳明。

經由小天師指點,狗兒愈發聰慧懂事。

武當山在湖廣境內,還屬於南京的勢力範圍。

張執象閉關大半年下山,頗有日新月異的感覺,在碼頭與父母告彆,邱元靜以拜會龍虎山的名義南下,實則也是在護送張父張母。

王翠翹、張靜篤她們卻是不肯回去,要跟著張執象。

蒼珠也是跟著過來了的,她是張執象收的第一個徒弟,老天師他們雖然足夠教她了,但也不知張執象是個什麼培養方向,徒弟還是跟在師傅身邊學習比較好。

反倒是銀翹跟王絳闕告彆了。

她是婦女協會的坤行司指揮使,天下間多有女子遭遇不平事,還待她帶著坤行司主持公道呢,此次陪王絳闕南下,已經是耽誤很多公事了。

“駕!”

看著銀翹揹負火銃,策馬遠去,那颯爽英姿,倒是讓張靜篤羨慕不已,她也曾有個女俠夢來著,隻可惜進了江湖,就發現不是那回事了。

底層的江湖,倒也有幾分快意恩仇。

但稍微高一點,便發現那些奢遮人物,強一些的勢力,基本上都是有靠有憑的,背後聯絡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歸根到底,還是離不開政商二字。

走了一遭舟山,見了那些主導江湖的手,便隻覺得江湖無趣,除了最頂尖的大俠,誰不被這些勢力浪濤裹挾其中?

可如今見銀翹的瀟灑,卻又發現江湖雖不是想象中那般,但也有可以行俠仗義的空間。